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漫卷狼烟 正文 第二十三章 露风声童言无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0.html


按照警察署的分工,新一轮的调查工作,每四个警察为一组,只负责调查一个重点嫌疑人,但每个警察必须各司其职,单独行动。钟福财的调查对象依旧是任丙章,他翻来覆去地左思右想,前五天的调查我已经费尽周折,有所突破,并取得了连警察局都比较满意的成果,这次我就更不能按常规出牌,必须曲径通幽,出奇制胜。等散会之后,他就骑着警察署的骑马,连夜去了团山子的潜龙道观,向青云道长借来了一套道士的行头。第二天便乔装改扮成一个化缘的道士,身背褡裢,手执拂尘,人五人六地直接来到了老平台子的任丙章家,想要正面接触任丙章。

任丙章家住的也是两间草房,青枝绿叶的柳条杖子夹起的农家小院,正南临街虚掩着两扇用木板钉成的院门,钟福财直接推门而入,来到房前轻轻地敲了几下外屋的房门,口称道号:“无量天尊,贫道自远方而来,云游天下,为修功德,到此化缘,请问屋里可有人在吗?”

只听屋里传出一个老太太苍哑的声音:“道长,前来化缘,是件好事,我老太婆是个睁眼的瞎子,房门没插你自个开开进来吧。”

钟福财拉开外屋的房门走了进来,里屋的房门没有关,又直接走进了里屋。只见南炕的炕头上坐着一个干净利索而又双目失明的老太太,断定此人必是任丙章的母亲,一时有点儿动了恻隐之心,可又一想自己的任务在身,赶紧说道:“无量天尊,老人家,贫道给您问安了。”

老太太哆哆嗦嗦地转身下地,摸索着来到北炕的炕梢,打开装米的口袋,舀出满满一碗高粱米,递了过去,说道:“道长,您能到我们这样的穷人家来,那是看得起我们,真的不好意思,我老太婆没有钱财给你,只有这家里常吃的高粱米,道长要是不嫌弃,就请你收下吧。”

钟福财接过老太太递过来的高粱米,重新又倒回了口袋里,说道;“老人家,您老也不容易,贫道绝不忍心收下您的米。”本来他以为任丙章会在家,也精心设计好了一套说辞,可现在面对一个白发苍苍而又双目失明的老太太,他真的有些不忍心欺骗一个心地善良的老人家。

老太太重新上炕盘腿坐在那里,说道:“那也好,道长,箱盖上有热水,你自己倒一杯喝吧,坐下来歇歇脚,天大早的,别忙。”

钟福财答应一声,放下肩上的褡裢,坐在北炕的炕沿上,投石问路试探着说道:“老人家,从您老康乐慈祥的面相来看,如果贫道没有猜错的话,您肯定是和独生的贵子在一起相依为命,并且他很听话很孝顺,只是乐于交朋好友,经常出门在外,使您老有点儿放心不下。”

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道长,您可真有眼光,我这个儿子哪样都好,就是三五成群的朋友太多,有时喝完酒又好打个抱不平,我真怕有一天闹出什么乱子来,三十多岁了还没娶个媳妇,我更有点儿放心不下。这不,刚吃完早饭,就去西沟子沿了,说是天黑前准回来。”

钟福财故弄玄虚地说道:“老人家,不瞒您说,贫道自幼出家,跟师傅学过麻衣神相和易经八卦,此次谨尊师命下山化缘,一则是为了筹集善款,重修道观;二则也是为了给心诚则灵者指点迷津,消灾解难。无量天尊,贫道回报芸芸众生,只求功德圆满,只为广结善缘。”

老太婆惊喜地说道:“原来如此,道长还是个世外高人,如果道长不嫌麻烦,我老太婆倒有一事相求,想请您给我儿子算算前程。”

钟福财爽快地应承道:“老人家,要想知道您儿子的前程,贫道不须排列香案,不用掐指细算,只要您老亲自点燃一炷檀香,贫道仔细看看香路,便可断个一清二楚。”说着,便起身从箱盖上拿过一炷檀香、一尊香炉、一盒洋火,一一摆放在坐在南炕炕头上的老太婆面前。

