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



钟凡挨得最近,当下走上前去,问道:“出什么事了?慌张什么?快说快说。”

黎忠恕不知什么原因,还在转着圈大喊出事了,竟然不回答。钟艺龙和林红香等都赶了过来,他们都让这消息吃了一惊,尤其是钟艺龙和林红香,知道黎忠恕是陪着欧阳砺明一家走的,那还了得?

“出了什么事?你不要急,慢慢说。”

钟艺龙道,“乱什么,都回去,没有个稳重的样子。”

黎忠恕躬身停了下来。

其他人登时都退了回去,钟艺龙回头向钟凡、钟真两人道:“你们也走吧,有事自然会通知你们。”

钟凡大为不满,看黎忠恕凑在老爹面前,低头哈腰的,这太明显了。刚才分明是不想告诉自己,大感无趣,不由哼了一声,欺身向前,照着黎忠恕的屁股便是一脚,把黎忠恕直踢到屋里去了。

钟艺龙吃了一吓,刚想喝骂,钟凡已是拉了钟真的手道:“妹妹,走,让他们慢慢商量去。哈,刚才这一脚,乃是世界级水平,既把他踢到屋里,省的走路,也不伤他分毫,嘿嘿,妹妹,你要不要也试试?。”

钟艺龙阴沉着脸直翻白眼,林红香忙道:“好了,量儿,你就少说两句吧。阿真,和你哥先去吧。”

钟真手指甲狠狠掐着钟凡的手腕,拉着他向外走,走出小院的时候,恨恨的在钟凡耳边道:“刚才你是要打我么?我掐死你。臭哥哥。”

钟凡压低声音笑道:“我打你哪里了?小时我不一样打你屁屁?反了你了。”

一种久违的亲情拢上了他的心头,丝毫不以黎忠恕刚才的喊叫为意。这些日子一来,因着境遇奇变再加上自己对莫名其妙上身的阳罡所引发的后遗症的苦恼,他总是处于一种偏躁狂的状态,折腾不休,指望着快点脱离这种梦魇般的折磨。而今这种兄妹之间亲情袭来,刹那之间,他心里一片宁静,全身心彻底放松开来。兄妹两人勾着手,缓步走在熟悉的路上,体味这那种难逢的感觉。钟凡放松开来什么都不想的心宛若浸润在幸福的海洋,似乎皮肤都被刺激的有一种酥爽的感觉,是那样的灵敏。身上千百个毛孔似乎都有了生机,洋溢着欢快的气息。

这一刻,仿佛这世界上什么都不存在了,又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中。端的是十分的微妙。而“妙灵”两个字突现在脑海,那是在《太息真言素女经》中不止一次提到的字眼,说是妙灵境界,尽在掌握。而这一刻,似乎周身这一切都投影到钟凡心湖那一方天空,一切尽在掌握中。。

突然,钟凡停下脚步,全然不顾钟真又在他的手上、身上狠狠的掐了几下。

因为黎忠恕的声音竟穿过院墙清晰无比的传进了他的耳朵,“老爷,太太,姨老爷家在青蜂山下遭遇土匪,小的等拼死抵抗,还伤了几个弟兄,只救下姨老爷夫妇两人,欧小姐,她,她不幸被土匪抢到山上去了。”

土匪?土匪抢了欧阳梦荷?这话一落到钟凡耳中,不由呆了。

钟真见钟凡发呆,不悦道:“哥哥你怎么了?掐你几下,不至于吧?”

钟凡下意识里问道:“妹妹,刚才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什么了啊?你听见什么了?”

“呃,刚才黎总管,说的话,你没有听到?我怎么觉得好像是他就在我耳边说的呢?”

“他,他鬼鬼祟祟的,我才不喜欢呢。谁知道他又虚炫弄套的做什么?他哪里在这里,不是还在爹娘的房里么?我们刚刚被赶出来的呢。这么远,我哪里能听到?你听见了?真的假的?你耳朵这么好使?还是你幻听了?”

钟凡道:“不行,好像是梦荷出事了,咱们回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没有听见?”心中不由暗暗奇怪,真的是自己耳朵好使了?突又想起,似乎在不经意间,耳朵里常常能听到些细微的声音。而且,最近看东西好像也比以前有了变化,似乎远处的东西变得更清晰了。莫非目力也大有长进?

