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路迹二十六

“咔嚓”一道闪电把夜空照得雪白紧接着一个霹雳惊雷掠空而过,远方的山谷响起了阵阵轰鸣声。人常说风高月黑杀人夜,今晚元朝乘着这雷电交加的天气,潜入到大院的某会议室,干什么?他要拿回前几天单位造反派抄家时抄走的诸如四大名著、李自成、保卫延安等书籍。

元朝不想生事,毕竟自己也曾是红卫兵的一员,知道抄家的名堂。当初单位那帮造反派抄家时要拿走那些书籍,他曾提出抗议称这些书籍都是他的与父亲无关,但人家不理睬他的辩解。还是一个平时有点关系(教过元朝拳脚、中医)的单位干部说了句书虽然写你的名字但都是你爸爸掏钱给你买的所以也得抄走!再说你现在阻挡先不要说是否能挡得住,即使挡住了不也是给你爸爸增添事嘛。元朝听了人家的话也无法再说什么了。心想抄走就抄走呗,这个时候看那些书也容易被人给戴上阅读封资修书的帽子。这个阴影在当代中国历史上曾经有一段时期是很严重的问题。多年后元朝参加革命工作某次单位开批邓会,他低头看那个时候已经能够阅读的张永枚撰写的西沙海战结果被人给举报了,主持会议的领导恶狠狠地批评元朝“他认为看小说比批邓重要嘛”,而且当即责令元朝下公社蹲点。当然以后知识分子吃香后,领导不失时机地把元朝提拔起来而且称赞元朝“一贯坚持读书千方百计挤出时间读书,人才人才。这才是组织上应当重用的好干部。”

正如前面所述,元朝不想生事,但前两天他在院子里突然发现单位造反派某头子的小孩拿着一本西游记,这书元朝太熟悉了,“是自己的那本。”元朝一把夺过来一看,扉页上“元朝”两个大字清晰可见,元朝愤怒了,“这帮王八蛋,真欺负人!抄走别人的书,竟然拿回自己的家里,这同国民党有神马区别!”元朝不顾那小孩一路上追着要书快步走到单位造反司令部,找到那个小头目要求他说明为什么?

小头目一看也有点慌神,因为他怕再追下去万一再把他们私吞其他抄家物品的不光彩事给弄出来虽然自己是造反派但也会被处理的。那天抄元朝家的时候众人对周司令的态度变化,他当时在场也是非常积极参与整治周司令的一员。所以他连忙喝问小孩“书是从哪里来的?”“不是那天你打开某某会议室让我进去拿的吗?”小孩子莫名其妙地如实地回答其父亲的问话。“放你妈的狗屁,老子什么时候让你拿过,俺?老子什么时候让你拿过。”小头目便骂边抽小孩的耳光,小孩哇、哇的大哭了起来。元朝看了看了这一幕心里冷冷地笑了一笑,回头扬长而去,他才不管你们怎么着呢。

元朝回到家里,心里越想越觉得要怎么设法出出这口气。元朝想了一阵想明白了,如果把这些宝贵的书给整没有了,对自己来说将是巨大损失。而且在造反派那里存放的时候越长损失的危险性越大。 “神不知鬼不觉把书拿回来?对,就是拿回来,这是上策!”元朝,这位黄土高坡出闯王的地方的后人,承传了那里人们天性直率胆大不怕邪的性格!尽管黄土高坡的人们在历史长河中为这点性格付出了巨大代价甚至连“群众领袖、民族英雄”都差点被杀害但谁也没有改变过天性!

正如一首歌唱得那样“说干就干,说打就打”,元朝当天夜晚乘着雷电交加的时候,来到了白天小孩子说的那个会议室,到了会议室窗前借着时不时的电闪,元朝看见了,在会议室的墙角落处码放着两摞子书籍,四周还散乱的扔着一些书。元朝慢慢地看了看四周,雨不停地下着,雷轰鸣着,电闪断续的来着,“这种天气,没有人出来的。”元朝推了推会议室的窗子,神了,窗子里面没有插上别棍,轻易就推开了。

元朝翻进去来到放书的角落处,不用细看元朝就知道是从他家里抄走的那些书籍,太熟悉了。看见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宝贵书,元朝激动地拿起这本放下那本。他定了定神,这才想起自己的计划缺乏周密,自己连根绳子都没有拿更不要说拿个装书本的神庙盛具。这怎么把书拿走呢?好办!天大的事难不倒黄土地的人!