老太婆信以为真,摸索着哆哆嗦嗦地把一炷檀香插进香炉,然后接连划着几根洋火,才好不容易地点燃了插在香炉里的那炷檀香。

一时间屋子里香烟缭绕,气氛显得有些神秘。钟福财站在地上面对香炉,口中念念有词:“无量天尊、无量天尊、无量天尊……”此时钟福财的心里非常矛盾,感到这样对待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太太,实在有点儿缺德,于是心里默念:“有愧我心、有愧我心、有愧我心……”

忽然,钟福财煞有介事地说了句:“呜呀,不好。”把老太婆吓了一跳。他接着说道:“从香路上来看,瑞气黯淡,晦气笼罩,您老虽然红光满面,但也是印堂发黑,阴气环绕,请恕贫道直言,此乃可是不久就要太岁当头、白虎坐堂、龙离大海、凤无归巢的不祥之兆啊……”

听钟福财云山雾罩地这么一玄乎,老太太似懂非懂,大惊失色,急切地问道:“道长,此话怎讲?请您不必隐瞒,可以对我直言。”

钟福财故作十分关切地安慰一句:“老人家,您先不要着急,待我仔细看来。”稍停片刻,便又高深莫测地接着说道:“晦气当道,阴气上升,香烟忽隐忽现,香火忽暗忽明,香味邪气太重,香路摇摆不定,以香火所燃的高低为序,第八支香头不息自灭,贫道据此推断,贵公子如有临头大祸,也是他在八天之前的晚上,就已经亲手种下了恶果。只是贫道现在不知,贵公子那个晚上究竟做些什么,根本无法破解。”

老太太想了想,心里“咯噔”一下,钟福财说的这番话,和事实相符不由她不信,于是更加不安地说道:“道长,您真是个神人,说的一点儿没错,那天晚上鸡叫头遍的时候,我儿子才回来睡觉,但干什么去了,他也没说,我也没问。您看这得咋办,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钟福财装模作样地说道:“老人家,破解之法贫道很多,可这消灾解难也和治病救人一样,只有摸准病情的来龙去脉,才能对症下药妙手回春。必须根据贵公子这些日子特别反常的一言一行,贫道有个基本判断,方能帮助您老人家趋吉避凶,消灾解难,还请您老好好想想。”

老太太刚要开口,可是张了张嘴,又摇了摇头,似有不便于对外人道的为难之处,寻思了半天,迟迟疑疑,犹犹豫豫,又不想说了。

钟福财看出老太太的意思,赶紧趁热打铁,火上浇油地说道:“老人家,您要是有为难之处,还是不说为好。不过贫道既然看出,就得实言相告,据贫道从香路判断,贵公子百日之内必有牢狱之灾,告诉他遇事还是谨慎小心为妙。老人家保重,贫道不再打扰,这就告辞了。”

因为当时上了年纪的农家妇女大都比较迷信,所以老太太对钟福财的话深信不疑,一听这个道士要走,也是为了消灾解难,赶紧只好实话实说:“好吧,道长,既然你有这份好意,那我也就不想瞒你。那天晚上我冻着了有点头疼发烧,等儿子回来的时候也没跟他说话,他可能以为我睡着了。就听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小声说:‘妈的,这个仇总算报了’,我问他什么仇报了,他支支唔唔地说是跟别人打仗的仇报了。”

钟福财暗自笑了笑,神乎其神地说道:“老人家,您刚才的一番话,主要是落在一个仇字上。仇,起源于对方之行,困惑于自己之心,若同报字相合,便是施之以自己之心,加之以对方之行。清心方可寡欲,无欲才能则刚,只有做到清心无欲,才能聚拢阳刚之气。只要阳气回升,晦气自退,阴气无形,邪气更没藏身之地,自然也就化险为夷。”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事先在道观讨来的一道咒符,递给老太婆接着说道:“老人家,这是贫道给您的一道咒符,请暗藏于贵公子睡觉的炕席底下,您在百日之内千万不可声张,贫道保证贵公子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老太太接过咒符,十分感激地千恩万谢。钟福财也深感愧疚地客套一番,直到一炷香烧完,他才脚步迟缓而又心情沉重地告辞而去。

