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将军 正文 第十六章 鏖战鲁西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



就在将军们每日热烈谈论各个战场战局变化的时候,7月31日这天,报纸头版刊登出新华社评论《祝鲁西大捷》和晋冀鲁豫解放军获得鲁西南战役胜利的报道。

[新华社冀鲁豫前线三十一日电]刘伯承将军野战司令部顷发表第五号公报,公布七月二十八日在羊山集歼灭蒋军六十六师主要战果如下:俘获师长宋瑞珂、参谋长郭雨林、副参谋长王开石、一八五旅旅长涂焕陶、旅参谋长马用之、十三旅参谋长龙叔平、五五三团团长罗玉胜、五五四团团长李炽生等高级军官以下九千二百二十八人,毙伤官兵五千人,击落飞机两架,缴获野炮十二门,山炮十二门,迫击炮十六门,各种小炮一百零二门,轻重机枪三百六十七挺,手提机枪一百五十八枝,长短枪二千五百十六枝,汽车三十五辆,电台七部,骡马四百二十匹。另在阻击战中毙伤俘蒋军五十八师及三师三千余人,共歼敌一万七千二百二十八人。加上二十二日羊山外围歼灭一九九旅及十三旅三十八团全部六千二百二十四人,整个羊山之战共歼蒋军二万三千四百五十二人。

随后,将军们又读到最新的战报。

[新华社冀鲁豫前线二日电]刘伯承将军野战司令部顷发表第六号公报,公布自七月七日到二十八日,二十一天共完成五次歼灭战,歼灭蒋军九个半旅,六万零一百余人之辉煌战绩。公报称:我野战军为解救黄河南岸数百万人民的生命财产,于六月三十日夜间,从三百里宽的正面横渡黄河后,前后二十一天,完成了五次歼灭战。计七日郓城之战、十日定陶之战、十二至十四日巨野东南六营集之战、二十二日羊山集外围之战、及二十八日羊山集之战,共歼灭四个整师,另一个旅,合计九个半旅。其番号为五十五师部及其二十九旅、七四旅全部,六三师(粤军)之一五三旅全部,三十二师师部及其一三九旅(按已改称一四九旅),一四一旅全部(仅师长唐永良率少数人员逃跑),七十师师部,及其一三九旅(缺一个团),一四○旅全部,六六师师部及其十三旅、一八五旅、一九九旅全部。计毙伤三十二师一三九旅旅长周树棠、六六师十三旅旅长罗贤达以下官兵一万七千一百余人。俘虏五十五师副师长理明亚、七十师师长陈颐鼎、副师长罗哲束、六六师师长宋瑞珂、参谋长郭雨林等将校军官百余名以下四万三千零一十二人,共歼蒋军六万零一百一十二人。主要缴获有:坦克二辆,野炮十二门,山炮五十二门,迫击炮一百零一门,九二步兵炮三门,战防炮十二门,各种小炮六百四十七门,重机枪二百二十二挺,轻机枪一千二百六十一挺,手提机枪四百零四支,长短枪一万三千六百一十九支,各种子弹百万发,汽车五十六辆,骡马二千一百六十八匹,电台四十四部,并击落飞机四架。


训练班里又炸锅了。刚刚还在为国军一年痛失百万大军,损失两百名将军而悲痛的将军们,又遭到一个沉重打击。

“九个半旅,6万多官兵啊!”

“国军为什么又是惨败呢!”

“这仗是怎么打的?”

“刘伯承太利害了,一出手就吃掉国军6万人。”

“我们又要欢迎新同学了。”

训练班里的将军们,好像感到自己又一次被歼灭,又一次被俘虏……

宋瑞珂,生于1907年,山东省青岛市人。1925年1月,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在学习期间,参加了第一次东征。1926年黄埔军校毕业后,留校任第4、5期入伍生团排长。同年7月随师北伐,任国民革命军二十一师六十三团连长,参加富阳、杭州、嘉兴、吴江、苏州、蚌埠、徐州、龙潭等战役与孙传芳、毕庶澄、张宗昌等部队作战。1928年又参加第二次北伐。1931年任十八军十四师三十一旅六十三团团长。1934年任警卫团少将团长。1936年调任预八师少将副师长。在抗日战争时期,曾参加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重创日军精锐部队。1940年任一九九师少将师长,参加枣宜会战。1943年升任六十六军中将副军长参加鄂西会战、常德会战、湘西会战,打击了日本侵略者。1944年任六十六军中将军长。1945年9月抗日战争胜利,他率六十六军进驻武汉,兼任武汉警备司令,并参加接受日军投降仪式。1946年5月,第六十六军改编为整编第六十六师,宋瑞珂任师长。1947年3月开赴中原作战。

宋瑞珂在国军中小有名气,不仅是黄埔三期的优等生,主要是陈诚的原因。早在陈诚当团长时,宋瑞珂就是他的警卫连连长。陈诚当军长时,他又是陈诚的警卫团团长,两人的关系可见一斑了。

宋瑞珂被俘后,马上与他的部下被押往后方,他们渡过黄河,行走在晋冀鲁豫解放区。

一路上,宋瑞珂神情沮丧,他的脑子乱极了。

这次赴鲁西南参战,他一直想打出个样子来,为前几次作战不利挽回些面子。他毕竟是蒋校长的得意弟子,更是陈诚长官亲手栽培提拔的。宋瑞珂处事谨慎,带兵有方,他的六十六师是国军中的嫡系,战斗力是很强的。

此次进军鲁西南,刚与刘伯承交手,其他几个师就土崩瓦解,只有宋瑞珂坚守在羊山集。

整个羊山集笼罩在共军的炮火中。这天,他突然收到蒋校长的电报,校长已经亲临开封指挥作战,让他非常吃惊。校长告诉他,刘伯承共军已经倾巢出动,命他“固守待援”,吸引住共军,国军方面已有10个师,从四面八方向羊山集驰援。国军要将刘伯承合围在鲁西南,聚而歼之。

宋瑞珂领会校长的作战意图,虽然被共军团团包围,但是他并不慌张。宋瑞珂重新调整了部署,他要与共军决一死战。

鏖战数日,双方伤亡惨重,羊山集却依然稳如泰山。

连日来,宋瑞珂的兵员、弹药消耗巨大,援军却遥不可见。他率领官兵们顽强的坚守了12天,给共军大量杀伤。最后打到弹尽粮绝,再也无法抵挡共军潮水般的攻击,宋瑞珂只得下令放下武器,成为共军的俘虏。

宋瑞珂不解的是,他的部队打的非常顽强了,可共军比他更顽强。他不得不承认,共军的作战意志,指挥,战斗作风远在他之上。作为军人,他钦佩刘伯承和他的将军们,他尊重冲锋陷阵的官兵们,他输的心服口服。

在离开羊山集的时候,宋瑞珂面向东南,心中念着:校长,学生竭尽全力了!陈长官,属下惭愧啊!


一路走向俘虏营,宋瑞珂已经想到了结果。共产党不会饶恕他的,羊山一战他大量杀伤了共军,这是一。中原围攻李先念共军时,打响了第一枪是他,这是二。国民党的嫡系,陈诚系的骨干,这是三。还有……

宋瑞珂一行长途跋涉来到漳河边的训练班。安顿下来,就不断有人来看望他们。看到这里有这么多国民党将军,宋瑞珂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