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此次柳砚负责侦办的中国败类及军阀勾结日本人贩卖大烟土的案件做的极为成功。仅仅十天时间就连侦破带审讯完毕,不可谓是不漂亮。

而北平军政委员会的里李汉谋将军也顶住了来自日本人和军阀冯大帅的压力,将人犯全部按照南京方面的要求押解到南京监狱,并将完整的卷宗送交了南京国民政府和警察总署审办。

一个月后,就在北平广播电台学员培训班毕业,电台要证实开播的前夕,南京那边传来了让人又高兴消息又气愤的事情。

国民政府军政部授命嘉奖了北平军政委员会,对具体侦办的情报处长何永祥,参谋柳砚,行动大队长金洪强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一枚,并各奖励大洋五十块,还授李汉谋中正剑一把。

但是令人气愤的是南京那边判决将大部分疑犯予以了释放,尤其是日本全部予以了释放,理由是他们购买鸦片后销售到具体地方的证据不足,而日本律师在法庭上一再申辩他们购买鸦片只是用作医疗镇静上所用。其实明眼人都明白,光靠律师屁用都没有,主要要是因为日本的高层通过渠道和南京政府做了背后的交易,因此才没收了全部毒品并罚款一万银元,而将人全部无罪开释出狱了。

对于参与和协助走私大烟土的冯明德的一半释放,其中包括了朱大鼻子,而另一半也判了一到三年的有期徒刑,对冯大帅本人的治军不严进行了行政告诫。只有对邵府的人拎出了两个判了死刑,但释放了邵敬堂和其他人,说是念其初犯给予了二十万大洋的罚款。谁都知道这里面最冤的就是邵府的两个家丁,他们是完全被邵府抛弃做了替罪羊,而之所以邵家能这样保住了邵敬堂的命是他大哥邵敬斋在背后试了大钱,不仅南京政府的相关案件置办人得了好处,就北平的李汉谋也肯定是收手了贿赂,否则不可能处理的如此之轻微。


柳砚得到这个消息自然是气愤万分了,她拉上金大牙跑到李汉谋的办公室里质问,被李汉谋让座下来劝了半天。

“柳参谋,金队长。你们需要冷静,这里面南京方面也是有难言之隐的。”

李将军说:“日本人目前在东北是大军压境,关东军又增兵了十万,并且将十一个师团开赴到了锦州、葫芦岛,旅顺大连和山海关一线,对我华北构成了极大的军事压力。委座现在正在江西和共匪武装作战,没有安排好华北、山东,江苏一带的兵力布防,万一日本人现在就进攻华北,我们是抵挡不了多久的。因此,军政部出于暂时不能和日本人翻脸的大局考虑,才对日本人做出了一定的妥协的。你们看不是还罚了他们一万大洋了吗,日本人也没表示异议,这也算是认输了,所以这事儿我看就按军政部的意思这么算了。不就放了几个日本人吗,就杀了他们不也还那样吗,不如给日本人个面子,延缓他们为全面发动对华战争找借口。而对于冯明德这个老奸巨猾的军阀则看在他还有四个师的兵力可以阻挡日本人的份上,免于了处分,毕竟他的人虽说编入了国军的战斗序列,但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军,因为除了军装,南京军政部还没给过他们一枪一弹,也没发过一分钱的军饷,他们用别的办法筹集一些军饷也是可以理解的嘛,对这样的人委座的意思是还要拉上一把,别和他把关系搞僵了。我们的副主任张轸将军已经接到军政部的命令,很快就要离开河北开赴豫西一带驻防了,这是委座担心共匪的中央红军向鄂东一带流窜,经豫西去陕北和刘志丹匪部汇合而采取的断然措施。随后,宋哲元的二十九军不久可能也要出口外经河西走廊到达陕北配合阎锡山的晋绥军围剿刘志丹。这样一来,河北的主力部队也只剩下冯明德的两个编制不满的军了,因此我们在这样的时候是不可为这点小事儿和他闹翻了的,你们懂吗?”