他抬起头运足目力看去,却见远远的山头上的树叶似乎在摇曳生姿,以为花了眼,揉揉眼睛,再看,满山的树叶好像活了似的,一片片在眼前晃来晃去,同时,小院里面父母和黎忠恕的声音,甚至家里其他人的声音,一齐涌到了他的耳朵,他不由大惊,全然不知早已夹着钟真的脖子紧紧的搂在了臂中。

钟真大急,挣扎了几下,却纹丝未动,眼看就要喘不过起来,情急之下照着钟凡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却如同咬在一块钢板上,唉哟一声,竟然被弹了回来,牙齿大痛,嘴唇都麻木了。

钟凡吃了一惊,所有的一切都消逝了,他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紧紧的搂住了妹妹的脖子,忙松开手,讪笑道:“刚刚我想入迷了,你没事吧?刚才我好像发现点什么,可又说不清楚,等下我和你细说。现在我们去看看去。”

钟真心中其实也是好奇的很,闻听嘟嘴道:“哼,没事,差点让你勒死了。你个臭哥哥,这日子里,古古怪怪,简直不可理喻。嘿,刚才你干嘛一脚把管家给踢飞了?”

钟凡道:“那老小子我看他不顺眼,不行吗?哼,一个人什么样子都行,就是不能势利眼。惹急了我,咔咔,把他咔嚓喽。”心中却暗暗叹息,妹妹刚才这一口,可把他咬回原形了,方才那种耳聪目明仿佛与身畔万物相沟通奇异的境界再也不复存在。

“你就只顾着自己,难道不想想这些日子你做了些什么啊。黎总管怎么也是个头面人物,你倒好,方不是方,圆不是圆的,不知把他们弄晕了多少回,对你有点看法也是正常的。我要是你,就不会踢这一脚,何苦呢。”

钟真一番话让钟凡攫然而醒,是啊,自己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喜得作了一揖,道:“多谢妹妹指点。”


兄妹两人刚携手重返,走进小院,黎忠恕也走出门来,见到两兄妹去而复返,忙躬身道:“少爷,小姐,老奴正要去请你们呢,少爷和小姐这就回来了。老爷和太太等着呢。”

钟凡道:“黎总管,嘿嘿,刚才我不应该和你开玩笑,对不起了。”

黎忠恕差点一屁股坐倒。这些日子无法无天惯了的大少爷竟会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太奇怪了。

“少爷你这样说,老奴可受不起啊。”

“本来就是我不对,道歉是应该的啊。黎总管,我和小妹进去了,你忙。”钟凡拍了拍黎忠恕的后背,拉着钟真走了进去。

屋里的气氛很沉闷。两人默默的坐下。

钟艺龙道:“凡儿,阿真,你们两个来得正好,我要告诉你们,从现在起就不要再出去玩了,凡儿你在后花园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爹爹不会管你。阿真闲着做做女工啦,到后花园找哥哥陪你玩啦,就是不要出府门,听明白了没有?”

钟真要说什么,钟凡拉了她一下,连连点头。

钟艺龙道:“尤其是你,凡儿,我知道你最近很乖,你就再拐点,千万要想着偷着外出玩去。若要违反,我可不轻绕。就是你们母亲求情也不行。我出去有点事,你们都要听母亲的话,明白不?”

“明白。”钟凡道:“父亲,什么事这么忙啊?您老人家才回来呢。”

“生意往来,说了你也不懂。好了,你们两个去吧。”

钟凡眨眨眼睛,这个老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刚刚自己真不是幻听,应该真的是黎忠恕说了些什么,老爹才急着处理的吧?

若真的不是幻听,那就怪了。梦荷表妹一家不打招呼就离开,钟凡虽在父母面前饶舌,其实也不十分的奇怪。毕竟,玉虚子那笔帐,林红玉也有份参与。突然离开倒也有可以解释之处。可刚离开,就遇到土匪。遇到土匪罢了,却又单只把梦荷抢了去,奇啊怪了。

心中一动,找黎忠恕去啊。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