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希努尔西装存在问题,维权未果陷僵局

“新郎希努尔:实在本色铸就民族品牌”这是新郎希努尔董事长王桂波宣扬的理念。现实中也曾做到了这一点,还记得1995年的退赔事件吗?

一个顾客气愤地把一批线缝没有对整齐的西服摔到王桂波面前后,王桂波立刻召集全体员工开会,当着大家的面,把价值50多万元的不合格产品顷刻间化为灰烬。王桂波说:“我决不允许一件不合格产品出厂。”这一把大火在员工心中烧出了质量是企业立身之本的责任意识,也在消费者心中点燃了信任的明灯。

中国服装网中报道的王桂波指出消费者的需要就是产品服务的指南针,要求企业处处想顾客所想,急顾客所急。一次,王桂波在河北的一家新郎希努尔专卖店遇到一位挑选结婚礼服的小伙子。因为没有适合自己的尺寸,小伙子遗憾不已。王桂波当即让专卖店的人量好尺寸,连夜传回公司定做,在结婚前将西服送到了小伙子手上。王桂波回到公司后立刻推出了个性化订单服务,为消费者量身订做,不增加任何费用。为此,公司专门投资了近千万元买相关设备,提高自动化水平。现在,新郎希努尔50%的订单来自定做,仅此一点就超越了国内很多同行。

在大众心中,这个近20载,为顾客着想急顾客所急的品牌已经成为了一座不倒的丰碑。但最近《济南即时报》报道,纪万昌:所购新郎希努尔西装用料标识与权威检验不符。目前已把与新郎希努尔男装的维权交涉“提上了日程".


职业打假人纪万昌简介:一张光盘“讨说法”走上打假路


纪万昌职业打假人,11年来打假上千次。出生于1973年的纪万昌是内蒙古人,现生活在济南。2000年,朋友给孩子买的光盘里面竟然有不健康内容,他拉上朋友一起到商场“讨说法”。这张光盘不仅让商场付出了双倍赔偿的代价,也把纪万昌带上了职业打假的维权道路——— 他开始在一些大商场购买假冒伪劣产品,然后提出索赔。

纪万昌在接受《济南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打假维权是我的谋生手段之一,但自己的行为并未超出法律法规范畴。”

而且他认为自己的行为并非是敲诈勒索的行为。他被质疑是敲诈是回应说:“这关键要看我维权行为本身是否合法。买到假冒伪劣商品后,一开始我会和商家先行协商,提出索赔金额,对方可以答应,也可以拒绝。若协商不成,我再通过消协、工商或司法途径索赔,甚至邀请媒体给予曝光,这都是法律赋予一个公民的正常权力,但在商家的眼里,类似行为就变成了敲诈勒索。”


纪万昌打假新郎希努尔,协商未果陷入僵持

2010年12月1日,纪万昌在泺源大街新郎希努尔男装专卖店买了20套“新郎希努尔”休闲西装。因其用料标识与权威检验不符,提出除货款外赔偿10万元的维权要求。新郎希努尔方面对外称,认为职业维权者索赔10万太高,协商进入僵持。

6日,在纪万昌的维权工作室,他向记者展示了购买的“新郎希努尔”休闲西装实物、购物发票及权威检验部门出具的检验报告。

记者看到,在该件新郎希努尔休闲西装的领口标识上标有:面料95%羊毛、5%羊绒,里料100%涤纶。纪万昌出示的中国商业联合会轻纺商(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检验报告中,实测数据为:面料99.6%羊毛、0.4%聚酯镀膜丝,里料54.9%涤纶、45.1%粘纤。“用成本低廉的原料代替了部分高价原料,属于欺骗消费者。”纪万昌告诉记者,近期,他已与新郎希努尔集团及其泺源大街销售方取得联系,要求给予经济赔偿,并要求新郎希努尔方面召回全部同批次产品,并通过媒体公开道歉。

新郎希努尔西装存在问题,维权未果陷僵局

新郎希努尔西装存在问题,维权未果陷僵局

以上为购买的“新郎希努尔”休闲西装实物、购物发票及权威检验部门出具的检验报告。


厂商确“打假”属实,赔偿未成共识


6日下午,新郎希努尔集团相关负责人李先生接受告诉记者,纪万昌反映的情况确属实情。

李先生称,该批次新郎希努尔休闲西装在用料上存在问题,但是粘纤材料比涤纶高级得多,价格更贵。纪万昌要求除货款外给予赔偿10万元,他开口要价太高,新郎希努尔方面不能接受。

“后来,纪万昌给出总赔偿8万元的解决方案,新郎希努尔方面仍感觉要价高,给出除货款外赔偿2万元的赔偿建议。但是纪万昌并未同意,目前,双方陷入僵持。”他表示,“因为没谈成,我们曾建议纪万昌去消协处理。”

1994年颁布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9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纪万昌称,他不会通过消协解决而是自己运用法律武器维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9条中有“退一赔一”的规定,但在不上诉的情况下,他不会采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因为用《民法通则》、《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国产品质量法》等法条对索取赔偿没设置上限,可以比“退一赔一”获赔更多。


打假职业受质疑,打假人称民众维权意识尚浅


据悉,现在社会人士对打假这一职业褒贬不一。针对打假人“知假买假”者是否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界定的消费者的范畴?律师张森表示,现在对此的争议仍较大。一种观点认为,从规范市场秩序的角度来说,不管是不是“知假买假”,这些人买到的确实是有问题的商品,消法就应该保护;另外一种观点认为,消法的目的在于保护受欺诈的消费者,“知假买假”者主观上并没有受到欺诈,本质上也成了一种营利行为,保护这种利益不符合消法的立法目的。“但在具体的个案上,要证明‘知假买假’很难,所以只要是产品确实存在问题,法院大都会支持。”

山东大学社会学学者高洋将这些以营利为目的的“职业打假人”比作“不良商业生活孕育出来的寄生者”。客观上来讲,这些人对于市场的净化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消费者代表。

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敲诈的行为,但是职业打假人们说,这体现了民众的维权意识尚浅。


此次关于新郎希努尔问题西装的打假行动,纪万昌等职业打假人更是毫不犹豫,事实上新郎希诺尔方也承认其此批西装用料确实存在问题。纪万昌面对10万元索赔未果的僵持局面,进而将新郎希努尔男装的维权交涉“提上日程”,无论其缘由为何,对于新郎希努尔的消费者都是一次维权警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