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 血染长空 正文 十四章 备战(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9.html


南国大山,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

赵轩逸所属的部队在孝感经过暂且的休整后,就被调往贺胜桥一带展开防御。

贺胜桥乃湖北省咸宁市境内的军事要隘,武汉南面的第一门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北伐战争时,叶挺的独立团就是在这里一战成名,从而突破孙传芳的防线;取得北伐的胜利!

初到贺胜桥时,地方正在组织非一线的人员进行工事修筑的任务。前线的工事修筑上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由征调民夫临时组成的工程大队一边喊着“嘿嘿!!嘿!”的号子,一边用着最原始的方式在进行劳作!


赵轩逸大致的望了望那些施工的人,他发现其中不乏许多妇女和儿童;有的几个小孩扛着一块石头都显得十分吃力,一个男孩的表情十分痛苦;但他依然坚持着;有的妇女在敲洋灰块,有的则在夯土;清脆的敲击声和中年男性浑厚号子声交织在一起,不绝于耳……

这就是中国百姓!他们会在国家需要的时候用自己最淳朴和无言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拳拳爱国之心!

一个负责监工的警备参谋告诉赵轩逸,这些地区原先固有的野战和半永久式工事就在这个短期内修成永久式工事。

赵轩逸看着群众这么大的抗战热情,十分欣慰;他就诚恳问那个参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没有。那个参谋见赵轩逸诚恳,也毫不避讳的说道:“需要帮助的太多了;你看我们这一个大队是七百五十人,大都是老弱病残。他们虽然积极性高,可能力有限。修筑起来就费事。还有器材,不夸张的说我们根本就没有机械,整个城防组就只有湖北省政府派出的十辆卡车。我们连一辆都划不到,这原料也是缺的厉害,钢筋、洋灰几乎供应不了。”

赵轩逸细细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眼下百姓把极高的抗战热情投入到这场工事修筑中去,可现在各方面的困难都在困惑着修筑工作。要是早修筑好一天,也就早了一天的战斗准备;面对日军时刻都有可能的进攻,工事必须又快又好的修好。

不过赵轩逸并不能在部下面前说起这些,他要给下面树立信心。要是都抱怨这抱怨那的,这仗就没法打了。他转过身来对那个参谋说斥责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哪地方没有困难?你老抱怨什么啊?这些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这样吧;从我们师里给你调来一辆卡车负责运输,每天再派一个营的官兵来帮助修建工事。我能帮的只有这些了!”

那个参谋感激的说道:“够了!够了!真是太感谢你啊,赵师长;你可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赵轩逸挥挥手回道:“别说了,都是为了抗战,可你一定要按时按量的完成!”

会战前夕,陆军部队的阵地进行了完善的修复,各部队就地展开一系列的防御和休整。陆军大批部队开始进入预订防区。

六月中旬,日军波田支队就在安庆登陆;安庆的守军抵抗不住,退守潜山一带,日军很快占领安庆。双方暂时形成了一种对峙的态势;为了打破这种平衡,日军很快从华北、华东调集大批军队向武汉进攻;一时间双方在此处集结几十万大军,武汉会战就这样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日军的航空部队在此时也没空闲着;加藤对上次没有全歼中国空军而懊恼不已。然而为了达到宣传效果,他们将加藤吹嘘为百战全胜、大破中国空军的英雄人物。崇尚荣誉的日本武士加藤建夫对此有些反感,但他并没有反驳;反而在上海向各国记者讲述了“隼战魂”的‘辉煌战绩’。

他最后还强调功绩不是他个人的,是全体将士的努力,告诫所有的战士有不骄不躁!记者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带头振臂高呼“天皇万岁”;整个记者招待会就在一个看似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

然而,孤高清傲的加藤建夫心里并不好受;那一战,他并没有败,但他凭借着优势的兵力和装备竟然和中国空军战至一比一,实在是有损皇军颜面。日军为了进攻武汉,将大批的航空部队调往前线;加藤的“隼战魂”自然也包括在内。

加藤建夫自从上次兵败失利后,就一直渴望得到一场彻彻底底胜利来挽回帝国军人的荣誉!可是面对中苏联和空军的坚固防线,日机似乎并没有可乘之机!

