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淞沪利剑 正文 第80章 发脾气 孔秋云枪杀警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你打死我吧。”倒在地下的牛大依然很嘴硬。

“我不打死你,起来,起来继续跟我打。”刘永义松开了牛大的脖子。

牛大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刘永义扑上去,右手虚晃一下,左手一拳打在牛大的下巴上。

牛大再次倒下。

“起来呀,起来继续跟我打。”

牛大没有起来。

“你们,带上你们的老大给我滚。”刘永义喝道。

四个人围了过来,他们把牛大从地上扶起来,走开了。

“孔小姐,我这个大侠当得怎样?”刘永义很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

“还可以,不过,有点阴险,你应当光明正大跟别人打,不应当搞偷袭。”

“嘻嘻,不搞偷袭……也能嬴,嬴得艰难一些,我可能受伤,可能破相。”

“男子汉带点伤很英雄的,像你现在这样白白净净,一点伤疤没有,那才叫难看呢。”

“真的?那下次不搞偷袭,让流氓先动手。”

“就应当这样,电影上,大侠经常是后动手的,坏蛋才是先动手。”

“嘻嘻,知错就改,知错就改,以后我后动手,孔小姐,现在回去吧,回去法华镇。”

“回去?干嘛回去?这才刚开个头,不回去,再打几个坏蛋玩玩。”

“不回去不行,警察马上要来了。”

“警察来了怕什么?我们是好人,好人不怕警察,坏蛋才怕警察。”

“唉唉唉,孔小姐,好人才怕警察呢,告诉你,坏蛋都是警察养的,刚才那几个坏蛋就是警察养的,放出来帮警察碰瓷,碰到的钱警察一半坏人一半。”

“真的?”

“当然真的,我当了好多年县长了,这些黑皮肚子里的坏水,我清楚得很。”

“警察这么坏呀,好,不打坏蛋了,打警察,打这些一肚子坏水的警察。”

“哎哎哎,警察可不能打,警察虽然是坏蛋,可警察有牌照呢,他们是有牌照的坏蛋,打他们是犯法的。”

“呸!犯法?犯法也打,养坏蛋的坏蛋,最坏了。”

两人说着说着,牛大回来了,身后跟着三个警察。

“苟警长,就是他(她)们两个,就是他(她)们两个。”牛大指着刘永义和孔秋云大声叫嚷。

“是我们又怎么样?怎么,没挨够是不是,还想再挨几下?”孔秋云大声说道。

牛大有点害怕,他后退了一步。

“别说话,别说话,你别说话,让我来跟警长先生谈。”刘永义站前了一步。

“警长先生,别听这个无赖胡说,刚才牛大带了人在这里碰瓷讹钱,我打他们是打抱不平,是除暴安良。”

“除暴安良?呸!除暴安良是我们警察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了?把手举起来,举过头顶。”苟警长挥舞着手枪喝叫道。

“好好好,举手,举手。”刘永义很驯服地举起双手,同时叫孔秋云也举起双手。

一个警察走上来,他拿出一副手铐,把刘永义的右手和孔秋云的左手铐在一起。

苟警长把手枪放回枪套。

“刚才牛大报案:贾瘸子被车撞了,车主赔了一大笔钱,你们两个出来抢钱,还打了贾瘸子,牛大出来打抱不平,你们跟着又打牛大。”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确实是牛大带了人在这里碰瓷讹钱,这里的街坊邻居可以作证。”

“是吗?是吗?是牛大带了人在这里碰瓷讹钱吗?”苟警长向四周喊着。

围在旁边看热闹的人赶紧把脸转开,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你们没有证人,一个证人都没有,走,跟我回警察局,我要给你们录口供,我要让你们把抢去的钱吐出来。”

“喂,有你这么断案的吗?好人的话你不信,坏人的话你全信。”孔秋云忍不住了,大声说道。

“好人的话我当然信,牛大是好人,他的话我全信,别再说了,拉他们回局里。”

两个警察上来,伸手推搡着。

刘永义和孔秋云被押到了一个小派出所里。

警察开始搜刘永义的身,他从刘永义身上搜出了很多钱,有好几百块。

“呀,小白脸,钱好多呀,看来,你不止抢了一次。”看着桌上的一大堆钱,苟警长的眼睛放出光来。

“这些钱是我的,不是抢来的。”

“住口!不许你说话!就是抢来的,从这里那里抢来的。”

警察跟着要搜孔秋云。

“喂,喂,你们应当用女警搜。”

“呸!她是女的吗?是女的干嘛穿男装?搜,继续搜。”苟警长喝道。

“王八蛋,敢?”孔秋云抬起脚一脚踹了过去,把想搜身的警察踹了个踉跄。

“呀,这么横?”苟警长站了起来,伸手拿起一根警棍。

“你这个臭娘们,不好好给你一顿教训,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许打人!”刘永义站到孔秋云前面。

“砰、砰砰。”孔秋云抽出了手枪,她对着苟警长连开三枪。

苟警长踉跄了一下,警棍落到了地上。

“你……,你们……”

捂着胸口,苟警长倒在了地上。

刘永义伸手夺过了孔秋云的手枪。

“站起来,双手举过头顶。”刘永义喝道。

警察、还有牛大,全部举起了手。

外边传来了脚步声。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干嘛打枪?出了什么事?”

