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1.html


第四十八章 紫阳药师

四人别过朱紫校尉离开了皇宫走在街上。

逍遥疑惑说:“奇怪;紫阳药师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燕子问:“逍遥;你该不会认识紫阳药师吧”?

逍遥摇头说:“当然不认识,只是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无痕问道:“逍遥;那你诊断出国王的病情了吗”?

逍遥点头说:“嗯;其实国王的病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受到了惊吓又忧思成疾引起的,恐怕国王还有什么难解的心事”。

小紫问:“那国王会有什么样的心事呢”?

逍遥回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等我们把国王的并治好,再找机会问问吧。如果不解开国王的心病,恐怕日后还会再患同样的病”。

燕子夸道:“逍遥;没想到你不但会悬丝诊脉,还诊断得真准”。

小紫也距夸道:“是啊;起初小紫还以为逍遥哥哥不会悬丝诊脉呐,我们大家都为逍遥哥哥捏了一把汗”。

无痕也说:“是啊逍遥;你真厉害”。

逍遥谦虚说:“多谢你们的关心和夸奖,这个没什么。我自小有的是时间在化生寺的藏经阁学习各种书籍上的知识,所以懂得就多一点。只是悬丝诊脉一般很少用上,除非特别情况”。

燕子问道:“国王的药应该不好配吧”?

逍遥回道:“药并不难配,只是比较特别而已”。

无痕建议说:“干脆我们直接去找紫阳药师问问吧”。

逍遥点头说:“也好;我们先问问紫阳药师的住处在哪”。

四人边走边问路,来到了紫阳药师处。这是一间简单的民房,院子里摆放着一些晒干的草药。

走到院子前,逍遥说道:“请问紫阳药师是否在家”?

不一会门开了,走出来一位精神矍铄(jué shuò),神色活现的老伯。

逍遥接问道:“请问您就是紫阳药师吧”?

老伯回道:“不错;老夫就是紫阳,不知几位找老夫何事”。

逍遥答道:“晚辈替国王诊断病情,需要几味药引,我们是慕名而来”。

朱紫国王久治不愈之事,紫阳药师当然知道。

紫阳药师明白说:“原来几位是替国王治病的神医呀,快请进”。

逍遥边走边说:“晚辈只是略懂岐黄之道,神医二字岂敢妄称”。

众人进屋后,紫阳药师问道:“不知公子需要何种药引?请写下药方让老夫瞧瞧”。

“这个当然”说完逍遥写下药方递给紫阳药师。

紫阳药师接过药方,看完呵呵笑道:“真想不到公子年纪轻轻,不但懂得悬丝诊脉。还知道“百草霜”与“无根水”可以入药,真是不愧是神医”。

无痕和燕子听得一脸疑惑,这么会有这么怪的药,听着都不像是药名。

逍遥礼道:“药师过奖了,晚辈只是多看了几本书而已,谈不上神医”。

紫阳药师又说:“不过配此药还需要一味“龙须草”作药引,公子可明白”?

逍遥回道:“药师所言,晚辈明白”。

紫阳药师点头说:“嗯;你们明日带来“龙须草”便可取药”。

逍遥谢道:“那就有劳药师配药,晚辈们告辞了”。

“几位请慢走”紫阳药师作请的手势说。

四人离开紫阳药师处,走在城南的大街上。忽然听见有小孩子哭声,四人望去原来有个小孩子坐在路旁哭着。

小紫说:“哪里有个小孩子在哭,我们过去看看吧”。

四人走了过去,燕子对小孩子说:“小弟弟不要哭,姐姐给你买糖葫芦吃啊”。

燕子对三人说:“燕子去买个糖葫芦给他”。

说完燕子走开了。

小紫问小孩子:“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子说:“我叫小囝囝jiǎn”。

小紫对小囝囝安慰说:“小囝囝乖,告诉姐姐发生了什么事”。

小囝囝边哭边说:“我本来跟着爷爷后面偷偷跑出来玩的,可是街上人太多了,我把爷爷跟丢了”。

小紫说:“小囝囝不要哭,等一下姐姐带你去找爷爷”。

燕子买来了糖葫芦递给小孩子。

小紫对燕子问:“他跟爷爷走散了,我们送他回去吧”。

燕子点头说:“嗯”。

燕子问小囝囝:“小弟弟;你家在哪里呀”。

小孩子摇摇头说:“不知道”。

燕子对大家说:“那怎么送呀,我们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小紫问小囝囝:“那你知道爷爷叫什么名字吗”?