柳砚被李将军这么一解释,也能理解一些了,她说:“顾全大局这个道理作为一名党国军人我也能理解,但这事儿绝不是件小事,在全国上下一片反内战,要求日本鬼子从我东三省和山东半岛滚出去,发对列强瓜分我国土的背景下,政府轻率的处理了这样大宗勾结倭寇的走私烟土的行为,势必引起民众的不满,起码也该让主要经手的日本人坐大牢吧。”

李汉谋尴尬的笑了笑:“柳参谋的道理也没错,但是委座有委座的宏观考虑,我等身为军人只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件事情就这么了结了,今后也就别再提及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柳砚和金洪强知道在说什么也是人微言轻了,只好愤愤的忍下了这口气。

金大牙说:“李长官,对于日本人和冯明德上面是出于政治大局考虑,那轻判邵府的人又该怎么说那?”

“这不是秃子跟着月亮沾光了吗。”

李汉谋道:“不也枪毙了两个邵府的人了吗,按理可以查抄了邵府的邵氏兄弟。但考虑邵家在北平是声威很大的商界代表人物,加上邵家人的认罪态度很好,并被课以重罚,就让他们过去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接着,怕柳砚他们还不服气,李汉谋赶紧岔开了话题。


“柳参谋啊,这边你广播电台的学员军事技能培训也已结束,现在南京军政部方面交待下来一个艰巨的任务,由军政部军事统计迷查组的戴笠先生派来了特使谢长林先生,作为此次任务的总负责,我们军政委员会派人配合,我觉得抽调你和金队长去配合,他和他的人后天就到北平。具体的任务将由他向你们布置。”

李汉谋这一说,果然转移了柳砚和金大牙的视线,他们连问是什么任务。

柳砚还说:“那电台那边怎么办?我撤出来?”

“是的。”

李汉谋说:“电台的警卫工作交给电台的台长周炳义就行了,他是军统密查组的人,你把你带去的那个排交给他管理就可以了。你腾出身来和大牙一起去南苑宾馆为戴笠先生的特使谢长林临时征用的办公地点去报道就可以了。”

金大牙道:“军统的人和我们军队有何关系啊,他们凭嘛领导我们那?”

“糊涂!”

李汉谋说:“蒋总司令早已下令,密查组的人可以进入军队和党政机关的任何部门查案,有权逮捕他们认为值得怀疑的任何人,这个权利可就大到了天上去了。并且部队有义务配合密查组的人工作,所以,别看他们人不多权利却不小,我们必须配合他们工作,要人给人,要物给物才行的。”

柳砚说:“得,那我们坚决执行长官部的命令就是。”

就这样,三天之后,在南苑宾馆的三楼上,柳砚和金洪强终于见到了戴笠密查组南京总部办公室主任,他的亲信谢长林上校。


谢长林给柳砚的第一印象就是此人老成干练,只是其貌不扬,干瘦的脸庞但身体并不虚弱,鼻子上架的金丝眼镜框让他平添了几分四分之气,一看就知道此人钢中带柔,柔中带阴,是个一般人不好在他面前蒙混的主儿。

谢长林本也是个书生,出身江苏昆山,年轻时曾读过长沙讲武堂,后在同盟会的思想感召下参加了湖南新军,成为当时混成第二十一旅标统黎元洪手下的一名连长,后因擅长情报侦察工作,被抽去旅部做了情报科长,第一次北伐战争后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的情报顾问戴笠所看中,将他介绍进了当时复兴社康泽的门下,也就是军统的前身。以后,康泽退居到军政部战略处后,戴笠接替了康泽的位置,将复兴社和军政部情报处合并,成立了军政部军事统计密查组,也就是随后名噪一时的全称叫国防部军事统计调查局的军统。

而此事的谢长林因为办事干练利索,被戴笠一眼看中,与其混为知己,并破格将他提拔成军统密查组的办公室主任,国军上校。

那时候开始,军统的势力和特权就很大,整个国军里也无人不知他们的厉害。在这点上柳砚和金大牙都是很清楚的,尤其是金洪强,他心心念念的想离开战斗部队进入军统,这在当时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而柳砚则知道和这些人打交道必须小心谨慎,别被人给挑了茬儿。