随着声音,两个警察从外边进来,背着两支长枪。

“不许动!都不许动。”

两个警察举起了双手。

“过去,到桌子那边去,现在,用左手把步枪取下来,放到桌子上。”

警察照办了。

“把子弹取下来。”

子弹也取了下来。

“所有人,用左手把腰带解开、抽出,放在桌子上,你,把手铐钥匙交出来。”刘永义继续喝道。

警察们顺从地做了。

“到那间房子里边去,全部去。”

警察、还有牛大,全部进了一间小屋子里。

“把门关上。”

门关上了。

“孔小姐,去拿钥匙,用钥匙把手铐打开。”

孔秋云伸手拿了钥匙,她用钥匙把手铐打开。

刘永义蹲下身子,左手拿枪,右手按在苟警长的脖子上试探着。

“死了,死得一点气都没有了,孔小姐,你的枪法真好呀。”把苟警长的手枪取下放到自己口袋里,刘永义直起身子。

“死了好,像他这种王八蛋,死得越多越好。”

“好了,好了,别再说了,喂,给我倒杯茶。”

“倒茶?倒茶干什么?”

“倒茶来喝呀,我口渴了,想喝口茶。”刘永义坐到了椅子上。

“好,好,给你倒茶,摆什么派头?”孔秋去一边说一边走去倒茶。

刘永义把手枪放在桌子上,跟着,他把两支步枪的枪栓取了下来。

孔秋云端着一杯茶来到刘永义面前。

“放在桌子上。”刘永义说道。

孔秋云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刘永义嘴凑近孔秋云的耳朵。

“等会我们轻手轻脚出去,出了派出所,我们就拼命跑,有多快跑多快。”

“干嘛……”孔秋云刚出声,嘴就被刘永义捂住了。

“孔大小姐,听我的,现在情况很糟糕,不逃跑不行。”

看到孔秋云点头后,刘永义松开了手。

刘永义走过去拿了一面“除暴安良”的锦旗,用这面锦旗,他把枪栓、手枪包了起来。

“茶水不怎么样,孔小姐,你泡茶的水平不怎么样嘛。”刘永义一边大声说话,一边给孔秋云打眼色。

两人轻手轻脚走出了房子。

刚走出房子,他们碰上了马青山。

“嘘。”刘永义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现在赶紧走,到镇外去,越快越好。”刘永义低声说道。

三个人出了派出所,外面,马青山带的十二个人等在那里。

“现在拼命跑,往小车那里跑。”刘永义说道。

十五个人跑了起来。

才跑了一阵,后面警笛大作,好多人追了出来。

刘永义等人继续跑,一口气,他们跑到了停车的地方。

“我们在前,你们在后。”刘永义吩咐道。

刘永义和孔秋云上了小车,马青山等人则上了卡车。

车子开动了,车后拖起了长长的烟尘。

坐在车子里,孔秋云高兴异常。

“刺激,刺激,太刺激了,跟电影一模一样,哈哈哈哈,对了,你刚才很像电影里的大侠,一下就制服了一大堆人。”

“喂,喂,孔小姐,刚才你杀人了。”

“杀人怎么了?那个狗警长是个王八蛋,杀了他是为民除害。”

“姓苟的是个坏蛋,可他罪不至死呀,他这样的坏蛋多了,警察里能占一多半。”

“占一多半又怎么样?多了更要杀,杀一个少一个。”

“你应当让我来治他,治这种坏蛋我有办法,我有一千一万种办法,我能把他治得服服帖帖。”

“呸!你的办法我知道,点头哈腰、花钱消灾,然后再暗箭伤人,这种办法,恶心,太恶心了。”

“喂,喂,孔大小姐,能不能不那么任性?能不能听听别人的意见?”

“不听!不听!怎么,觉得威风了,想爬到我头上来?”

“谁敢呀,谁敢爬到你孔大小姐的头上来呀,想都不敢想呀。”

“听出来了,听出来了,恨上我了,是不是?”

“谁敢呀,不敢。”

一路上,他们吵个不停。

中途,他们遇上了一辆装甲汽车,车里坐着胡玉。

“正找你们呢,回去,快回去,出大事了。”

“大事?什么大事?”

“日本人出动了四十辆坦克进攻大场,大场非常危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