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忘不了我在后勤部队时的班长

当兵的第一年是在山西省某某市的某个小山村里,那是一个拥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弹药库,据说这里承载着当地驻军大部分的军火储备,是军事重点防护保密的对象,包括我们这些新兵日常跟当地老百姓的接触也要尽可能的减少.当时我还是个轻狂的小孩脑子里充满了叛逆的思想,班长越是不让干的事就越是想要干上一把,为此我也确实吃了不少的苦头。

记得第一次和一个老兵班长执勤时的情景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冬季的夜晚班长把我从梦中叫醒,让我和我们班的一个老兵去站岗,我当时睡的迷迷糊糊的很是不积极对班长说,我在睡上十分钟你让老班长先去,一会我就过去。班长一听就火了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你少他妈的跟我这穷对付,马上给我起来滚出去站岗,新兵蛋子你还想上天是怎么的!我虽然一百个不乐意可还是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看到老兵在那偷笑的样子我就火大,心说这个仇我算是记下了。来到我们的执勤点我就有点想笑,如果您看过抗日剧你就会明白那种圆形的炮楼似的样子,里面是二层的要爬一个铁梯子才能上的去中间有个隔断,只能一个人才能通过后来才知道那是防止敌人偷袭才这样设计的,到了岗上交接完毕我穿上厚厚的大衣带上我以前叫做狗皮帽子的装备,老班长就在我的旁边告诉我,小赵你记住了你现在当兵了就要有个兵样别总是一天迷迷糊糊的,班长打你也是为你好,咱们的老班长是个四级士官在部队带了小二十年的兵了什么事都见过,在这里班长最见不得的就是拖拖拉拉的兵,因为班长说他以前的一个和战友就是没有把这里当回事,执勤时稀稀拉拉的不法分子从后面将他的脖子割开了,他都没能喊上一声,班长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对自己和新兵特别的严格,最看不上的就是拖拖拉拉的兵,我听着这话只觉得头发根发麻,但还是嘴硬着说是不是班长在吓唬我们呢?老兵班长苦笑了一声说,你看看你的枪和你的弹夹,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装备发现全都是荷枪实弹的,我看着班长,班长接着说现在是和平年代其他地方的兵站岗都是只有枪没有子弹,有的连枪都没有只有我们这个单位是荷枪实弹的,而且我们的部队还有一个硬性规定只要是靠近我们岗楼20米范围内说不上口令的就可以鸣枪示警,如在敢靠近就可以直接击毙,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先斩后奏。我听了真的有点害怕了看来我确实要从新给我自己定位了,说实话我的入伍动机本来就是要在部队干上一番事业,可是我新兵第一年却被分到了弹药库觉得很失落才逆反心理作祟吊儿郎当的,我把握在手里的枪又紧了紧后来班长又跟我说了好多………。

让我彻底改变对后勤部队看法的还是在下到连队三个月后的一个中午,当时我们正在吃饭刺耳的警铃声不合时宜的尖叫了起来,当时反应最快的就是我们的班长(四级士官)放下碗筷招呼我们全部跟着他冲出餐厅奔向了武器室,我们飞快的拿到了自己的装备跑到了集合地,我们到了以后其他应急分队的成员也都飞快的赶到了集合场,当时根据应急预案我们班是搜索抓捕组,当时接到的命令是有三个XX被我弹药库的巡逻人员驱赶到了正西方的山上,要求我们必须将三人完全抓捕,对方手中武器不详,可以直接击毙。中间的事我就不说了,最后我们班抓住了一个,另外二人被其他应急小组抓获,(其中一名被当场击毙)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子弹在我面前飞的感觉,从此我在也没有小看过我们的后勤部队。我真真的就没有想到在我在弹药库一年的新兵生涯中就执行了三次抓捕任务,四次戒严任务,无数次的搜索任务。这一年的时间我真的成长了很多,我的班长也给了我很多很多,在我调离那个后勤部队的时候我哭了,抱着我的班长、我的排长、我的战友兄弟放声的哭了!我为能是他们中间的一员我骄傲,作为能是他们中间的一员我自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的后勤兵生活,永远都记得我调走时班长对我说的话:在平凡的岗位要做出不平凡的贡献,这就是一个兵!!!

本文内容于 2011/10/12 15:24:05 被月圆之夜的狼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