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华尔街”:新一代美国青年反抗资本主义的开始


直击华尔街遭遇大示威 美国面临大动荡?

美国金融中心——纽约华尔街当地时间17日遭遇了一场大规模示威,示威者们扬言要“占领华尔街”。示威组织者称,他们的意图是要反对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以及社会不公正。

中新社记者在现场目击,示威人数至少有上千人,大概是纽约近年来所遭遇的最大规模示威之一。示威组织者预测,最终会有两万人参加这场名为“愤怒日”的示威。

纽约警方不敢怠慢,当天不仅早早将华尔街完全封锁,就连华尔街的标志——铜牛塑像也被完全封锁起来,内外均有众多警察镇守,警车和警用摩托更是遍布华尔街周围,气氛格外紧张。

不少示威者对警方完全封锁华尔街恼怒不已,但尚未与警方发生对抗。记者看到,不少人选择到华尔街的街角静坐,并带来了帐篷和铺盖卷,意欲打“持久战”。

华尔街附近的保龄球草坪(Bowling Green)一时间成了示威者们的聚集地。群情激昂的人们在高喊“现在就革命!现在就革命!”的口号,更有不少人在高呼“要工作!要工作!”

失业率居高不下似乎是触发示威的最主要导火索之一。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最新就业数据,8月份全美30州的就业人数下降,其中纽约州就业人数下降最多,当月纽约州雇主裁员2.2万人,凸显纽约州经济和就业形势不容乐观。

据中新社记者观察,各种左翼组织在示威活动现场颇为活跃,有工人运动组织成员在争取劳工权利,也有社会主义运动组织呼吁“终结资本主义制度”,很多传单上印着拉美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的头像。

一位匿名示威者对本社记者说,要通过这次示威“显示民众的力量”,迫使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吐出他们“霸占人民的财产”。美国新兴的政治保守势力“茶党”更成了示威者的众矢之的。

一位在华尔街示威现场执勤的警察则对记者表明了不以为然的态度,他认为虽然这次示威规模空前,纽约警方也全力应对,但示威本身“成不了气候”,应该“很快平息”。

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则对形势发展忧心忡忡。他表示,示威者有表达诉求的权利,但不能干扰其他人的正常生活。他还警告,如果美国政府不采取有效措施扩大就业,美国国内可能会发生类似于埃及和西班牙的街头骚乱。

布隆伯格还呼吁总统奥巴马能正视就业问题,并采取切实有效的积极措施应对。然而美国的外部社会环境也很不乐观,希腊等地示威仍不断,在波兰举行的欧美财长会议也因当地爆发示威而提早落幕。

布隆伯格作风一向稳健,他的上述言论被视作颇不寻常的表态。如今华尔街的大规模示威,已经让他的预警成为现实,给全美各地敲响警钟。美国的经济形势如此低迷,就业率一降再降,如此发展下去,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席卷美国并非没有可能。

华尔街遭遇大规模示威 抗议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

当地时间17日,数百名美国民众在纽约金融中心——华尔街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治斗争以及社会不公正。

据悉,此次示威活动由非营利杂志网站Adbusters于今年7月发起,并被命名为“占领华尔街”,意在表达对金融制度偏袒权贵和富人的不满,声讨引发金融海啸的罪魁祸首。该活动网站上称:“我们共同的特点是占总人口99%的普罗大众,对于仅占总数1%的人贪婪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

按照Adbusters的原计划,示威人数将达到两万人,但当天抗议民众远少于这一数字。他们也没能如愿进入华尔街的核心地带,警察在他们抵达前,已经完全封锁了纽约证券交易所和联邦厅附近的所有街道。抗议群众最终选择距华尔街约300米外的三一地区安营扎寨,“消除腐败”、“停止削减社福预算”和“贪婪华尔街,纽约人受够了”的标语四处飘扬。

目前美国正在经历经济复苏疲乏期,同时还要面对削减财政赤字的阵痛。该国失业率仍居高不下,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最新就业数据,8月份全美30个州的就业人数下降,其中纽约州就业人数下降最多。

