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王直连长,王江排长带着战士们迅速朝桥头跑来。

正在守桥的美军,一副悠闲自在。还身子倚在桥栏上,聊着什么。似乎表明:他们是强大的,任何抵抗力量都奈何不了他们。只有他们打死对方得分,而且,他们似乎没把战争当

回事,认为,死亡是对方军队的事,与他们无任何关系似的。


一个美军和他的队长维克多在聊着,这个美军偶然瞥见离桥头下边远一点的山道上,有志愿军冲上来。他还想聊,又觉得有点异常,他想看清楚。于是,他定眼一瞅,一下口瞪目呆。顿感心慌,好像心脏病要发着似的。嘴微张开,像是喘不上气来,几乎呻吟道:“志愿军,志,志,志......愿军!”

维克多莫名其妙地问:“你说什么,志愿军。哪里有志愿军?”显然,他迷糊了。而正在美军发愣时。

王连长从腰间皮带里,拔出手枪立即射击。打倒了发愣的美军士兵,

而见同伴被打倒,维克多反应非常快,立即扑倒在地,然后朝他身后对面桥头站着守卫的十多个美军手一招,大呼:“志愿军来了,快,打死他们!”然后,他跑回同伴身边。想边射击,边指挥。

于是十多个敌人大惊失色,仓皇地跑向桥头边,有的刚伏倒在地上,就射击。

有两个美军跑进沙袋工事里的重机枪旁,蹲下,一个美军双手握住枪柄,手还有点发抖,非常的心慌,他的脸有点发白。就像快要中风的样子。并匆忙射击。

队长拔出枪,他先是心慌,但是,他立刻控制自己的情绪,立刻转过脸对岗亭里的人叫喊道:“吉米,快给弗雷德上尉报告,有志愿军袭击大桥,叫他们快派援兵。”

而在他身旁正在开枪的一个美军有些纳闷,抬起头来问:“维克多,桥尾不是还有二十个人吗?”

“这算得了什么,中国军队厉害得很。叫弗雷德上尉派人来,我们就不怕了。“

“是啊!”显然,这句话说服了这个美军。

“还有,谁知道,中国军队有多少人。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人少时,个个都厉害。大意不得,否则,就要送命。”维克多颇有见地说。看来,这是一个长于发现对方各种优缺点

的不可小觑的队长。

“嗯,我们遇到了一个可怕的对手。”

“好了,别废话,快打!”维克多队长有点不耐烦,就趴下,向他前面的志愿军射击。仿佛他极力用身子在门口挡住扑进他家的洪水似的。企图延缓志愿军的猛烈势头。等待

弗雷德上尉派来援军。

过了一会儿,这个机灵,狡诈的维克多,发觉桥栏是天然的掩护,于是,他起身,弓着腰,跑近桥栏,他利用桥栏中的孔迅速扑倒,射击王连长和他的战士们。他用冲锋枪,打倒一个战士,当另一个战士向他还击时,打中了桥栏。然后,维克多立即又朝着这个战士射击,这个战士,腹部中弹,枪落地。双手捂住冒血的肚子倒下。

一排副排长张良智见此情景。他迅速,从腰间皮带下的弹袋里掏出一枚手榴弹,拉线,狠狠地掷向维克多。维克多立刻起身跑开。抢先倒地,他是想当手榴弹一爆炸,自己已经伏在地上,爆炸是向天空散开,威胁也就一样。因此,他就安全了。随后,他还可以加倍报复志愿军。

德里克倒在桥的路面上。然后,他没有被炸伤,立刻,跑回桥边的同伴身边伏倒,气急败坏地向志愿军射击。。。。。。

此刻,吉米见双方射击凶猛。他本来可以出去参加战斗。但他首先考虑自己的命要紧。于是,他立刻退缩在岗亭后面。他狡诈地意识到:出去,对付志愿军,说不定,还没有怎样

,就立刻被打死。刚才,与维克多聊天的尼克一颗子弹就被打死了。他想起来,还心惊肉跳。不过,他转念一想,放弃射击志愿军,会被上司处罚。轻者,被关,重者是死。吉米

犹豫再三,他想道:不管怎么说,保命要紧,以后再说。还不如,首先躲过这一仗。

于是,吉米躲在岗亭后面,又紧张,惊慌不安。吉米就这样卷缩在岗亭后面,像一只处于风雨飘摇中树上的鸟儿。

在桥头边的美军被打死了几个。其余13个敌人依仗桥头一侧的路边,还有架设在环形沙包里的重机枪,对冲近桥头前边的志愿军战士猛力射击。

看来敌人的阻击十分猖狂。已经不能再往上冲了。否则,又有许多战士白白地伤亡。王连长抢先一喊:“同志们,快卧倒!”

