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高良语道:“咱们再找点东西来烧,实在不行了,把庙拆了吧。”

博文摇头道:“咱们在庙里又是吃狼肉,又是屠杀野狼的,已经赎渎了神灵,怎好再拆庙呢?不到万不得已,咱们不能拆庙,而且拆了之后,咱们也没了遮风挡雨的地方了。”

高良语道:“那咱们也不能烧狼啊?现在咱们可只剩下狼了……对了,咱们可以烧狼粪呀,正好还可以报警,附近有大军看见了,一定会来营救咱们的。”

博文赶紧摇头道:“不妥,咱们若是烧狼粪,飘起狼烟,大军定然以为是辽人偷袭,不一定会马上来营救,可能是马上飞报朝廷,来往往返,还不知道要多少天呢。要是大军来了,不见辽人,只是狼群,人家也未必会理会咱们。要是朝廷知道了只是为了狼群就调动了大军,还不要治领兵将军的罪?此计不妥。”

博文沉思了片刻又道:“为了拖住狼群,只得辛苦解大兄弟了,咱们三人还要留下来等待西北天狼来偷袭。要是杨八郎在这里就好了。”

高良语不解,问道:“八郎乃是马上战将,却如何对付得了西北天狼?”

博文笑道:“八郎可是神射,之前只有听说后羿可以九箭同射,没想到真的有人能做到,若是他在这里就可以用箭射那西北天狼,最起码不会让他逃去。若是咱们不抓住他,现在就是把所有的狼群都抓住了,过不了几年,他又可以带领另一批狼群来了。”

谷栋道:“我还以为大哥是要八郎来射狼呢,那得多少雕翎箭呀?”

博文道:“你们赶紧坐下来休息,我帮着解大抓狼去,也好快一点,一定要留住狼群,别让西北天狼把狼群带走了。”

于是博文来到了门口,开始点穴抓狼。


西北天狼见院内还在不停的往出抛洒野狼尸体,就绕着山神庙走了一圈,终于发现了狼群在急着要从门下的洞口钻进去,于是一声凄厉的惨嚎冲天而起,狼群听见了,立即停止了钻门洞了,也坐在原地,一起向天嚎叫,凄厉的叫声,回荡在山谷之间,久久不能停止。

博文见洞口果然没有了野狼钻进来了,却也无计可施。

米环听见狼群如此嚎叫,吓得面如土色,从房顶上跳了下来,说道:“大哥,原来那些狼还互相撕咬,自相残杀,现在可是都坐在地上了。那西北天狼果然厉害,咱们该怎么办?”

博文沉思片刻道:“我最怕他把狼群带走,若是只在这里围着咱们倒是不用害怕。这样吧,咱们兄妹四人轮班在房上监视西北天狼好了,若是有了动静,赶紧通知大家。其他人已经累了好几天了,也该休息一下了,咱们先休息吧。我来第一班好了。”说完就跳上了房顶,注意西北天狼的动向。

只见西北天狼,坐在狼群之中,却在闭目养神。

博文看了,心道,幸亏我也让兄弟们养神,正好可以和他耗上了。

下面众人,因为没狼可打了,只得把洞口堵死了,防止有狼偷袭,有些饿的,却因为没有了柴草,生不起来火,只能抱着生狼腿啃生肉了;有些人则是闭上眼睛就睡了。

金乌西下,玉兔东升,一天又过去了。西北天狼突然仰天长啸,凄厉的狼嚎冲天而起,群狼听见了却不再是跟着一起嚎叫了,而是一起来到了院墙下开始扒土,准备打洞了。

米环在房上看见,赶紧叫道:“大哥,天狼叫野狼在地上打洞了,这可怎么办?”

博文道:“莫要惊慌!我知道了。既然他攻来了,咱们就可以在门洞里抓狼了。”于是跑到门洞那儿,搬开大石,准备抓狼。可是说来也怪,狼群只在周围的地上刨土,却不再从门洞进攻了。

博文等了半晌,还是不见动静,却听米环在房顶上叫道:“大哥,你快想办法呀!野狼快把墙下面打出洞来了。”

博文一惊,赶紧叫道:“弟兄们,快点起来把院内的野狼剁了扔出去!”说完,搬起大石头把洞口堵死了,然后抓起地上一条被点中的野狼,操起一把猎刀,把狼劈成两半扔了出去。

院外的野狼突然见又有死狼扔出,就停了下来,一起先哄抢野狼尸体,本来的很有次序的狼群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米环在房顶上瞧见了,叫道:“大哥,这招还真管用,快点扔另一面。”

那还用说?高良语早已剁了另外一头狼扔了出去。其他猎户也闻声爬了起来,开始一起往外扔。

解大对胡三道:“胡三,你去搬开大石头,在那里等着,看是否有狼会钻进来。”