小囝囝回道:“大家都叫爷爷申太公”。

无痕说:“既然知道爷爷的名字,就好办了”。

逍遥建议说:“不如;我们带他一起去皇宫,请国王帮忙查找”。

小紫同意说:“嗯;有国王帮忙找,比我们自己找快多了”。

燕子对小囝囝说:“小弟弟;走,我们现在带你去找爷爷”。

小囝囝高兴地跟着四人来到皇宫,小囝囝第一次来到这么金碧辉煌的皇宫,高兴得蹦蹦跳跳,朱紫校尉直接带他们到国王的寝宫见国王。

国王见到四人高兴问:“神医这么快就配药回来了”?

逍遥回道:“启禀陛下;配此要还须向陛下索取一物作药引”。

国王答道:“神医请讲,寡人一定吩咐下去,替神医找来药引子”。

逍遥说:“需要向陛下索取龙须草”。

国王听后楞道:“寡人虽不懂医术,但也未曾听御医讲过有龙须草这味药,不知这药引可好寻找”?

逍遥回道:“陛下;其实这药很简单,“龙须草”即为陛下的胡须”。

众人听后大惊失色,谁都没听说过胡子可以入药,更别说要拔国王的胡子了。

国王并没有生气,反而笑道:“神医莫要来逗寡人开心了,哪有胡须可入药之事”!

逍遥接着说:“陛下贵为一国之君;乃真名天子,陛下的身体则是龙体,陛下的胡须自然就是龙须。龙须本是世上少有,当然少人知晓,而龙须可以做药,自然也就不足为奇”。

国王听后更加开心说:“神医言之有理,既然神医这么说,那一定有神医的道理”。

说完国王自己拔下一根胡子说:“龙须在此,神医拿去便是”。

逍遥接过国王拔下的胡子说:“谢陛下”。

国王说:“神医不必言谢,神医为寡人治病,寡人理当给药引才是。今日天色已不早,寡人已让下人布置好了一切,你们就在皇宫住下吧”。

众人谢道:“谢陛下”。

逍遥说:“我们有一事想请陛下帮忙”。

国王说道:“神医有事尽管开口,只要寡人力所能及,一定帮忙”。

逍遥把路上遇到小囝囝的事,向国王说了一遍。

国王回道:“这事好办”。

国王对着门外喊道:“来人”。

朱紫校尉走进来问:“陛下有何吩咐”?

国王对朱紫校尉吩咐说:“传令下去,全城寻找一位名为申太公之人”。

朱紫校尉问:“陛下,是否需要带申太公进宫”?

国王交代说:“用不着麻烦老人家了,查明住处即可,不得惊扰百姓”。

朱紫校尉领命回道:“是;陛下”。

逍遥谢道:“多谢陛下相助,晚生告退了”。

国王说:“如果几位有需要,吩咐下人去做便是”。

次日;朱紫校尉来报已找到申太公住处,四人离开皇宫送小囝囝会家后便来到紫阳药师处。

紫阳药师见到四人问:“几位来了,龙须草带来了吗”?

逍遥取出国王的胡须说:“晚辈幸不辱命,龙须草在此”。

紫阳药师接过胡须笑着说:“好;不错,老夫果然没看走眼。国王的药已经配好,这是乌金丹”。

逍遥谢道:“多谢药师的乌金丹”。

紫阳药师抚了下胡须说:“小事一桩,无需道谢。若你们再有疑难问题,都可以来找我,什么都可以,老夫一定告知”。

逍遥回道:“多谢药师提点,那晚辈告辞了”。

紫阳药师并没有发话,而是笑着作请的手势。

四人离开紫阳药师处向皇宫走去,无痕和燕子满脑的问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