元朝脱下外衣光着个膀子,不顾被窗外刮进来的风刺激的满身鸡皮疙瘩,把衣服铺在地上,把书码整齐放进去把衣服袖子往起一提衣服当即变为一个包裹,他再把两只袖子拦“包裹”当腰一捆,把领口的口子扣好用一本大书给挡住,这就是一个好包裹了。可是装不完呀,怎么办呢?元朝一咬牙,干脆把裤子给脱了下来,这就是平时读书的成果,那个时候元朝读到了林海雪原,得知解放前东北林区的土匪专爱抢鲜族人的裤子,为什么呢?因为鲜族人的裤子肥大能够装好多东西。元朝把裤子脱下把两个裤口相互一挽成死结,把剩余的书统统装进去,再把裤腰皮带往紧了一抽,往脖子上一挎一只手扶着,另一只手攥住衣服的下摆一收口就提起来,到了窗子跟前,把两个包裹仍了出去人再翻出去把窗子关好,这个时候老天爷仿佛知道元朝的壮举雨小多了雷声倒大了起来!非常有利元朝的顺利撤退。当年没有照相机之类的也不像如今四处装有摄像头,元朝就这样光着上身,下身就穿个刚遮住私处小裤衩子,脖子上挎着被书本撑的直挺挺的两只裤腿,手里提着衣服包裹,疾步如飞。夜晚的小风一吹毕竟是做“大事”的心里还是虚点故时不时的身体哆嗦腿哆嗦嘴唇哆嗦那上下牙齿也“得、得、得”如同敲小鼓,总之浑身上下非常协调一致的说哆嗦就都哆嗦。就这样在乌云密布夜深人无的有力条件下、在元朝衣服裤子的协助下,在浑身上下的哆嗦下,元朝完成了拿书的壮举。不仅如此,等元朝到达安全地点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那老天可是来劲了,雨水如同瀑布般的加大了流量,整个屋檐成了水帘洞,直把元朝兴奋地对着某某嚷道“神马痕迹也会给冲刷得没有了。”

元朝就这样以身体几乎全裸的代价把抄走的书给拿了回来,物归原主使它们最终发挥了培养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强大作用。

第二、……天,大院里有人议论会议室的书“都没有了”。但毕竟是单位,官兵们虽然顺应社会潮流起来造反但比起社会上的造反派们“革命性“还是差的多了,加之那天周司令革命过了头的不幸下场都看在了眼里所以议论一阵也就算了。当然这期间大院某些人以关心元朝母亲的病情什么为由的到元朝家里来东瞅瞅西瞧瞧地什么也没有发现就走了。那么元朝拿回来的书放在了什么地方?这个秘密虽然已经五十多年过去了,涉及到别人隐私还不能公布于众,众看官就请谅解。

通过这件事,元朝总结了不少好经验在以后的革命历程中屡有运用屡有收获。比如衣服包裹的经验以后就用上了。一段时候元朝负责机要件的送取工作,专用车“被因公”故只能乘坐出租车送取。为了防止别人发现自己携带机要件,确保机要件安全,元朝就效仿当年拿书那样,找了一件破烂不堪但非常结实的旧衣服如同当年拿书那样先把机要件放进去然后整成包裹提上就这样东奔西走南来北往送取近千件无事故发生堪称捍卫党的机要事业楷模典范。事后元朝老着脸皮去找有关要个先进称号,人家非常严肃地告诉元朝就这样送取机要件不给你处分就不错了还想先进!

(本文本网首发!同时还在本人的其他网站博客有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