胡三赶紧过去把大石头搬开,然后拿着猎叉等在那里。果然狼群一乱,原来还很听话的狼群,现在再也不听话了,又开始争先恐后的往进挤了。于是胡三赶紧叫道:“解大哥,快来帮忙!”解大闻声而至,开始和胡三拿猎叉插狼,插上之后,直接向墙外甩去。

西北天狼见狼群又乱了套了,于是又开始了嚎叫,可是叫了半天,狼群也不再理会他了。因为狼群已经饿急了,如今见了不劳而获的食物,哪里还会听他的吆喝了?他见命令失效,不禁怒火中烧。于是他突然起身,向着院内奔来。

米环在房上一见,赶紧叫道:“大哥,西北天狼自己杀来了,快点准备迎敌,他在东面。”

高良语和谷栋赶紧来到了东面,准备迎敌厮杀。博文更是先捡起几块石子,扣在手里,只见天狼一露头就是三颗石子一起扔了出去。

西北天狼见石子来袭,在空中又躲闪不便,赶紧挥舞手中金刚杖,拨打掉了石子。博文正是因为想到了八郎,更回味他的神射,逼迫金碧峰无处避让,虽然他不会阵法,不知道八郎射出的箭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射箭要紧凑连续,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现在对付天狼他可就试用上了,先不管是否能够射中了,先扔出去再说,于是又一把石子扔了出去。天狼可是受不了博文疯狂扔出的石子了,有些被打中了,疼得他呲牙咧嘴,亏得没打中穴道,但也够疼的,于是又一纵身跳了出去。

博文见又给西北天狼逃了出去,暗叫可惜,但也心中高兴,知道了自己该如何对付天狼了,不用两位兄弟帮忙了。然后他又闭上了眼睛,回味刚才射石子的手法,寻找缺憾,争取下次一举留下西北天狼。


众人见博文这次一人就打跑了西北天狼,也无不深受鼓舞。于是大家又有说有笑的开始忙活起来了,有人在抓狼,有人在杀狼,向外面扔狼肉。

狼群若是有了异类为敌,就会齐心协力一致对外,一旦失去了对手,就会互相残杀。外面的狼群因为有了食物的引诱,更是争相抢食,还经常因为分赃不均而相互撕咬、扑打。外围的野狼更是拼命的往进挤,而里面得到甜头的还想再多占一点。因此场面是相当的混乱,尽管西北天狼多次嚎叫,下达命令,但是此时狼群已乱,更饿得太久了,没有野狼再听他的命令了。他知道只有圈里的野狼吃饱了,要么就是院内停止了投喂,才能让狼群安静下来。

为了对付西北天狼,博文三兄弟是分作三班,一人带一班人马投食喂狼,另外两人休息,只要天狼一有动静,就喊另外两人帮忙。为了让博文休息好,然后好对付天狼,就让博文先休息。博文可是不敢打坐了,只能是静坐了,时刻准备着动手。可是又因为自己不擅兵刃,也就无法闯出,深入到狼群中和西北天狼一较高下。

西北天狼也是在等博文众人休息,好停下来手,自己好控制狼群。他可是舍不得这么大的一个狼群,扔下不要了,那可是他精心培育多年才繁殖了这么多。但是自己却又无能为力,躲不开博文的暗器,扑杀不了院内众人。

敌我双方现在可真的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正因为大家互有顾忌,所以也就僵持在那里。

一直坚持到了天亮,狼群还是无法安静下来。因为院内就没有停止下来投食,里面可是人手充裕,大家轮流干活,尽管累了一些,但效果还是不错的。

快到了晌午的时候,博文自己跳上房顶来查看动静,他四下一望,只见狼群已经比昨日要少很多了,他还以为是天狼走了,也带走了部分狼群呢,于是仔细查点,却发现西北天狼还留在狼群之中,只不过无论远近,山坡上都有血迹,又看见有野狼打斗,他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原来竟是狼群内讧,自己互相残杀所致,紧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狼群一阵大乱,只见两名和尚向狼群杀来。其中一高大僧人,却用的是一把开天巨斧,车轮般舞动,把狼群杀得四散奔逃。另外一名白须飘飘的老和尚用的却是大棍,也是打得狼群鬼哭狼嚎。二人因为有兵刃在手里,倒是丝毫不用惧怕狼群,一边杀着狼群,一边向西北天狼的方向靠近。狼群接近到二人,被打伤了就想往外逃,那些没有受伤的野狼,却是在外面往里面挤,要进来对付二人,一时场面又是相当的混乱。

米环听见外面乱了起来,她赶紧就跳上了房顶,要接替博文,好让博文腾出手脚来。她循声望去,见正在屠狼的两名和尚,对博文道:“大哥,那是老五郎和五郎,是了风和尚与法慧。咱们赶紧接他们进来才好。”