于是,战士们,立刻趴下。

此刻,伏在王江排长身边的一排副排长张良智看见敌人的枪弹,穿过草丛,射近他们。

张良智副排长紧急大喊:“排长,快躲开!”

于是,他俩迅速向右侧草地一滚,一串机枪子弹凶狠地直钻草地里。

如果他俩不避开,子弹很有可能射中他们中其中一个的头。而且,一定是头裂爆开。因为是一串子弹。令他们打了一个冷噤。想起来,心都还甩。

然后,王江排长,身边有个战士,一时性急,起身,他想端枪射击。他是想,趴着射击,子弹能射中美军的概率低。他注意到:子弹大多打在,桥头路边偏下一点。几乎,就没有

击中敌人,于是,他干脆起身,便于自己射击。为此,他在所不惜

他刚打出几发子弹,突然,被机枪一串子弹击中胸部。他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凶猛而沉重地被击倒在王江排长的脚边。他的胸部鲜血喷涌,军衣被流出的大量血立刻浸透。就像军衣周围有大量的水,一下把军衣淹没在水里一样。

王江排长狠狠地咬着牙。他几乎要把牙咬粹似的。

敌人的射击更凶猛了。

王江排长立刻思索道:怎样才能打掉桥头边上的美军呢?如果,再这样下去,战士们,一定会更加被动的。想到这里。王江排长开始忧心起来。同时,他又想起,河对岸桥尾的美军,怎么还没有动静。而且,敌人并没有过来。他感到纳闷。难道,他们不想过来增援,万一,他们担心,一旦过来,增援这方桥头,这就势必造成桥尾无人,万一,志愿军攻过来,自己的人被消灭掉,那桥尾这方就会让他们轻松通过。

王江排长觉得这个判断可行。这说明,敌人有别的企图。目前,桥头的敌人处于强势而现在要做的是:怎样把他们的有利变成不利呢?

“排长,我们该怎么办呢?”“张良智副排长焦急的问。一脸的焦虑不安。

“不急。”

“排长,这怎么会不急呢?“

“想想办法啊?”

王江排长,见张副排长有点沉不住气了,温存的把手放在他的手里。轻轻地握了握。然后,王江排长把目光无意间转向桥头边往上的土坡,上面是茂盛的野草。他脑海里闪出一

个念头。在此处攻击。

于是,他立刻对张副排长说;“我带人从上面袭击敌人。等我在上边,一打,趁敌人慌乱,晕头之际,你立刻带着战士们冲上去。记住,另一部分留下,因为,这时敌人还没有被打趴下,然后,视情况而行”

“排长,你是说,让一部分留下。”

“是。”

“我明白了。”

于是,王江排长对身边的战士说:“小朱,小李。跟我来。”

“是,排长。”

“还有,带上手榴弹。”王江排长,又叮咛道。他知道,没有这些弹药,就不行。

于是,王江排长带着两个战士,朝桥头路边靠山的一侧土坡爬上去。茂盛的小草几乎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从小草向下往桥头边一看。十多个敌人正在狠狠地向战士们射击。

剧烈的枪声像狂风一样,一会儿在他们的耳边连续不断地响起。后又变弱了,隔会儿,突然变大。而敌人十分顽固,凶狠的样子,就像挡在志愿军面前的顽石一样,此刻,枪声不断地传进他们的耳朵里,视乎根本不想停息。

而王江排长和他的两个战士身下边较远的山道上,战士们伏在桥的前边,二十多米处。只是,他们被动的还击。看到这种场景,小李,小朱,一脸着急,担忧。

“敌人太猖狂了!“小李说。非常的气愤。恨不得立刻跑下去打击敌人。

“就是。”小朱道。他的一双眼睛怒睁着。心里又急,现在,又没到打击的时候。

王江排长见他两停下。焦急,忧心的念叨。他当然心急。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他的心。但是,他深知,现在耽误不得。加快到达打击地点。必须,抓住有利时机,抵消敌人的猛力攻势。

“别说了,快到上边草丛。”

“是,排长。”

“等会儿,再收拾他们!”

“我知道,这是他们死之前的挣扎。”

“说得好,小李。”王江排长觉得小李说得解气。就称赞地说。然后。他果断地说:“爬上去。”

“是,排长。”两个战士回答。

然后,他们向上边的草丛爬去。

他们到达草丛边。

王江排长,一脸的悔恨。几乎气急了。不禁狠狠地一拳重重的击在地上。

“排长,你怎么了!”小李见自己的排长悔得来,脸都有些发愣。不禁双手搭在腰间的皮带上。

“你看,都过了打击敌人范围了。”他烦躁地说了。然后,右手放在腰间皮带里的手枪柄上。想拔出枪来打击敌人,又距离远了似的。

“排长,别着急。”小李忽然说,王江排长一听,往前挪动身子,盯着小李的脸看。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办法来,赶快问:“小李。你说什么?”

