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外传 第三十六章(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训练场上,战士如火如荼的身影把寒气未过的早春增加了热量,雷震霆一大清早就在看一群战士打靶,他们在训练在可见程度很低的恶劣环境下射击。雷震霆一直这么看着,看到自己的腿也发僵。

“大队长,现在这么冷,您还是回办公室吧。”陈风领着另一队兵训练经过,他注意到自己集合的时间雷震霆就已经在那站着了,到现在为止,雷震霆起码站了半个钟头,他姿势都没换过。

雷震霆看是陈风,看看徐青林领着继续训练的队伍,视线重新回到靶场上,看着一队兵在尾声中下去第二拨上来,他的声音略显沧桑但很有力:“换装的九五,我看着不少战士不太适应啊。”

陈风一看是这事,顿时放松了不少,说:“之前我们的训练都是按照八一枪族的优势训练,九五在设计和理念上都是一个大的突破和创新,不适应是当然了。”

“换枪的时候有的老兵抱着淘汰的枪支嚎啕大哭,那种心境只有我们能理解啊。”雷震霆看着一个战士一发命中靶心。

陈风看看雷震霆的表情,说:“有感情了,但是要进步就要换和改,没办法,大队长看到的是不舍的战士,没看到新装备派发下来的兴奋。”陈风斗胆的说。

雷震霆看了他一眼,说:“我能看不到,之前说换我自己就在办公室高兴了好几天,不过换下来之后才发现我们的很多训练方式也要跟着换啊。”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换拨的士兵准备好,他走下去,陈风惊讶了一下,但也是跟了上去。


雷震霆下去之后,带队的队长明显是才发现大队长今天竟然早早的来到训练场,他没有因为这个表现出过多的举动,简单的敬礼,手下的兵没有任何举动,好像止水,好像这个插曲没有发生过一样。雷震霆回礼,来到待击位上,他拿过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兵的枪,看看远处小的常人看不清的靶纸,现在的可视条件还不是很好,在这种环境下射击本来就是一种挑战,何况用的还是那种特制靶纸。

“靶纸小了很多,特意安排的?”雷震霆明显是在问旁边的队长。

队长笔直的站着,说:“报告大队长,是的。”

“为什么?”

“因为这样能减少在实战中的失误率。”

陈风看看靶纸,的确小很多。雷震霆本来还用一种心静平和的态度摸着手上的枪,下一秒突然抬起来,他在看向靶纸的时候瞄准和扣动扳机在同一时间内进行,不到一分钟,他打光了弹夹内剩余的子弹,然后他放下枪,看着夜幕中依稀可见的靶纸。

陈风佩服的看着,那个队长也张大了嘴巴看着,听着报靶员传来的近乎完美的成绩。特战基地的人都不是凭一张嘴皮子上下一动就能混饭吃的,但是对于尚不习惯九五全部特性的战士来说,雷震霆并没有专门的训练,而且他以前肯定没有这么多次接触九五,他今天的表现让所有人拍案叫好。


“大队长,厉害。”那个队长不知说什么好了。


“要注意变,要注意换。你们要摸透新装备的所有特性,不能老用以前的套路来套新装备,枪不是你们的工具,它是你们身体的一部分。”

“是!”队长敬礼,那动作不像是一个血肉之躯能有的坚硬。

雷震霆把枪交还给刚刚的那个战士,陈风注意到战士们如止水下面爆发的是火一样的威力,他跟着雷震霆离开,两人再次回到坡上的时候枪声又一次密密麻麻的有序响起来,雷震霆这次没回头看。

“训练去吧,把你落下的补上。”雷震霆摆摆手示意陈风不要跟上去。

陈风敬礼,掉头就跑,跑了几步远的时候忽然停下来回头看去,早上的朝阳中,他发现雷震霆的背影有些苍老,他咽回想说的话,回过头继续往前跑。


护士看看躺在病床上的陈露,她把准备好的药拿过去,想叫醒陈露的时候陈露自己醒过来,她看到白茫茫的一片的时候愣了一下,看到一个穿着护士装的人出现在病床前的时候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醒了,把药吃了。”护士拿过一杯水。

陈露看看护士,把药放进嘴里干吞下,没用水。

护士愣了一下:“那样吃药不好。”

陈露头开始疼起来,她隐约记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她去找刘经理,竟然意外的看见刘经理在包房里和几个手下跟几个小姐亲密的玩着,她上去质问他的时候,刘经理刚开始说只是玩玩,心里还是喜欢她的,然后刘经理指给她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中年男人,要求自己好好伺候他。刘经理嘴里说出这种话就不是一般的接待方面了,她受不了的撂下他们就走,在门口的时候他看着自己伤心的离开,然后竟然没有派人跟过来看看,原来自己不过就是一个玩偶,愤怒加上伤心让她想找个地方发泄,她来到一家规模较小的酒吧买醉,之后几个男人上来,再往后的记忆就十分模糊了,只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于晴。


“小姐,小姐,哪儿不舒服吗?”护士把手在陈露眼前晃了晃,刘坤眨几下眼回过神。

“没什么,谢谢你。”刘坤拿过护士手上的水杯喝了些,温热的水温正好,嘴里瞬间感觉很舒服,口干火燎的感觉也没了,意识也清醒了一些。

“昨天谁把我送过来的?”陈露想起最重要的事。

护士看看时间,说:“昨天晚上我值班,是个穿着军装的女兵送你过来的。”

“哦,”陈*点头,继续说,“她叫什么名字?”

