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仙侠传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朱紫国悬丝诊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1.html


第四十七章 朱紫国悬丝诊脉

四人走出大峡谷,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来到门楼高耸;垛迭齐排;周围活水流通;南北高山相对;六街三市货商多;千家万户生意旺的“朱紫国”。

这里远离大唐国界,充满异域风情。走在朱紫国的土地上,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有种懒洋洋的气息。带有球形拱顶的房屋;开阔阳台上露出了少女美丽弧线的侧脸。像花瓣一样盛开的绿色植,细腻花纹的石板路,热闹非凡的市集上叫卖声此起彼伏。这里四周张贴的皇榜随处可见。

燕子问:“为什么这里到处都贴着皇榜,该不会是哪个公主或王子给妖怪抓了吧”!

逍遥说:“走;我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四人走到一张皇榜前看了起来,只见皇榜上写道:“朕西牛贺洲朱紫国王,自立业以来,四方平服;百姓清安,近因国事不详,沉疴伏枕;久治难愈。本国太医,屡选良方,未能调治。今出此榜,普招天下贤士,不拘北往东来。若有精医药者,请揭榜登殿,疗理朕躬。稍得病愈,愿将社稷平分,绝不虚示”。

燕子惊讶说:“嗄~~~原来是国王病了,燕子还以为是妖怪抓走谁呐#35”。

逍遥扇着扇子说:“皇榜上说国王久治不愈,我想我们该去看看”。

无痕同意说:“对;逍遥,你不是懂医药吗?我们去把国王的病治好再走吧”。

小紫支持说:“嗯;凭逍遥哥哥的医术,肯定能治好国王的病”。

逍遥点头说:“好,我们直接去皇宫”。

燕子说:“那我们把皇榜揭下来吧”。

四人点头后,逍遥撕下皇榜。

有人喊道:“大家快看;神医来了,这下国王有救了”。

四人拿着皇榜来皇宫,一处处琉璃拱顶的宫殿,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一座座金色的岛屿。走到宫门被其中一位朱紫校尉拦下。

朱紫校尉说道:“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进宫有何事”?

逍遥礼道:“这位将军;我们自东土大唐而来,路经贵国,得知国王龙体欠安,故揭下皇榜前来诊断”。

朱紫校尉自然知道皇榜的事,国王交代过,凡是揭榜之人都不得怠慢。

朱紫校尉忙回礼说:“哦;原来是大夫来了,请随我来”。

四人跟着朱紫校尉一直走,朱紫校尉带他们来到了国王的寝宫门口。

朱紫校尉说:“几位请在此稍候片刻,容我进去通报”。

逍遥礼道:“有劳将军通传了”。

国王寝宫内,下人们和御医正在服侍国王。

朱紫校尉进门禀报:“启禀陛下;有四位从东土来的后生揭下皇榜,已在门外等候”。

国王一听有人揭下皇榜,高兴说:“快请他们进来为寡人诊治”。

朱紫校尉领命回道:“是;陛下”。

不一会;朱紫校尉来到四人面前说:“陛下请几位进去”。

进门后,四人见到有一道布帘将里外隔开,大家见不到里面的情况。

逍遥对着布帘行礼说道:“晚生参见陛下”。

里面传来声音:“大夫不必多礼,还是先诊病要紧”。

四人原以为国王会让他们直接布帘里诊断。

岂知里面又传来声音问:“不知大夫可会悬丝诊脉”?

大家听后一愣,谁也没想到国王竟是让逍遥悬丝诊脉,而不是直接把脉。

无痕;小紫;燕子都为逍遥捏了一把汗,因为三人都不知道逍遥会不会悬丝诊脉。万一逍遥不会悬丝诊脉,如今皇榜已经揭了。现在是在朱紫国国王的寝宫里,这可半点马虎不得。

逍遥回道:“回陛下,行医治病靠的是望,闻,问,切,仅仅只依靠悬丝诊脉是很难诊断出明确的病因”。

还是逍遥聪明,这是错不了的,三人听到逍遥这么回答,心里放心了不少。

岂知里面又传来说:“无妨,寡人让大夫悬三丝同诊,这样就不必担心什么了”。

听到这话无痕;小紫;燕子的心又提到喉咙了。

逍遥回道:“可是晚生只配备一丝,还欠缺二丝”。

里面传来说:“大夫不必担心,寡人都为大夫准备好了”。

大家心想这下完了,看来国王真的病得不轻,连诊脉所用的丝都为他们准备好了。要是逍遥诊断不出个所以然来,出丑不说,能不能走出皇宫还不知道呐。

这会,有位宫女从布帘里走出来,拉了三根细丝递给逍遥后,便又走了进去。逍遥将三根细丝绑系在自己左手的三跟手指上。

燕子细声担心说:“逍遥悬丝诊脉行不行呀”?