“排长,前边,有一块岩石。”

王江排长一瞧,眼睛睁得有点大。不禁后悔,又是用手捶了一下地,念叨:“我怎么没有看见呢,?就知道急,看来,我不配当你们的排长。”

小李笑话自己的排长:“你是真不想当,还是假不想当。”

小朱赶忙说:“李文,你不要取笑排长。”

王江排长厚道,大度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不生气,”

“我们就喜欢你当我们的排长。”他俩说。王江排长心里非常感动。用手拍了拍他俩的头,然后,王江排长果断说,“好了,我们行动吧,”

他知道,机会来了。他一下恢复了信心,这就是说,能就近打击美军。于是,王江排长,心气足了起来。就转过脸。对他们说:

“小李,小朱,跟我来。“

“是,排长。”两个战士回答。就与自己的排长快速接近他们下边草丛里的石头。

现在桥头靠山的路边,敌人依附桥栏,拼命般地射击。就害怕志愿军撞上来似的。二个美军蹲在机枪旁,一个美军双手紧握着重机枪的手柄,两只小眼闪动着魔鬼的狂笑。专打冲上来的志愿军。企图把他们灭掉。他们的旁边还有10个美军,正在仓惶,胆寒地卧在地上,慌忙射击在山道上伏倒的志愿军。

美军队长,维克多弓着腰,右手握着手枪,顽固,全身心透着杀机。同时,向志愿军射击,并叫嚷,“给我打,打,打。”就害怕志愿军一眨眼,就到他眼前似的。

见此情景。王江排长怒气填胸。他立刻把右手伸到腰间皮带里的手枪枪柄上,右手手指伸向扳机。然后,对身边的小李小朱说道:“小李,小朱,你们两个,用手榴弹,专打机枪,还有,其旁边的美军,我专门对付美军小队长。”

“是,排长。”

“你们要看清哦!”

“排长,这没有什么.”

“好。”王江排长颇为满意、他的眼睛震慑般盯住敌人,就像要把敌人淹没在他的杀气寒光里。随后,浑厚有力地一喊:“开始!”

两个战士拉燃手榴弹,奋力扔向敌人。

王江排长右手拔出腰间皮带里的手枪,射击美军队长。

手榴弹落在重机枪的前面。爆炸。强烈的火光和距离非常近的美军,头部,身上的血溅倒在机枪旁边和路边。两个敌人身子撞在土黄的沙包上,又弹回,倒在机枪下。就像是有人把他俩掐死而瘫倒一样。

更糟糕的是:美军队长,没有死。只是惊骇一下。他的帽子被打落在地,他随即发现,手榴弹和枪弹是来自他右边一侧较高的土坡上。他两眼一转,迅速弯腰,以免自己又一次

被土坡上的枪弹打中。这样他就白死了。他极想拿枪,还击土坡上的志愿军。

于是,他弓腰,快速跑近机枪,一脚,踢开同伴的尸体,双手握住枪柄,调转枪口,就射。子弹飞速地冲上来,穿草丛,断草叶,射向王江排长。

“排长,子弹。”小朱突然一喊,他顾不了太多。猛力地用双手推开自己的排长。王江排长倒在草丛中。

大量的子弹迅疾地射进深厚的土里。就像是射在钢板里一样。而小朱的头,肩膀被击中。他扑倒在草丛里。

小李大喊道:“排长,小李快死了!”

王江排长心里一热,他本想起来看看小朱,但是,他知道,敌人的射击还在进行,自己和战士们还有危险。他大喊:“小李,把手榴弹,给我,快!”

于是,他一手把手枪插回腰间的皮带里。一手接过手榴弹,拉燃,狠狠地朝正在射击的美军军官扔去,美军官,立刻放下机枪,他知道,命要紧。飞身向旁边一扑。但是,手榴弹在到达他身边,就爆炸。立刻,包括他和一些美军当场被炸死,

这时,王江排长,才会转身,来看小朱,他知道是小朱救了他。

他在小朱身边蹲下。伸出手要扶起已经闭上双眼的小朱。

小李一下挡开他的手,转过脸来,一脸的愤恨。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小朱,你连看都看他一眼。”

王江排长看到小李一脸不满,指责。他知道自己错了。于是,十分愧疚。他低下头,等小李骂自己。他不再还口。毕竟,小朱因他而死。但小李没有再说了。过了会,王江排长

非常自责,内疚地对小李说:“小李,是我对不起小朱,你要骂,都可以。”

小李听都不听。

王江排长仍然内疚,也 十分的痛苦。又说:

“小李,我不该对小朱这样,我错了。你心里难受,你就打我一顿吧。”王江排长诚恳,愧疚地看重小李,并低下了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