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0月5日上午,泰国境内湄公河金三角区域,中国籍船舶(华平号)、缅甸籍船舶(玉兴8号)上13名中国籍船员被劫杀。逐步判断,船只应该是被毒贩劫持,杀害船员也是劫匪所为。被杀中国船员的遗体7日、8日在湄公河集中出现,大多被蒙住双眼、绑住或铐住双手,死状凄惨。

在泰国境内湄公河流域,劫匪肆无忌惮的虐杀中国船员,完全不把中国人的生命当一回事,当然肯定的是也没有把中国当回事。而从目前披露的情况看,泰国警方也仅是与劫匪简单交火,没有把解决中国人生命安全放在首位。同时,缅甸也对此事不闻不问

中国贵为经济实力世界第二大国,怎么连自己的国民都无法保护。从1998年印尼屠杀我数千华侨,到菲律宾我国人质被杀,再到这次船员被集体屠杀。为什么周边小国都视,中国上邦,泱泱大国如无物。这不仅是人想起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汉朝。

建昭三年(前36年),在郅支单于杀掉汉使臣谷吉并三次拒绝汉朝归还尸骨的情况下,汉朝对盘踞在康居的匈奴开战郅支单于刚开始知道汉兵来到的消息时,本来想逃跑。但他怀疑康居人怨恨自己而作汉兵的内应,又听说敌国乌孙及其他城郭国都出兵助汉人征伐自己,感觉无所逃遁。当时他已经带人出城,思前想后,决定回城坚守,对左右说:“汉兵远来,不能久攻。”郅支单于身披甲胄在楼上指挥,他几十个大老婆小老婆(阏氏夫人)也很英勇,都操弓向汉军射箭。联军矢发如雨,一只箭不偏不倚已中郅支单于大鼻子,几十个夫人也死伤殆尽。郅支单于勉强支持,下城骑马,逃入内城。半夜,木城被联军攻陷,守城匈奴兵向城外大呼,当时还有亲匈奴的万余康居骑兵绕城环行,声援匈奴。黎明时分,四面火起,联军士兵大喊登城,锣鼓惊天动地,汉军推着攻城车攻进土城中。见势不好,康居兵逃走。汉兵攻入内城,到处纵火,联军士兵蜂涌入内,格斗中郅支单于被杀,脑袋为汉兵杜勋一刀割下。此次战役,共斩单于阏氏、太子、名王以下一千五百多级,生俘一百四十五人,投降的匈奴有一千多人。

大胜之后,甘延寿、陈汤给汉元帝发去那封流传千古、扬眉吐气的疏奏: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逼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陷阵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悬头槁于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本文内容于 2011/10/12 9:55:22 被tiantianzaici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