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呼吁总统奥巴马能正视就业问题,并采取切实有效的积极措施应对。他还警告,如果美国政府不采取有效措施扩大就业,美国国内可能会发生类似于埃及和西班牙的街头骚乱。

“匿名者”公报

在2011年9月17日,美国数十个城市约15000多和平示威者汇聚、游行并占领公共广场,抗议美国政府的不公平政策及金融机构的腐败。抗议中心在纽约市的金融区,在那里,和平抗议者们面对密集的、全副武装的本地及联邦警察。逮捕几乎立即开始了,借口是违反了1845年所谓的“面具法”。

那天之后,按计划,多数抗议活动以和平占领公共广场的方式继续。占领中心在纽约。更多的逮捕继续发生。所有这些都是意料中的事,它是进步行动主义的一部分。“匿名者(Anonymous)”很乐意在法庭上挑战这些愚蠢的“面具法”。Guy Fawlkes面具不但将作为我们的运动中自由表达的标志,并且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有权利利用手帕、面具等等来进行匿名抗议。

但在星期二,2011年9月20日,一切都在警方突然发动的闪电般的暴力中改变了。纽约营区那里开始下雨,全副武装的警察展开行动:掀走用来盖媒体设备的防雨布,逮捕独立记者,没收媒体设备,并使用暴力对付并抓捕无辜的和平抗议者。

今年,奥巴马总统及希拉里部长从巴尔干半岛到中东到非洲,在一个国家又一个国家,一遍又一遍地说,和平抗议与占领公共广场的权利是一种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被尊重的权力。他们说得对。这也适用于美国。实际上,更应如此。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美国的警察更加应该部署来保护抗议者——而不是去保护象征美国贪婪与腐败的一头大铜牛。可我们却被这样奇怪地对待,数十名武装警察守卫着这头铜牛,而数千警察却被部署去袭击、抓捕并虐待和平抗议者。

匿名者及全世界的其它网络解放组织及美国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将再也不能忍受这些了。我们将和平地然而强烈地反抗纽约警方的这种警力滥用。我们宣布将在星期六,2011年9月24日正午,在全美几十个城市发起一个全国性的“复仇日”运动。

与9月24日这些全美的抗议活动一起,匿名者及其它网络解放组织将发起一系列的网络攻击,目标包括华尔街、腐败的银行机构及纽约警察局。我们鼓励媒体跟进报道。

我们是匿名者,我们在每个地方,我们是罗马军团,我们从不忘记,我们从不饶恕。

期待我们——匿名者。

“占领华尔街”公报(第5天)

这是来自99%(的穷人)的第5个公报。我们占领了华尔街。

在2011年9月21日,Troy Davis,一个无辜的人,被佐治亚州谋杀。他是99%中的一个。结束死刑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我们中有四人被无根据地逮捕。结束警察对我们的恐吓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最富有的400名美国人拥有的财富超过一半美国人加起来所拥有的。终结财富的不平等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我们发现雅虎撒谎说未把occupywallst。org加入垃圾信息过滤名单。结束联合审查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约80%的美国人认为这个国家走在错误的道路上。结束现代镀金时代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只有约15%的美国人赞成国会在做的事情。结束政治腐败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约1/6的美国人没有工作。结束失业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约1/6的美国人生活在贫困之中。结束贫穷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约5000万美国人没有医保。结束医疗暴利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美国在全世界165个国家中的130个国家中设有军事基地。结束美帝国主义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美国在与全世界打战。结束战争是我们的一个要求。

在2011年9月21日,我们与马德里、旧金山、洛杉矶、麦迪逊、多伦多、伦敦、雅典、悉尼、斯图加特、东京、米兰、阿姆斯特丹、阿尔及尔、特拉维夫、波兰与芝加哥紧紧地团结在一起。不久后我们将与凤凰城、蒙特利尔、克利夫兰和亚特兰大站到一起。我们仍在这里。我们在壮大。我们将一直呆到看见我们的国家和世界走向真正的改变。

