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惨案疑点重重,背后或另有隐情(转帖)

湄公河惨案疑点重重,背后或另有隐情

(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

据相关媒体报道:10月5日上午9点左右,中国籍船舶(华平号)和缅甸籍船舶(玉兴8号)在泰、老、缅三国交界的湄公河流域被两艘不明身份的武装快艇劫持。当天中午1点半左右泰国警方发现事发船只,并与船上5名武装人员交火,武装人员中一名被击毙,其余逃离,而被击毙武装分子不是中国籍,警方在二艘船上其发现毒品麻古90多万颗。在事后几天内,泰国警方相继从湄公河捞起了13具中国船员尸体,据泰国警方初步判断,船只应该是被毒贩劫持,杀害船员也是劫匪所为,同时,泰国警方还在第一时间指责事件是佤邦联合军所为。这一事件被国际媒体称之为“湄公河惨案”,这一惨案也震动了整个东南亚。

连日来,针对这一惨案国际媒体给予了大篇幅的报道,犯罪份子丧尽天良利用这种残酷手段残杀如此众多中国人的做法激起了全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慨,相信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竭尽全力,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缉拿凶手,还受害的中国人一个正义和公道!只是这一惨案背后的真正凶手究竟是谁?他们又躲藏在哪里?而事件又真的如泰国警方所说的是因贩毒而引起的屠杀事件吗?由于该案目前正在调查之中,真相到底如何,本人不敢妄加猜测。只是我个人认为此事件疑点重重,其背后或隐藏着外人难以明了的隐情!

纵观本惨案无非有二个要点:一是有大量中国人被杀害;二是运输船上发现大量毒品;作案者似乎要通过这二个要点达到二个目的:1、佤邦的毒品问题;2、激起中国人的强烈愤慨;依泰国警方的说法,这13名中国人是被劫持他们的贩毒份子所杀害的。从表面上来看泰国警方的说法看似成立:毕竟贩毒份子为了逃避警方追捕和法律制裁,因此杀人灭口是有可能的。

只是按泰国警方的这种说法,疑问就来了,既然是贩毒份子杀人灭口,那么这13名中国人是在被贩毒份子劫持后就被杀害,然后就抛尸江中灭迹,还是贩毒份子在遭遇到泰国警察并与泰国警察发生枪战后才杀人灭口,然后抛尸江中灭迹的呢?

疑问1、如果这13名中国人是在被贩毒份子劫持后就被杀害,然后就抛尸江中灭迹的话,那么按照报道说的,这两艘船是在10月5日早上被不明身份的武装份子劫持的,中午12点(这个时间不知道是指缅甸时间,还是中国时间?中国时间与缅甸时间相差一个半小时,本人估计应该是指中国时间),其中玉兴8号船长突然用紧急广播跟船东郭志强呼叫,船长只说了四句话“我现在在吊车码头!马上叫救护车!马上报警!有人受伤了!”。按此说法,船长此时还是活着的,那么说明贩毒份子就应该是在此时开始屠杀船员并开始抛尸灭迹了。

时间又再过了半小时,据泰国《曼谷邮报》在次日的报道说称:泰国军方10月5日接到毒品走私入境线索,在当地时间下午1点半(注意这个时间是指泰国时间,约等于中国时间12:30分)左右发现事发船只,并与船上5名武 装人员交火,武装人员中一名被击毙,其余逃离。按照泰国媒体的说法对比船东郭志强的说法,从贩毒份子屠杀中国船员并抛尸入江中灭迹到遭遇泰国水上警察并发生激烈枪战,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时间。如果说在贩毒份子遭遇到泰国水上警察之前已完成了屠杀中国船员并抛尸灭迹的过程的话,那么依双方遭遇仅仅半个小时航程来看,距离并不太远。可是为什么中国船员的尸体要在江水中漂流了二三天之后,才能漂流到泰国境内让泰国警察发现呢?再说若真的是毒贩杀人灭迹,在他们还没有遇到警察事情还没有暴露之前,他们干嘛就要杀人灭口?难道他们就不担心将中国船员的尸体提前抛入江中后,大量的尸体漂浮在江中会被人发现,会暴露其杀人暴行以及贩毒行踪吗?

疑问2、而如果说是贩毒份子在遭遇到泰国水上警察并与泰国水上警察发生枪战后才杀人灭口,然后抛尸江中灭迹的话,那么贩毒份子哪来那么充裕的时间来一边与泰国水上警察进行枪战,又一边屠杀中国船员并抛尸灭迹?如果真是贩毒份子是在遇到泰国警察之后再屠杀中国船员并抛尸灭迹的话,那么,那么多中国船员的尸体被贩毒份子当场抛入江中,泰国的水上警察会连一具尸体都看不见吗?为何要等这等尸体在江中漂浮了二三天之后才发现?再说,这些贩毒份子若真有那么充裕的时间杀人抛尸灭迹,那么为何不将船上的毒品带走或抛入江中以消灭自己的贩毒证据,避免将来警方追查毒品来源?

疑问3、据泰国警方称:在遇到事发船只后与船上5名武装份子发生枪战,当场击毙一名,另外四名武装份子逃离。按泰国警方的说法,当时二艘船上共有5名武装份子。除击毙一名之外,其余四名武装份子逃离。那么在泰国警方如此严密的火力之下,那四名武装份子是如何从泰国警方的眼皮底下用何种方式逃离现场的?是跳入江中游泳逃跑的,还是又有快艇接应逃跑的?

疑问4、泰国警方称:在二艘船上除发现一名被击毙的武装份子外,并无他人。同时在二艘船上搜查出90余万颗毒品。既然船上并无活口,死无对证,那么泰国警方在事后为什么那么肯定一口咬定此事为佤邦联合军所为?泰国警方指责佤邦的真正用意又何在?

