爱情和房子缺一不可(转载)

爱情与房子原本不应该画上等号,古来今往的历史爱情名篇中房子是作家们一贯被忽略的素材。沐浴在“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中的情侣或许不曾意识到房子在爱情中的重要性,无数痴迷在琼瑶爱情梦幻小说境界中的痴男怨女们,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现实中,沉重的现实不断挑战爱情的纯洁和非功利性。



五六十年代根红苗子正的父母们能够用来填充归属感的东西莫过于房子,他们的婚姻所需要的最必要条件就是一所房子,哪怕再破再简陋也是家。在改革开放以后福利和公房逐渐告别了他们的下一代。所以有时,今天中国人谈了很长时间的恋爱,决定是否要结婚的天平点就是房子。结婚,是因为我们有了房子;不结婚,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房子。不信你去问问你的父母辈,他们中的大多数,当时求婚的言语都是:“亲爱的,单位要分房子了,得写两个人的名字,那我们去办手续吧。”



而今天的一代,工作一年,积攒下来的钱最多只够买一两个平方——这是目前大多数中国年轻人面临的窘况,真够郁闷的。而像这样郁闷的年轻人,在中国的城市里可以说是随处可见。谈到房子就苦恼:“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钱,有钱就可以买房子,把媳妇娶回来了。”



今天全国各地的美眉们的母亲为了女儿们的幸福,经常在耳边教导自己宝贝女儿“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跟男的交往要找有车有房的,最起码得有房子,不然妈不放心,看着你受苦。”



可是工资的上涨与房价的上涨是不成比例的,就我们七八十年代的人来说,体制内的福利分房再也不为大多数人所享受了,一般在体制外工作的人也没有住房公积金的待遇,这使得购房彻底商品化了。更比提三保皆无的你掏的钱除了居所外,还包括绿化、公摊、电梯、物业、契税、会所、公建、开发商的利润等等,所有的所有,都得由自己辛苦奋斗而来。



因为房子,我也曾像大话西游中发出深刻的感触“曾经有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珍惜它,只因为我没有房子。”



我理解有人发出“为了爱情!求求房价不要再涨的悲壮呼声。”也了解爱上他的房子,顺便爱上他的人,所谓爱的箴言。



房子成为爱情通向婚姻的重要筹码,对于经济基础并不是很好,或家庭环境非富贵之家的朋友来说,房子在爱情之间是痛苦铭心的选择。



房子是家温暖的代名词,当真正拥有自己的房子二人世界温馨的家才是真正的家,而不是寄居在父母家中与租住在外面的那种感觉。我不否认爱情的美好与甜蜜,我依旧怀恋恋爱时的感觉,也去不鄙视那些喊着嫁个有房人,少奋斗20年口号的女孩们。因为假如我是个工人,没有下岗,一个月拿1200块钱,不抽烟、不喝酒、不结婚、不吃饭。总之,一分钱不花,在房价不上涨的前提下,要买那样的房子,得连续工作100年;假如我是个公务员,混得一般,一个月2500块,也不抽烟、不喝酒、不吃饭、还不贪污不受贿,想买那样的房子得熬上33年;假如我是个撰稿人,而且混得还不错,每两个字1块钱,也不抽烟、不喝酒、不吃饭、也不泡文学女青年,想买那样的房子,得连续写200万字,而且还得保证字字有人要…… 不要指责那些为了房子放弃爱情的人!比起生存和安全需求,爱的需求是一种奢侈品。而住房的需求既是安全需求也是生理需求,只能在衣食无忧的条件下才有得到满足的可能性。爱是给予,而不是索求。在享受不到一切老一辈体制福利后的今天,太多压力与疑惑面对这我们这一辈人。



现在新人的房子除了家庭环境好与新人工作条件好的的外,无不是双方家长出钱购买,或帮子女首付,剩下的由新人们自己慢慢支付。 常常责怪自己当初没有套房子,常常后悔没有房子把你留下来,为什么明明相爱,却为套房子,到最后还是要分开。是否我们总是徘徊在房子与爱情之外。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没有房子总教人无奈!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 ,终于有了套房子,只是好像少了一个人存在。



而我渐渐明白,房子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 而在爱情与房子的天平上,一只蚂蚁重量都将影响最终的平衡。相恋多年的恋人在爱情与房子间选择房子而另投他人怀抱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也是鲜见不鲜了,放弃房子诱惑,追求爱情至上执子之手,与子同甘共苦的恋人们。在一同为房子打拼的岁月中,还面临着无奈与现实的煎熬。房子啊房子,有人为你欢喜有人为你愁!有人为你很受伤,有人为你累弯了腰,房子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你我她的生活。有人说,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是中国最不幸的一代人,因为这一代人很多成了各种改革的“试验品”,小学六年制、中考会考制、高考3+2、工作房改…。现在,绝大多数上世纪70年代生人还有部分上世纪80年代生人,正面临着“群体性苦恼”:买不起房子。



高房价给中国的年轻男人增加的压力尤其大,因为中国男女出生比例严重失调——据各大媒体报道,中国有4000万光棍。可以预见一下,有没有房子,将是决定你会不会成为光棍的一个因素。在爱情与房子的天平上,你会怎样做出选择?


本文内容于 2011/10/12 15:11:19 被小编a10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