你们已打了那么多的仗。你们已为所有的老板工作过。你们流浪于所有国家。你们收获到了劳动与胜利的果实了吗?过去让你满意吗?现在在对你微笑吗?未来许诺你什么了?你找到了一片能让你活得像一个人死得象一个人的土地了吗?这些问题,这些想法,这些主题,为生存而奋斗,人们都将说出来。

“占领华尔街”游行升级 声讨金融机构贪婪无度

美国纽约“占领华尔街”示威进入第二周,抗议者对华尔街的贪婪发出直白的抗议,截至当地时间25日,警方继续重兵封锁纽约证交所大门,并拘捕至少85人。

分析认为,国际金融危机三周年之际,这场游行反映了美国经济困境下加剧的经济、社会矛盾,更表明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府和监管当局推出经济、金融改革措施未孚众望。

一条来自“占领华尔街”的消息(第10天)

这是第10个公报。我们占领着华尔街。

2011年9月27日,我们到金融区的Luxury Night out游行,那里的男女穿着的衣服的价值高于我们一个月所能挣到的,我们看到的车子的价值高于我们一年所能挣到的,然后,他们回到他们许多房子中的一座,房子价值超过我们一生所能挣到的。

占领波士顿不需要用手提式扩音器来使声音能被听到。他们有人民的扩音器。

Michael Moore也是这样,他今晚给我们演讲。

占领旧金山每天都在变得更大。

占领芝加哥被驱散但没有被击败。他们将重新组织起来去占领。

到目前为止,美国至少52个城市被占领或在组织占领。我们横跨至少三个洲(continents)。

就地行动。让你的声音能被听到。

我们正在一个街区一个街区、一个城市一个地壮大。我们将看到这个国家、这个世界的改变,它将比你所能想像到的更快地发生。

美国华尔街游行冲突升级

眼下,对于奥巴马政府来说,可谓“内外交困”。当减赤的预算提案还面临重重考验,一场名为“占领华尔街”的大规模游行示威正在全球金融中心——美国纽约华尔街上演,貌似曾在亚欧一些国家愈演愈烈的民众抗议活动已蔓延至大洋彼岸。示威者高呼“反对权钱交易、抗议两党争斗、恢复工作”等口号,发泄对美国目前金融体系贪婪、高失业率、政府腐败和党派斗争的不满。而伴随游行活动进入第二周,相继有示威者被警方逮捕拘留,一场以静坐、声讨的和平抗议活动已逐渐演变成为示威者与防爆警察之间的武力冲突,紧张局势正在升级。

当地时间9月24日,有80多名极端分子在示威活动中被警方逮捕。据悉,由于警方继续对纽约证券交易所大门实施封锁,所以示威人群只能聚集在纽交所外的街道两侧,矛头指向美国的银行机构。当示威者抵达曼哈顿联合广场时,与防暴警察出现冲突。有现场录像记录了警察将示威者绊倒在地并实施逮捕的全过程。另有录像显示,一名抗议高失业率的女性在没有任何明显挑衅行为的情况下,遭到警方颜料喷雾的镇压。事后,据此抗击活动的发言人布鲁纳透露,周六当天,活动方组织的维持秩序人员至少记录下85起逮捕事件,大多发生在曼哈顿联合广场地区,且警察向示威者喷射胡椒喷雾,他同时指责警方对抗议女性动用喷雾器的举动“十分过激”。纽约警察局发言人保罗•布朗则宣布约有80人被捕,多数人的指控罪名为妨碍公共交通,恣意拦截车辆和行人,也有人因抗拒政府管理被捕。但他表示,无法证实警察向示威群众使用喷雾器的说法。