这些疑问或许会在今后相关国家对案情的调查中得以解释,但或许也会成为永远也解不开的迷!

而泰国《曼谷邮报》10日的一则报道则似乎将案情又引向了一个看似更加可能的方向。据当天泰《曼谷邮报》报道:泰国军方称,一伙由缅甸毒枭诺康指挥的贩毒集团被认为是在湄公河枪杀中国船员的幕后黑手。泰国特遣部队司令称,这伙毒贩劫持往来于湄公河上的船只,并索取保护费,如果遭到拒绝,他们就杀死船员,利用劫持的船只从缅甸向泰国境内贩运毒品。四月份同一水域的中国人质事件就是诺康集团所为。这种说法有很大可能性,泰国方面的理由是:诺康集团是一伙长年横行于湄公河两岸地区的打家劫舍之徒,该团伙手中拥有百余条人枪,以湄公河两岸的缅甸和老挝边境地区为基地,控制着南下泰国的交通要道,专门从事绑架勒索、拦路抢劫之类的罪恶勾当。在今年初,诺康集团曾因拦路抢劫并勒索他人得罪了仇家,被仇家武力追杀。

虽然诺康在仇家的追杀中逃入老挝躲藏侥幸躲过一劫,但其手下有一二十名得力干将却在仇家的追杀中或被杀或失踪。此次诺康团伙通过制造湄公河惨案,一方面可以达到嫁祸佤邦向泰国贩毒的目,令佤邦受到国际压力;另一方面通过大量残杀中国人,嫁祸于佤邦,离间佤邦跟中国的关系,激起中国人的强烈愤慨。如果中国政府不对佤邦采取行动,将令中国政府颜面尽失,无法向国内强烈的民愤交待!这样一来,佤邦将面临来自泰国和中国的双重压力或打击,从而达到诺康团伙报一箭之仇的目的。当然这种说法只是泰国单方面的说法,事实是否真如此还有待用证据来证明!

只是不管真相和结果如何?通过本次湄公河惨案,都给缅甸的民地武组织敲响了一个警钟:毒品问题仍然是决定其生死存亡的最大威胁!毒品问题仍然有可能成为外部势力打击民地武组织的最大借口!

事实上外部势力妄图利用毒品问题对佤邦进行打击的做法已有过先例!2002年初,以美国、英、法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了达到侵略缅甸的目的,曾经在泰国曼谷召开过秘密会议(有文件依据可查),计划假借联合国的名义组成联合国国际禁毒部队,强行进入佤邦南部地区,以联合国禁毒署的名义在金三角地区长期驻军,以行禁毒之名,达到驻军的目的,但这一计划后来因种种原因而搁浅至今。但在2002年5月和2005年4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先后暗中支持泰缅边境地区的某武装组织对佤邦南部地区发动进攻,但均被佤邦联合军击溃。而美国也先后威胁要对佤邦发动外科手术式的军事打击(斩首行动),并对佤邦重要领导人进行了起诉和通缉!

而作为佤邦邻居的泰国政府对于佤邦的压力也从来没有减退过。特别是在前总理他信主政泰国时期,泰国政府对佤邦的态度更是势同水火。2006年泰国发生军事政变,总理他信被泰国军方强行赶下台,他信被迫流亡国外至今。今年8月,他信之妹英拉代兄出征,赢得了选举,当选为泰国总理,泰国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他信时代,而英拉会不会代兄记仇也令人担忧!

综合此次泰国政府在对待湄公河惨案时无端指责佤邦的态度上,令人不得不担心此次泰国政府会不会联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利用湄公河惨案再度利用毒品问题对佤邦进行发难?毕竟现在的佤邦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百口莫辩,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因为目前缅甸的局势正处于极度敏感时期,自2009年以来,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极力引诱与拉拢,佤邦不但加以拒绝,而且也要求其盟友不要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拉拢、引诱所迷惑。不但没有派代表参加在泰国举行的“缅甸民族联盟”会议,而且连今年7月美军派员要求无偿援助佤邦武器并帮助佤邦培训部队都被佤邦拒绝。特别是进入9月份以来佤邦一味跟缅甸新政府和解的作法,不但会影响到缅甸某些武装组织的安全与生存,也并不符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对于缅甸局势的期待!因为缅甸的武装组织(特别是作为最大武装组织的佤邦)与缅甸政府当局保持武力对峙的状态,有利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得到更多制衡缅甸政府当局的筹码。佤邦的所作所为似乎已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容忍程度达到了极限!

如果此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利用中国人民对湄公河事件群情激愤的机会,趁机象2002年那样对佤邦进行军事干预的话,中国或许会基于一时的激愤而不得不选择沉默!如果真会如此,那么佤邦将面临高度的危险。

只是作为湄公河惨案最主要的受害国——中国,在举国群情激愤要求政府查明事实真相,缉拿真凶,还受害人一个公道和正义之余,在佤邦政府已发表声明,表态表示愿意配合中国政府调查,并要求中国政府组成自己独立的警方调查组对惨案进行调查的时候,中国政府除了需要严厉督促泰国政府对事件展开调查之外,是否也要派出自己的警务工作组与泰国警方一起共同调查事件?毕竟如果只有泰国警方的一面之辞的调查报告的话,其独立、公平、公正性或许会大打折扣!而如果事实被歪曲或者真相被掩盖的话,那么带来的后果和灾难将是不堪设想的!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期待惨案真相大白于天下的哪一天早日来临!更希望看到亲手了制造湄公河惨案的凶手以血还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