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如何在战略上胜人一筹?



战略上胜人一筹,一直是我党的优势。


1947年底总结华东作战经验,陈毅说:“我们比战术是比不上人家的,如操场动作,内务管理,战斗动作等。我们愈往下比愈差,但愈往上比则愈强。如旅以上战役组织比人家强,纵队更强,野战司令部又更强,到统帅部的战略指导更不知比他高明多少倍。”“一年来自卫战争的胜利,首先是战略上的胜利。虽然我们打胜仗靠同志们不怕牺牲流血的精神和大炮机枪,但主要是靠统帅部、陕北总部、毛主席的战略指导。”这一席话,道出了战争年代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要诀。


有人把解放战争期间毛泽东的讲话与蒋介石的讲话作对比,发现毛泽东一直在关注战略全局,一直在积聚战略力量,一直在运筹各大战场的战略协同,在此基础上形成战略方针、完成战略部署。蒋介石的关注点则主要集中在战役战术层面,盯着一城一地,操心眼前得失,插手部队调动,干预作战指挥;虽然手中掌握巨大资源,最终在战场上一败涂地。


这就是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的深刻论述:“说战略胜利取决于战术胜利的这种意见是错误的,因为这种意见没有看见战争胜败的主要和首先的问题,是对于全局和各阶段的关照得好或关照得不好。如果全局和各阶段的关照有了重要的缺点或错误,那个战争是一定要失败的。”


这是一笔极值得我们记取并一定要将它延续下去的巨大思想财富。

当今中国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我们的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重大成就:2004年经济总量超过意大利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2005年连续超过英国和法国,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2008年经济总量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2010年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收入也由1952年的50美元上升到2010年的4200美元。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一批新的领导者走上领导岗位。他们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可能远远超过前辈,在战略思维的养成和战略全局的把握方面,却未必如此。而他们面对的局面,又比前辈远为复杂。


这种复杂性源于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尚未完成统一的、社会主义的大国,在社会主义处于全世界低潮、西方社会全面主导国际秩序的时候,不依靠任何人、任何集团支持协助,独立走上崛起道路,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也具有非同寻常的困难。


这种复杂性也在于面对今日这个并非公平、并非合理的世界,我们没有采取冷战时期那种黑白分明、东西决裂的对抗模式,而是采取融入的方式,加入了虽然基本上由西方主导、却也给我们带来重大发展机遇的全球化进程。


这种复杂性还在于随着改革开放步伐,过去价值取向单一、利益格局趋同、民众经济状况无显著差别的社会状况已经被打破,差距开始出现、断层开始产生,改革开放前整齐划一的社会,正在裂变为不同诉求的利益群体。


这是我们存在于其中的复杂内外环境。我们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但对完成自身改革艰巨性的认识,对实现民族复兴复杂性的认识,对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国会帮助中国完成崛起、西方国家一直没有放弃且今后也不会放弃“西化”“分化”中国的战略安排的认识,对发展虽然能够解决社会旧有矛盾却也在不断产生新矛盾的认识,不能说已经十分充分。


对“落后就要挨打”我们认识深刻,但对“崛起必遭遏制”思想准备不足;对“发展才能安全”我们认识深刻,但对高速发展带来新的不安全思想准备不足。所以胡锦涛同志特别强调:要以战略性思维和前瞻性眼光规划我国改革发展的蓝图;要树立宽广的世界眼光,进行战略思维和战略谋划;要深入研究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点、难点、热点问题,深入研究我们党长期执政面临的重大问题,深入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发展变化带来的重大问题

我们正在经历前人未曾经历过的大发展、大变革进程。如何在这一进程中提高驾驭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能力,提高通过改变自身进而影响乃至改变世界的能力,这已经成为关系执政党执政能力和执政资格的重大战略性课题。这就是领导同志研究战略问题、建立战略思维观念在今天的重大意义。


战略思维要求从宏观而不是微观、从总体而不是局部、从长远而不是眼前、对深层问题而不是表层问题进行分析、预见、谋划、研判并由此形成战略思想、战略规划和战略决策的思维活动。它是领导者思维能力、思维水平、思维成效的高度体现,也是领导者能力素质的严格检验。


今天我们很多同志都在讲大局,但有些同志所讲的大局,仔细一分析,不过是其任内利益而已。即以自己一任内不出事、不发生问题为目标,资源可以用尽,让后代再去寻找;贷款可以花光,让后人再去偿还。这种以任内利益为最高利益诉求的做法,必然导致以眼前利益遮蔽未来利益、以集团利益超越国家利益。这哪里还是什么“战略思维”,充其量只能称作战术思维而已。


如果我们没有更大的胸襟、更大的视野,在众多内部和外部问题面前仅仅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在战术层面做出应对,那就与共产党人的抱负完全不相符。如果只看眼前、不顾长远,只求近利、不求远功,哪里还有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5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宏伟目标追求?哪里还能够为实现这一目标营造健康稳定的内部发展环境和合作共赢的外部发展环境?哪里还能够有效处理好发展与安全的关系、稳定与变革的关系、富国与强军的关系?

我们今天处于技术改变世界的时代,但也仍然是思想引领世界的年代。胡锦涛同志说:“必须具有很强的战略意识,必须十分重视战略问题研究。”注重研究战略问题,尤其是以国家安全战略问题为核心内容展开研究与分析,就会使我们不但对新世纪中国的安全领域和安全空间有更新认识,更对机遇与挑战并存、发展与风险同在有更深感悟。


对今天中国安全与发展问题的复杂性认识越深刻,忧患意识就会越强烈。而只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和深邃的战略眼光,才能使我们避免在实际工作中以眼前利益遮蔽未来利益、以任内利益替代长远利益、以集团利益超越国家利益,才能像我们的前辈那样,以更大的胸襟、更远的眼光去开创中华民族的未来。


我们过去、今天和未来的成功与胜利,在于首先在战略上胜人一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