面对一场和平示威活动已不可避免地演变成示威者与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是美国执政当局敲响的一次警钟,更是美国当前经济低迷,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的真实写照。抗议者的批评主要集中在华尔街无节制的贪婪、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弊病的延续、政府和监管当局的放纵方面,尤其表达了当局对华尔街肃整无力的失望。也有报道认为,美国经济衰退是激发民怨的“罪魁祸首”。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便陷入了外部失衡加剧、国内财政急剧恶化的泥潭。如今面对9.1%的高失业率,越来越多的美国老百姓对前景失去了信心。不过,也有评论认为,媒体对此事件有推波助澜的作用,以致一些示威者完全不清楚他们要进行怎样的抗争。一开始,他们是以反对当前美国糟糕的金融体系为目的,要求对银行业实施救助并进行规范化管理,但不断有更多不满的声音传出,甚至有人开始声讨对1989年9月21日行刑的死囚犯戴维斯的死刑判决,且此次活动并不排除被一些极端组织利用。

自本月16日以来,抗议者便集结在华尔街附近,以纸板箱为屋,以支持者捐赠的披萨等外卖为食,日夜坚守“大本营”。17日,静坐活动升级成为大规模的示威活动,由于警方提前将华尔街周边数条街道完全封锁,示威人群只能涌向附近的保龄球草坪和巴特里公园。1000余名示威者高举各式各样的标语,高呼“我们需要工作,我们需要革命”、“我们代表社会的99%,我们不再忍受1%的贪婪和腐败”等口号,扬言要占领华尔街,将曼哈顿变成埃及的“解放广场”。这场通过互联网发动的示威活动,旨在为陷入危机的美国人寻找一个宣泄对当前政治、经济、民主等诸多不满的渠道。当示威活动进入到第四天时,已有5名示威者因与警方发生小规模冲突而被逮捕,紧张形势从那时起便逐步升级。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日前呼吁奥巴马能正视就业问题,并采取切实有效的积极措施加以应对。

美国华尔街游行活动仍在持续 80余人遭逮捕

中广网北京9月26日消息(记者苏铃)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占领华尔街的大规模示威行动在纽约已经持续了一周,红色的旗帜、愤怒的人群搅动金融中心的宁静,他们的愤怒直指美国金融制度,对中饱私囊的银行家大发“危机财”和两党争论不休而深表厌恶,在脸书和推特的相互传递中,游行活动持续不断,抗议的口号中甚至出现将把华尔街变成埃及开罗广场的声音。今天(26日),纽约警方终于出面逮捕80余人。这场游行会演变成美国的“经济911”吗?

这波席卷华尔街的游行已经持续了8天依然没有结束的迹象,游行者不从属于某个特定的工会组织或团体,但是却自建网站,传递着他们的详细行动目标、口号和募集资金的方式。在这个名叫“占领华尔街”的网站上,参与者明确表示,希望向他们在埃及、希腊和西班牙冰岛的兄弟姐妹学习,用和平示威的方式,唤起美国大众对民主的新追求。他们的口号就是“一个街区接一个街区,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在他们官方网站上最显眼的一张照片似乎诠释了他们的行动精神--画面里一位跳现代芭蕾舞的女性单脚站立在华尔街铜牛脊背上,瘦弱但是坚定。

随着游行人数越来越多,昨天纽约警方终于动用警力逮捕了80人。前方的记者表示,约千人的抗议者挥舞着红色旗帜占领华尔街,这名参加示威的年轻女性说,她周六就来了,还将继续坚持下,而大部分示威者都表示, 他们“代表99%的大众”抗议贪婪、贪腐和削减预算,他们的游行目的是“为了改变而占领”,他们将坚持到达成目标。年轻的游行者带着吉他,带着电影《V字仇杀队》里的面具,似乎表示他们行侠仗义的决心,有人高举奥巴马的画像,奥巴马的脸上却被添了一抹希特勒的牙刷胡,他们的愤怒直指美国金融制度,对中饱私囊的银行家大发“危机财”和两党争论不休而深表厌恶,高失业率、政府、银行,示威者的情绪多点发射,在诸多矛盾中,美国日益加剧的贫富分化是刺激民众反抗的最大因素。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钱立伟:奥巴马政府上来以后虽然说是代表了中产阶级,中下层老百姓的利益,但是从国家为国家经济不崩溃那么经济刺激计划以及其他的一些计划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在帮助华尔街,那么政府付出的几千亿美元的沉重的代价,那么作为另一方面真正受害者对受到经济危机冲击最大的还是美国普通的老百姓,特别是中下层的老百姓,那么我们看到的数据就是说像2010年最新出炉的数据,表明美国现在它贫困人口已经达到50多年来的高点,那么它的贫困率达到30多年来的高点,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同时这也反映出这种不公平。