谢长林看到柳砚时也很吃惊,北平破获这次重大的勾结日本人走私烟土案的时候,他就听说是很年轻的小女中尉主持的破案,今天一见才知道这个女中尉竟然如此年轻靓丽,不愧为传说中的北平第一军花那。谢长林很了解他主子戴笠的性格和奢好,这个家伙不喝酒不抽烟,但却有他平生的两大奢好,一个是爱喝好茶,第二个就是爱美女。谁想讨好和接近戴笠,只有能把握他这两点,那就容易做到了。

不过,谢长林知道自己此来北平的目的不是为了专访美人儿的,将来带走这个美人儿参谋作为献给戴笠的大礼那只是后话了。眼前自己 要做的却是有关保护住国家宝藏的问题,这是件巨大的工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因此自己的主要精力应该先放在工作上为重,这也就是他受戴笠之托专程来北平督办的原因。


柳砚和金大牙赶来南苑宾馆报道的第二天,谢长林召开了绝密的各方协调会,在会上,柳砚终于知道了南京国府的意思,也为此吃了不止一惊。

这第一惊就是国民政府要从1935年的年中开始将北平故宫博物院的全部珍贵文物分批转移到浙江,南京,长沙,武**四川及贵州去。很显然,国民政府是做好了日本人在1937年对华全面开战的准备,并对守住华北信心不足,因此只是将华北作为抵挡的第一线,实在抵挡不住就撤往江南,利用江南和西南西北一线的地理优势做殊死一搏。从提前开始准备转移文物和银行资产看,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

这个意思谢长林在会上没说,但与会者只要智力不是过于低下的话,谁都听得出来,柳砚为此心里一沉,吃了第一惊。

至于这个美人儿吃的第二惊就是她在会上竟然看到了军统密查组北平站的站长竟然就是和自己一起工作了一个月的北平广播电台的台长周炳义。要不是这次任务重大,谢长林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周炳义的真实身份。

这次谢长林安排给这个部下的任务就是侦察日本特务在北平的活动,必要时消灭他们,以确保华北方面转移各大银行资产和珍贵文物,还有大型工厂的内迁在安全的情况下进行。而北平军政委员会派出的柳砚的这支力量任务是现场监督装箱工作,勘察故宫文物和银行现金出行路线,上报勘察结果和安全隐患。而护送和清点则由故宫、银行的人和谢长林的人来完成,冯明德手下孙元良的第十七军负责华北地区的运输线沿途的安全。

接到任务后,每个人都有些压抑感,甚至不理解国民政府尚未对日开战就忙着做前期的转移,难道华北就准备这么放弃吗?

不过,显然这点上谢长林也考虑到了,他宣布此事为绝密,不能对外透露一丝一毫,以免引起老百姓的心里恐慌和不必要的骚乱,与会的人都表示对此没有异议。


柳砚的从军纯属受其父亲柳鑫圃的影响,柳鑫圃虽为文人却原是孙中山先生同盟会挚友黄兴的部下高参,辛亥革命胜利后,柳道安曾任广西资政,并授予他了中将军衔,后因与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性格不合,先赋闲在家,把在南京的家搬到了杭州,但身份已经是国民政府的参政了,不过他不再过问国事,只是整天吟诗作赋游山玩水,从此不想再介入政治。

而柳砚从小跟着柳鑫圃生长在军营里,对军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高中毕业后,瞒着父亲跑去报考长沙陆军讲武堂被人家一口给拒绝了,说是根本不招收女学员。没办法的情况下她征得父亲的同意去了日本留学,课程还没结束就听说国内的南京海军学校开始招收女学员,于是硬叫南京的朋友帮她报上了名,人家见是民国元老柳鑫圃的女儿,便将她录取了,于是柳砚在日本办理好肄业手续赶回到了国内,成为第一批军校的女学员。毕业之后,她被分配到的却是陆军,在李汉谋的办公室做了秘书,之后跟着李汉谋来到了北平,北平军政委员会特勤处做了参谋,并从少尉提升到了中尉。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