无痕小声回道:“不知道,我也没听逍遥说过会悬丝诊脉”。

小紫说:“我想逍遥哥哥应该可以应付的”。

逍遥系好后对着里面说道:“陛下;已准备妥当,晚生需要安静一会”。

里面传来:“没有大夫开口,大家都不许惊扰”。

逍遥坐下后拉紧细丝;闭上双眼;右手手指按住其中一条细丝,似乎在感应着什么。逍遥按完这条按那条,满脸的疑惑。三人大惑不解,估计逍遥可能不擅长悬丝诊脉。

良久;逍遥开口说:“陛下;晚生已有结果了”。

里面传来说:“哦~~~大夫这么快就诊出病因了”?

逍遥回道:“不错;不过晚生对这三条脉象有点不解”。

无痕;小紫;燕子心道:完了,看来逍遥用悬丝诊脉真的把不出来,要不然他怎么会不明白三条脉象的病因呢?

里面的人问道:“哦;大夫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道来”。

逍遥拉着其中一条细丝说:“这条悬丝晚生把了多次,并无发现脉象,不像正常人之脉”。

里面问道:“那么另外两条脉象如何”?

逍遥又拉起另一条细丝说:“这条悬丝虽有脉象,却是阴脉,故不是陛下之脉”。

里面回道:“大夫请接着说”。

逍遥拉起最后一条细丝说:“这条脉象确是阳脉,不过却身强体壮毫无病疾”。

燕子问:“逍遥;你是不是把错了,怎么会三条都不对呢?你再仔细把把看”。

逍遥回道:“我已经确认了多次,错不了的”。

这时里面传来哈哈大笑说:“大夫不愧是神医,神医所言半点不假”。

无痕惊讶问:“嗄~~~怎么会这样呢”?

这时布帘被拉开了,四人见到国王正躺靠在床上,身边站着好几个人。有宫女;有侍卫;还有一个头上有点秃,下巴留着白胡须的老者。要不是留有胡须给人的感觉像是个和尚。

国王开口说:“想不到神医年纪轻轻竟有如此高超医术,刚刚悬丝三脉,其一丝寡人让下人绑在了椅子上,自然无脉。二丝绑在了宫女手上为阴脉,三丝则绑在了阿米国师手上。被神医一一把对”。

四人听了更不明白了,为什么国王要这么做呢?

国王接着说:“寡人这么也只是迫于无奈,揭榜之人多不胜数。有的甚至不知悬丝诊脉,有的则诊治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还望神医见谅”。

四人听后终于明白了,原来国王确是病的不轻,而又担心一般行医之人无法治愈,唯恐越治越加重病情,所以才悬丝诊脉来考验逍遥的医术。

逍遥礼貌回道:“陛下贵为九五之尊,自然要小心谨慎,晚生可以理解”。

国王说:“神医快来给寡人开方治病吧”。

逍遥回道:“晚生只是略懂岐黄之道,神医二字愧不敢当。晚生还需亲自给陛下把脉,方能对症下药”。

国王回道:“寡人都糊涂了,那请神医快上前来给寡人把脉吧”。

逍遥回道:“是;陛下”。

说完逍遥走到朱紫国国王身旁,给国王把脉。

把完脉逍遥说:“陛下;晚生已知陛下所患何疾,这就下去配药”。

国王说道:“配药之事交给下人去做便可,神医只需开个药方就是”。

逍遥回道:“给陛下服用之药半点马虎不得,还需晚生亲自配药方能放心”。

国王听到大悦说:“那就有劳神医亲自为寡人配良药了”。

逍遥起身说:“那晚生这就前去,配完药一定马上送来给国王服用”。

阿米国师建议说:“神医若有什么药不好寻找,可到城南找紫阳药师详询”。

逍遥谢道:“多谢国师相告”。

国王对门外喊道:“来人”。

朱紫校尉走进来行礼回道:“陛下有何吩咐”?

国王吩咐说:“替寡人送神医和几位离开,下次他们再来时不必通报,直接带来见寡人”。

朱紫校尉领命回道:“是;陛下”。

逍遥告退说:“陛下;晚生告退”。

国王送道:“神医和几位请慢走”。

朱紫校尉带着四人离开了国王的寝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