博文接口道:“嗯,我也看出来了。我这就想法子接他们进来。”说完赶紧吩咐众猎户准备好弓箭,在墙边上准备着,说完就抓起地上一块大石头,用力一掰,掰下一小块石头,然后又捏成更小的石子,然后从墙上跳了出去,人还在半空中,就把右手的碎石一挥而出,打得面前的狼群皮开肉绽,嗷嗷惨叫,鲜血一流出来,惹得其它饥饿的同伴立即上来撕咬,博文借此机会向跑去,边跑边扔出石子开路。

不一会儿功夫,就接近了五郎叔侄近前,开口喊道:“了风大师、法慧,快点随我来,我是蔡博文。”说完就向二人身侧的狼群射出了石子,石子打中野狼,吸引了其它野狼前去争夺,正好减少了攻击二人的野狼数量。

五郎和老五郎感觉身上压力一轻,立即向博文这里赶了过来。博文继续用石子开道,向山顶的破庙返回。破庙之中的猎户见弓箭可以射到了,又拉弓射箭,帮着院外三人射狼开道。三人轻松的跳进了院墙。

西北天狼在远处看见,也无可奈何,虽然是叫喊连连,但是狼群却哪里肯听?

博文吩咐高良语继续带领众人屠狼,自己则是和了风和尚见礼,问道:“两位大师,不在五台山中修行,怎跑到这里来了?”

老五郎叹了口气道:“前几日,山中突然被狼群偷袭,伤了许多山下的和尚,那些和尚乃是来五台避难的附近山民,本来就不会什么武功,也不是什么真的佛门弟子,只是假托和尚躲避辽兵而已,狼群一来,就给伤了许多。掌门师兄得到讯息,就派出了山上弟子驰援,我和法慧也是得令后下山,杀了许多野狼,却见到是有人作怪,我们赶过去和那人动了手,哪知那人躲在狼群之中不出来,我们只好继续打杀狼群。后来狼群变少,那人也不见了。我和法慧又在五台周围继续搜索,见果然没有了野狼的踪迹,这才循着狼群的脚印和地上的狼粪追踪到了这里。怎么蔡大侠也被困在这里了?”

博文摇头笑道:“我们兄弟是故意引诱狼群到此,就是要屠狼的。我们兄弟在山外相遇,听见店老板说山中闹狼,就过来驱狼为山中人除害。只是没想到狼群如此众多,一时难以杀尽而已。”

五郎道:“蔡大侠果然侠骨丹心,救民于水火之中。这次狼群的确是多了些,都快赶上金沙滩辽兵那么多了,漫山遍野都是,实在不好对付。”

博文道:“这狼群乃是西北天狼晋普芳从塞外草原带来的。我们必须要抓住那个狼人才成。本来我在兵刃上不是他的敌手,就是二弟、三弟联手也抓不住他,只能赶跑他,这回你们来了就好了,咱们可以把他抓住了。这回可是稳操胜券了。”

五郎挠头道:“想打跑他、还是杀了他都不难,但要是想抓他却有难度。因为我的斧子可全是拼命的招数,手下是没有分寸的,否则只有把我的命先交代给他了。杨家枪法中只有二哥的太平枪才能擒人,除了二哥之外只有老八会,我可是没学会。”

老五郎摇头道:“能擒则擒,抓不住也只能是杀了他了。不能为了他一人再搭上别人的性命。”

博文也沉思片刻道:“如果实在不行,那也只能打杀他了。本来我还想逼迫他把山中所有的狼群都集中起来,一起消灭掉呢。”

老五郎道:“要想抓他或者杀他,都必须用计。不妨咱们先稳住他,别让他逃了,隔着这么多狼可是不好下手。他困住咱们定然以为咱们这里没有吃喝,只要咱们不生火,他就更坚信无疑了。等过个三天五日的,他以为咱们这里断炊了,也就好束手就擒了。那时他一进来咱们就可以把他生擒活捉了。”

谷栋苦笑道:“这还用得着装么?咱们现在可都是吃生的了。哪里还有柴草可用了?”

博文道:“咱们先少投狼肉,只要那些狼不再来打洞了,咱们就停下来好了。西北天狼也一定以为咱们累的没有力气了,他一定会围而不攻的,等着咱们坐以待毙的。”

解大在旁边过来说道:“几位大侠,就让我们兄弟瞭望和投食好了,你们都歇着,养好体力,等着抓住那个狼人。反正我们兄弟动手比武不行,就是给狼群投食也不快,这个正合适我们兄弟做。”

博文道:“也好,就有劳诸位兄弟了。”说完和老五郎叔侄以及自家兄妹一起坐了下来,闭目养神,等着诱杀西北天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