护士摇摇头:“不知道,看着挺和善的,还有个男的也是当兵的。”

陈露明白了一些,她猜出差不多是谁了,她从床上下来,护士惊讶的看着她,说:“你昨天饮酒过量,还吃了些摇头丸之类的精神性药物,需要观察一天。”


陈露一下地就感觉天昏地转,她适应一些,抬起头的时候脸就有些苍白,她不解的问:“什么药?”

“大麻之类的。”护士如实说,她看出了陈露脸色的苍白:“以后上这些地方注意点,要不是昨天那俩当兵的送你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陈露谢过护士的好意,执拗的走出病房,她脑子乱的很,需要一个能让自己安静的地方,医院明显不是这样一个地方。她打了辆出租车回到昨天的那个酒吧,差点还给司机指错了路,而且她身上的酒味没消,下车的时候司机不满的摇摇头。

她找到自己昨天停在那里的车,抬头看看酒吧的招牌,这种酒吧白天生意很冷清,陈露都惊讶自己昨天慌不择路怎么找到这么一家,门口一个侍应明显是认出了陈露,陈露赶紧打开车门钻进去,她还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有多激烈。

车开了不到五分钟,自己的手机想起来,她在路边停了,拿起电话发现是陆浩洋打来的:“什么事?”

“你昨晚上哪儿了?”陆浩洋平淡的问。

陈露说:“去酒吧了。”

“刘经理找你呢,你赶紧回来吧。”陆浩洋明显一传话的。

“他找我干什么,我死了关他什么事?”陈露激动起来。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淡淡的说:“回来再说。”说完那边就挂断了。


陈露气的狠狠把手机扔在副驾驶的座椅上,她趴在方向盘上哭起来,她什么都不是,她以高建死了还有刘经理爱她,可是昨晚发生的一切证明自己只不过也是刘经理手中的一个工具罢了,只是自己这个工具他常用罢了。她在哭泣中想到了很多,她的家人,高建叔叔,自己不配叫战友的战友,她甩甩脑袋,不,现在自己是陈露,是组织的关键领导人物,只有这么做,她才能报仇,才能让该有的人付出代价,但是之后又能怎样呢?她很少考虑过这个问题。


于晴打开自己的柜子,从一个行李箱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一个改装的暗层,一般人不会想到哪里会有那么个隔层,她从里面掏出一个硬盘,拿出一些小工具拧开硬盘盒,将里面的盘片拿出来,然后放到另一个硬盘里,这一切做的干净利落,之后于晴把那个假盘放进隔层,她要做出行动了,经过了这么些,她早就应该有所行动了。

她来到陶思然的办公室外面,敲门的手放在上面,这时她还在犹豫该不该进去,许久之后,她手上的动作落下来,她有些泄气的按照来的路往回走,但就在这时她想到了刘坤,想到了牺牲的战士,她决定返回去,这一次,她的手成功的落在门上。

“请进。”是肖丽娟的声音。


于晴推门进去,肖丽娟看到于晴之后先是愣了一下,之后马上起身迎接,她笑嘻嘻的说:“你可有时间没来我这了。”

于晴被她迎进去,坐在沙发上,她看看办公室里的布置,不知该不该说出口。

肖丽娟也看出了于晴的不对,以往于晴是不会对办公室的环境产生兴趣的,她有些奇怪的问:“我这怎么了?”

“你办公室被装窃听器的几率多大?”肖丽娟就算是把全世界的电脑塞进自己的脑子里也不会想到于晴会来这么一句。

“你什么意思啊?”肖丽娟不可思议的问,她本来挨着于晴坐着,因为突来的惊讶拉开了一些距离。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于晴尽量让气氛缓和下来,因为她知道往下才是最紧张的地方。

肖丽娟站起来,说:“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就算超出了我的能力,我也能分析到。”她没有夸口,当年刚毕业的时候就因为超强的电子技术而参加当年的中外联合军事演习并表现优异。

于晴也站起来:“你确定?”

“我实话告诉你,刚刚我检查完电子信号侦测仪,在我周围至少五百米,没有窃听设备我找不到。”肖丽娟自信的说。

“那就好,”于晴坐下,她看着自己的鞋尖,现在她能面对的只有这个了,“数据在我手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