大战在即,空军针对武汉上空的实际情况;制定了严密可行的防御计划。四二九空战,中苏联和空军重创日机;中央日报的女记者李曼丽为了进一步了解空军情况,抱着一颗对空军健儿的敬意之心,决定在战前对高翔鹰进行一次专访。

李曼丽坐着一辆司令部的吉普车,径直的开到五大队的驻地;车停后,李曼丽一个箭步的跳了下来。只见她身穿紧身军常服,头发席卷着,没有带军帽;腰里扎着武装带;愈发显得苗条和英姿飒爽!

来往的军人们都不时的驻足扫视几眼这个出类拔萃的女人。李曼丽并没有因此放慢脚步;她出身名门,在她的身边并不乏追求者;可她一向高傲,惹得很多富家公子最后落得个自讨没趣。

李曼丽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高翔鹰正在和刘云趴在桌子上,对着五万比一的航空图进行测绘;旁边围着一群军官。

李曼丽顿了顿嗓子,走向前礼貌的说道:“你好,请问哪位是高翔鹰队长?”

高翔鹰放下了手里的铅笔,抬头说道:“我就是!你哪位?有什么事吗?”

李曼丽笑呵呵的伸着手走向前道:高队长你好;我是《中央日报》的记者,我们想采访一下你,了解一下空军的最新动态!

“记者小姐,抱歉得很!我现在真是没时间;刘队长,你陪记者小姐采访一下吧!”

刘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李曼丽就抢先说道:“我们要采访的是你,其他人不行!”

高翔鹰当然没有对付这些嘴皮子利索记者的经验,他只是厉声的呵斥道:“我们军务繁忙,还请记者朋友见谅!我没时间!”

人说话往往决定于语气,这些话要是用温和的问起说出来,倒像是十分礼貌;可这配合的是高翔鹰那张紧绷的国字脸和厉声呵斥的语气。

李曼丽从小娇生惯养,加上父亲是国民党名流;从小见过的将官不下几十,今天一个区区的队长,充其量是个上校竟然敢对她大呼小叫;

恼羞成怒的李曼丽立刻反击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这也是为抗战服务;再说了我们可是得到司令部的允许才来的!你看这里还有司令部的公文;高大队长该不会连司令部的面子都不给吧!”

高翔鹰心情本来就因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而压抑,这下更是怒火不遏,他平生最烦的就是那些仗势欺人和依靠官势。如今连一个女子都这样庸俗。高翔鹰想臭骂她一顿,可人家毕竟是来采访的,考虑到自己的身份,高翔鹰暗自定了定内心的怒气,接过那张公文在扔在桌子上说,司令部谁叫你来的你就去采访谁去!对不起,我还有公务;军情紧急,恕难从命!

李曼丽心里十分委屈,原先抱着极大的热情来报道空军;没想到让人破了一盆冷水。李曼丽委屈的捂着鼻子跑了出去……

高翔鹰感觉有些慕名奇妙,他也没多问,就挥挥手对刘云说道:“把空军总部关于武汉会战的防御给大家说说!”

刘云拿出一个标尺,指着地图讲解了起来;我军在这里设置了七道防线!上空的是最外围一道防空线为“监视地带线”,至汉口半径约190多公里;第二道防线为“空袭警报线,据汉口半径约150公里,进入此线,说明日军进犯武汉的意图已十分明显,我方发出空战警报;第三道防线为“空军作战外弧线”,据汉口半径约80公里,这也是保卫武汉的首道空中狙击战线;第四道防线是“紧急警报线”,据汉口半径约70公里,此时城内将拉响空袭警报,三镇市民迅速疏散;第五道防线“灯火管制线”,据汉口半径约50公里;第六道防线“空军作战内弧线”,据汉口半径约30公里,基本已进入今天的三镇上空。在此防线内,我军飞机可以实现“最小载油量和最多装弹量”,为战斗力最强,我方作战条件优越,因此也是有效打击敌机的区域;第七道防线“高射炮射击地带”,据汉口半径约12公里;最后一道防线“高射机关枪射击地带”,据汉口半径约4公里内,敌机若进入此区域,也就进入了我军布防的高射机关枪射程内。

说完,高翔鹰补充道:此防线虽然不能完全使中国空军掌握制空权,但却是在目前条件下最好的选择了。现在各尽其责,下去部署吧!

说完,军官们都收拾回去安排了;这时,上官清悄声走到高翔鹰耳边说道:“快去看看那个记者;人家哭得可厉害了!去劝劝人家,毕竟是个姑娘。”

高翔鹰斜视了他一眼,拿起军帽走出门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