纽约“占领华尔街”游行升级 85名示威者被捕

中新网9月26日电美国纽约“占领华尔街”示威进入第2周,警方继续重兵封锁纽约证交所大门,示威者只能在3条街外扎营静坐,声讨华尔街企业贪婪。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当地时间24日,过百名示威者试图游行到曼哈顿下城,警方拘捕至少85人,但有示威者称他们和平抗争,警方却过度使用武力,向被包围的示威者喷胡椒喷雾,还有脸上流血的示威者从地上被拉起扣上手铐。

示威者多为大学生,他们高举美国国旗和高呼反企业口号,亦有人要求为上周三行刑的死囚戴维斯讨回公道。当他们抵达曼哈顿联合广场时,警方用胶网围起场地。

有示威者拍下拘捕过程,警方则称大部分示威者因妨碍交通、阻街、行为不检和拒捕而被捕,其中一人涉嫌袭警,有警员肩膊受伤。入夜后再有过百人到示威营地聚集,警方派出大批警员在附近街道驻守。

“占领华尔街”重新发现激进想像

为什么人们占领了华尔街?为什么这次占领,尽管最近受到警方的镇压,但在几天内,它的火花传遍全美,激发起数百人送比萨、钱、设备,并且现在,开始他们自己的运动,占领芝加哥,占领佛罗里达,占领丹佛或占领洛杉矶?

原因非常明显。我们正见证着新一代美国人的反叛、自我主张的开始,这一代人渴望完成学业,却没有工作,没有未来,承受着巨大的不可减免的债务。我发现,他们大多数是工人阶级或类似家庭的孩子,严格地按照别人告诉他们应该做的去做:学习、上大学,然而现在不但因此而受惩罚,还被羞辱——面对着一种被人看作“无赖”、被人指责的生活。

他们想与那些偷走他们未来的金融巨头们商谈,这真的令人吃惊吗?

这正如在欧洲我们看到的巨大的社会失败的后果。这些占领者们是这样一类人,满脑袋都是主意,一个健康的社会能把他们的精力汇集起来以改进社会每个人的生活。但不是这样,他们正用它来想法打倒整个社会制度。

但在这儿,最终的失败是想像力的失败。我们所正在见证的也可被看作是一个最终对话的要求,这个对话我们本以为在2008年时就可进行。在世界金融体系接近崩溃之后,曾有一个时刻,那时任何事看起来都是可能的。

我们被告知的过去十年中的每件事都变成了谎言。市场不会自己运行,金融工具的创造者们不是从不犯错的天才,债务并不真的需要偿还——实际上,金钱自身已成为一种政治工具,如果政府或中央银行需要,数万亿美元的钱可快速地在一夜之间流进流出。甚至连《经济学家》杂志也有这样的标题:“资本主义:是一个好主意吗?”

