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看了这么多人都交待了自己的桃花事,本来不好意思说的我,也忍不住诉说一下自己的艳事,虽然我的艳事有一定的基础,但是,那也是一个意外。

因为一个同学的恶作剧,我“认识”了一个邻县的女孩子,说是“认识”,其实也就是成为话友,并没有见面,偶尔打个电话聊上几句,当时她是通他们县的广播电台听到我同学作怪,把我们一大帮的同学通讯全给报出去了,说是交友。这样一来,我经常会接到几个女孩子的电话,不过,有混,搞不大清哪个是哪个,毕竟都没有见过吗?除了存着名字的电话,和哪个都聊过什么也记不清,还有几个都没有记下名字,搞得我们几个同学想去找那个同学海扁一顿,事先都不和我们打个招呼,回次老家就把我们几个全给卖了。那时,我们刚从学校出来,都没有回自己县里,留在城里(地市)打工,但是,谁也不在女孩子面前示弱,说自己混的不好,而相对于在乡下的女孩子来说,城里的新鲜事还是挺能吸引她们,毕竟还都是一些不到二十岁的小女孩。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我们几个同学都保留有几个自己谈得来的几位话友,在上班之余,吹吹牛,解解闷;不过,谁也没有去见那些话友,大家也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因此,相互给对方留下的都是好的一面,优秀的一面,谁也不会把缺点展示给对方,就这样把优秀的对方都留在了自己的记忆中。女孩子相对我们要更感性一些,有两个也开始给我写信,甚至打电话或是写信到市电台给我们点歌,在她们的县台里则经常点歌给我们。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几位基本上是不听广播的,上广播交友也只是一个恶作剧罢了。我经常能从她们的口中听到有谁给我点歌了,又有谁为我送祝福了,我自己没有听到的,她们相互都听到了,也知道了对方,还很有默契的都帮对方转达给我,说实在的,我挺感动的;但是,却无法动情,因为,面都没见着,都不确定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同时,我的心理也已经装着人了,虽然没能走在一起,可至少还没有放下。我把她们都当小妹妹一样的看待,她们也都知道我的心思,特别对我最谈得来的,我肯定会告诉她,会把她当作最好的诉说人。

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就两三年过去了,我最终只保留了一个叫“小莲”(化名)的女孩子在交流,写信,打电话,互相诉说自己的心事,也分享着自己的快乐。说到这里,大家不要误会,她在此期间交了男朋友,我虽然还是单身,但也没有对她动情。可是一个意外,却让我们多出了一个故事。那次她和未婚夫吵架了,一气之下跑来找我,问我晚上有空吗?我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说晚上有空,她说:“好,那晚上陪我吧,好吗?我也没在意就答应了。那天下午陪了她一个下午,一直到晚饭后,我们一起去开个房间,我只打算让她一个人住,但她一直看着我,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她要我晚上陪她是什么意思了。此时想反悔也不好说了,虽然她长的不是很漂亮,偏胖,但整还是挺不错的,看起来丰满性感,哥是个男人,就没有控制自己了,一切也就顺其自然了。

事后,我们还联系过一段时间,她几次想和我再见面,并问我与她有没有可能;但是,在电话里没有面对面的情况下,哥还是控制住了冲动,因为我不想介入的太多,她也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再说人家已经订婚了,马上就要结婚了,曾经的一夜就留作永远的记忆好了,又何必去作第三者呢。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现在我们都有了我们自己的家庭,子女,曾经的一夜之欢,一夜之情也就留在了记忆的深处。

难得今天说出来与大家分享,只是希望各位网名都能处理好自己的生活关系,作为过来人,向大家提供一个事例吧!只是我的故事是在有基础的情况下发生,不算是完全的陌生人相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