是的,就凭厢黄三屯案发的当晚,任丙章鸡叫头遍才回家,就凭任丙章回家后自言自语的那句话:“妈的,这个仇总算报了”,就完全可以断定,纵火、杀人、枪击案的罪魁祸首实属任丙章无疑。离开任丙章家,钟福财的心情很复杂,刚才虽然唱了一出瞒天过海的好戏,可他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反而感到有些羞耻和罪过,有点儿愧疚和自责。因为他刚才面对的是一个白发苍苍而又双目失明的老太婆,是一个上当受骗而又心地善良的老人家,是一个没了儿子就要走向沿街乞讨的老妈妈。想着想着,眼圈里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他心里暗自骂道:任丙章啊任丙章,你小子也不是个好东西,要报仇也得等给你老娘养老送终之后啊。算了,骂也没用,什么升官发财,什么立功受奖,我钟福财也是父母所生,父母所养,我的心也是肉长的。就是回家种地,也不能丧尽天良。想到这里他找个没人的地方,脱掉道士的行头,换上自己的便装。

就在老平台子钟福财碰到了瘦猴警察,两个人要去小铺吃晌饭的时候,路边有两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说的几句话,引起了他俩的注意。

只见个头儿高一点儿的小男孩儿小手握着一支木头做的玩具小匣枪,瞄准个头儿矮一点儿的小男孩的小胸脯,像模像样地说道:“站住,不许动,动就打死你。”个头儿矮一点儿的小男孩儿也不示弱,把小嘴儿一撇,满不在乎地说道:“哼,你那是啥破枪,木头做的,是假的。我爸有两支真枪,铁的,瓦蓝瓦蓝的。”个头儿高一点儿的小男孩儿收回手里的小木枪,也把小嘴儿一撇,有点儿不信地说道:“你吹牛,我看见警察狗子和地主老财儿才有枪,你爸和我爸一样儿,都是扛大活的,哪儿来的枪?”个头儿矮一点儿的小男孩儿一拍小胸脯,小模样儿很认真地说道:“真的,我没唬弄你,唬弄你我是小狗崽儿,我爸说,那枪是他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在西大甸子掏老鸹窝,碰巧给掏出来的……”

听到这里,瘦猴警察赶紧凑到跟前,掏出两个铜板递给这个小男孩儿,满脸堆笑亲热地说道:“小朋友,这个给你俩买糖吃。我想买你说的那种铁的瓦蓝瓦蓝的枪,只要肯把枪卖给叔叔,我绝对不会骗你,可以给你爸好多好多的现大洋,你能告诉叔叔你爸叫什么名字吗?”

个头儿高一点儿的那个小男孩儿小手儿往院儿里一指,说道:“那就是他家,他爸叫李仁才。”个头儿矮一点儿的这个小男孩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你嘴快,谁让你说的。”接着对瘦猴警察说道:“我不认识你,不要你的钱。”说完,撒小腿就向院儿里的两间草房跑去。

瘦猴警察揣回铜板,转身向钟福财说道:“福才,既然咱俩都碰上了,走,进去看看。”钟福财点点头,两个人一起来到李仁才家。

三十多岁的李仁才正在家里歇晌,刚和老婆一起吃完晌饭,就听小儿子跑回来告诉他说有人要买枪,一想不是好事儿,心里有些慌张,这才后悔不该弄回这两把破枪,接着一看两个陌生人走进来,显得有点儿不知所措,急忙站起来心神不定地问道:“两位,请问你们是……”

瘦猴警察亮出证件给对方看了看,严厉地说道:“我们是双城县警察局第五区警察署的,正在调查一起重大案件,你就是李仁才?”

李仁才顿时被吓得心里“怦怦”直跳,两腿有点儿发抖,脸色有些发白,点了点头,连声答道:“是,是是,我,我就是李仁才。”

瘦猴警察直截了当地说道:“那好,经我们警察署调查得知,你小子手里藏了两把短枪,是从哪弄来的?快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

李仁才哆哆嗦嗦地双手扶着炕沿上了北炕,站起身来把手伸到了搭在棚杆子上的板棚上。瘦猴警察和钟福财也拔出了腰间的短枪,眼睛紧紧地盯住李仁才不放。只见李仁才两手在棚顶上摸了半天,才拎下一窝用麻绳捆好的破茓筒子,从里边抽出一个黄褐色油布包,递了过去。

瘦猴警察把自己的短枪插在腰间,接过来一层一层地打开一看,只见里边包着的是两把德国造的镜面匣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瞪了一眼单手扶着炕沿跳在地上的李仁才,厉声问道:“这么好的匣枪,你到底是从哪弄来的?只要你小子给我实话实说,我们是不会难为你的。”

李仁才不敢隐瞒,只好如实地说出了他得到这两把短枪的经过。钟福财听后心里大吃一惊,暗想,看来这回任丙章是在劫难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