看来需要重新思考每件事了:市场、金钱、债务的真实状态;“经济”到底是为了什么。但这可能只持续了两个星期。然后,在一个历史上最巨大的精神失败中,我们全都高举双手鼓掌并试图让事情尽可能回到从前的状态上去。

或许,这不令人吃惊。起来越明显的是,在过去几十年中那些控制世界的人真正优先考虑的不是创造一种可行的资本主义形式,而是,让我们全都相信目前的资本主义形式是唯一可能的经济制度,因此它的缺点也与它本身无关。结果,当整个机体崩溃时,我们全都呆呆地坐着。

现在我们已明白的是,1970年代的经济危机从来没有真的过去。它被国内的低廉信贷与大量的海外抢劫蒙骗过去——后者被称为“第三世界债务危机”。但全球南方还击了。“改变全球化运动”最后成功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被赶出了东亚与拉美,正如它现在被从中东赶出。结果,债务危机回到了欧洲与北美,几乎通过完全一样的途径:宣布发生了一场金融危机,任命所谓的中立专家来处理它,然后以“节俭”的名义开始一场抢劫的狂欢。

已经出现的反抗形式看起来也与以前的全球正义运动非常相似。我们看到对旧式政党政治的拒绝,对激进的多样性的同样拥抱,对从下而上的新式民主的同样强调。所不同的主要是目标:2000年,它针对新的全球官僚机构(WTO、IMF、World Bank、Nafta)的空前权力,它们是没有民主责任的机构,它们的存在仅是为了服务跨国资本的利益;现在,它的目标是国家的整个政治阶级,如在希腊、西班牙,以及现在的美国——全是同样的原因。这就是为何抗议者们甚至常犹豫于提出正式要求,因为这可能意味着承认那些他们所反对的政治家的合法性。

然而,当历史最终被写下的时候,从阿拉伯之春开始的所有这些混乱,或将被记作一轮美帝国解体谈判的开始。30年不间断地宣传,嗅出任何看来像政治反对的东西,或将使年青抗议者们的前景看起来黯淡无光;显然富人们已决定夺取尽可能大的剩余战利品份额,而把整整一代的青年人扔给狼群。历史不会在他们一边。

考虑到欧洲殖民帝国的崩溃,我们或许做得好一些。它当然没有导致富人成功地抢走所有的蛋糕(grab all the cookies),而是形成了现代福利国家。我们不能明确知道这一回的结果是什么。但如果占领者们最终设法打破了已被放到人类想像力上的30年的枷锁,如在2008年9月后的那几个星期,每件事将再次被放到桌上来,则华尔街及全美其它城市的占领者们将会对我们做出件最大的好事。

“匿名者”怎样出现在“占领华尔街”

Colbert的刺耳批评及许多博客嘲笑上星期的“无领导”、“无方向”,这些玩飞盘的机灵人到纽约金融区的一个公园露营,“占领华尔街”看上去正发展壮大。从上星期的约200名占领者,至周末游行时,抗议者人数上升到了约3000到5000。媒体观注的数量指数般地增长。

在从埃及人的“一个要求”模式获得灵感后,“占领华尔街”现在发布了他们的“一个”要求的列表,表明了他们的目的。运动的发展已伸展至一个更广阔的基础,包括工会。上星期Troy

Davis被执行死刑也使“占领华尔街”的人数增加,上星期四晚上,Zucotti公园(被抗议者们称为解放广场)的抗议者人数增加到了1500,他们要求结束死刑。

在纽约时报网上仅搜索到4条“占领华尔街”的新闻,纽约时报特别喜欢报道远在十万八千里外的其它国家的新闻,比如中国西藏的和尚、艾未未等等“持不同政见者”,他们眼皮底下几千本国人的抗议活动,他们前些天屁也不放一个,这几天放了几个出来,也是讨论抗议者们如何错误、警察们该如何镇压。

抗议者们谈“占领华尔街”

Paul Harris,卫报网站新闻博 原文:Occupy Wall Street: the protesters speak Casey

O Neill没有后悔。他从几千英里外赶来,放弃了加州一个薪资很高的数据管理员工作,睡到曼哈顿的一个公共广场上,忍受着雨水和越来越寒冷的夜晚。警察每天紧盯着他。

但他很高兴成为了“占领华尔街”抗议的一部分,这个运动已把纽约的Zuccotti公园从一个华尔街人吃三明治的场所变成了一个革命者、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及许多不甘平庸者的营地。

“后悔?不。上帝。不。”他说。34岁。“确实有人对这样做有点害怕。现在很棒。”他甚至很高兴能睡在公园的石凳上。“不错。真的。”他说。

他是这个广场露营中的一员。这个露营看上去很松散但实际上组织程度很高,看起来将很快成为曼哈顿生活中的固定场景——如果警察允许抗议者们呆在那里。

这看起来不大可能了,星期二几个抗议者被粗暴逮捕并带走,其中包括一位女子,最后进了医院。但现在抗议仍在继续,它开始于上周末华尔街的一场游行之后。

抗议已变为一场大规模的反资本主义示威,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与支持。被搞晕的银行家、建筑工人及其它的城区工人每天从这经过,停下来观看并拍照片。有时会有很多值得看的东西。比如今天。Zuni

Tikka,37岁,与几个朋友一起加入了一个露胸抗议。

裸露着胸部站在一个写着“资本主义不行了”的标语旁,她高兴地为旁观者们摆Pose。她解释,不穿衣服,是象征“我买不起衬衣。华尔街从我们身上偷走了衬衣。”

这种狂欢气氛在抗议中很典型。任何希望或害怕出现一场对美国资本主义堡垒进行暴力攻击的人将非常失望。几百名抗议者每天早上和晚上出发,到纽约证券交易所那里游行。

他们吹着喇叭、打着鼓,喊着口号,举着写着“自由市场狗屁不如”与“太大的已失败”的标语牌,在警察设置的路障边,沿着华尔街走来走去,然后返回Zuccotti公园的营地。

在白天他们举办讨论会、非正式音乐会及各种惊人的抗议表演(如裸体示威)。他们欢迎参观旅游者并尽力服从警方的要求。

他们每天举行一次“会员大会”,所有人都可参加对话题或事件的争论和讨论。“这是一种无组织的情形。”Thorin Caristo,37岁,这样说。然而他是尽力使抗议活动组织化的核心成员中的一个。

这场抗议获得了广泛的支持并有一个老练的社交媒体运作。在因特网上有一个直播且在Tweeter上有大量信息存在。全世界的支持者甚至已在附近的一家比萨店下好了订单以让这些抗议者吃饱。订得实在太多了,实际上,一些组织者已叫支持者们停止订比萨因为他们多得吃不完了。现在,许多帮助以钱的形式或——更重要地——以更多的人的形式加入进来。

人们正从全世界捐款,一车车的人们将从威斯康星、加利福尼亚及佛罗里达到来。他们告诉我们:“坚持住。我们要来了!”一个女的从很远的地方来,她叫Bechy Wartell,24岁,一位缅因州的按摩师。她笑着说,“我是一个小商业主!”她刚从华尔街游行回来。

“这里的每个人所在抗议的是这样一种事实,1%的人控制了那么多的财富。我们是社会的其余部分。我们是那99%。”她说。

意见观点表现得范围很广。有的是旅行者,他们把抗议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一些是学生。另一些是工人,如O Neill与Wartell,专门拿出时间来参加。没人知道他们将在Zuccotti公园呆多久。

对很多抗议者来说,事情看起来可能会随着他们的前进而变化。抗议者们的目标也一样。“我们没有一个准确的目标。我们想呆一个月。这是一个大致目标。或会更久。我们想呆在这里直到我们进入一个世界范围的关于金融体制的透明性与可说明性的对话”Caristo说。

一件许多抗议者确实知道的事是他们的准确情报。对每一个谈论世界和平的嬉皮士或想拯救世界的旅游者,另一个人就将指出美国富人的真实税率,或美国最富的400个家庭占有的财富净值和整个国家底部那50%的人的一样。

即使Tikka,当她在一群被迷住的建筑工人们面前摆姿势时,也有意地站到一块标语牌边来表达抗议,那块牌上写着“我不是说来看。我是说来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