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


014 保安团长


从大路上过来一支队伍近200人,押着三十几辆大车缓慢地前进,队伍中间有三个骑马的,为首的一个,中校领章,黄边胸章,洋洋自得,那不正是赵永刚。他也这是意外之喜,原本以为利用假买办的身份结识察省的当权人物,利于以后物资流通顺畅,谁知谈得投机,联想到对方的处境和自己的表现不错再加上身后人物的影响,机缘巧合,居然弄到了一个保安团长,虽说这个保安团粮饷自备,但至少有了一个地盘,有了一个名义,办起事来,会事半功倍。回头再看看押运的队伍,老宋真不错,还派了警卫营一个连的部队护送,挺够意思的,是不是还负有监督和查探的职责就不得而知了。

老宋这么迫切地结交自己,怕也是看中了咱的身后实力,这条线目前是万万不能断的,这是咱的保护伞,什么时候腰杆硬了,才没有顾忌。中原大战后,西北军的余部都集中在老宋手里了,想想也是可怜,原来的四五十万大军如今只剩下这几万人,能不心痛?再说老蒋吞并杂牌那可是出了名的,谁不想多留一条路给自己,多一个朋友帮自己,特别是有实力的外国朋友。发展实力,广结良缘,老宋肯定想通过自己牵线搭桥,联系上使馆的头面人物,为自己壮势,好容易有块地盘得千方百计保住才是,寄人篱下的日子很不好过,这也是自己能快速当上保安团长的原因吧。

在马上,看着一侧胡一刀那个得意样,一直在傻笑,还不时地用手摸摸自己的领章和蓝边胸章,这小子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国军军官吧。虽然这家伙痛恨政府,但一穿上军官装束,还是在心里乐的屁颠屁颠的,国府是正统,这个观念在北方还是深入人心的,这也是党在华北前期工作难以开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胡连长?” 赵永刚有意调教一下,“到,团长。”这小子听到后,立刻在马上身体笔直,端正敬礼“身为警卫连长,不去前面看看嘛?”赵永刚正色道。“是,团长。”便飞马而去。和赵永刚并马而行的那个警卫营连长是一头雾水,暗自纳闷:警卫连也有侦察搜索的任务吗?怎么没听人说起过?反正这是人家的事,自己也不好多说,只是心中腹徘不已,自己是拼了老命才得到一个连长,人家一上来就是团长,虽然那是保安团,好歹也是中校啊!这些民团哪,心中叹了口气,已经对赵永刚的看法大大降低。赵永刚哪知自己一时起意的调教,到让那个连长已然瞧不起,倒是出乎意料。

向前走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了骚动,赵永刚大声喝问:“怎么回事?”话音刚落,就见胡一刀领着彭应风几个人过来了。赵永刚上任的消息早已传了回去并通知家里做好准备。“参谋长派我来引路,并带来500大洋犒赏这些押运的弟兄们。”这些当兵的听到后齐声叫好,西北军几个月看不到军饷是常事,能吃饱饭就不错了。要不中原大战时被老蒋的银弹攻的是七零八落,韩复榘、石友三、庞炳勋几个主力军团倒戈后,西北军彻底失败,冯玉祥下野出走,西北军被张学良整编驻防晋南,年内才到察哈尔。

“团长,文参谋长已经带500弟兄在尚义县城等候,还宰杀一些

猪羊犒劳各位弟兄。”众人听后更是欢声雷动,脚下走得更快了。赵永刚自己听得明白,老文带了大部分弟兄去了县城,以防意外。物资先到县城不去葫芦谷是避免让外人发现。家里还有部分人防守,让他放心。至于犒劳,那是题外之意。

大洋和酒肉的力量还是很大的,很快队伍到了尚义县城。在城门有一堆人看见队伍过来忙迎了出来。为首的几个一字排开,等待接见。按理说保安团只不过是县境内维护治安的,用不到这么大的排场,况且在名义上还是县长的下属,但这些人可不这么想。一是看到文参谋长带来的这伙人个个孔武有力、精明强干,显得实力不弱,这年头有枪就是草头王;二是人家这个保安团长是省主席亲自任命的,况且还有省府秘书长的亲自关照,关系显然不一般,不能等同一般的保安团长,至少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在这个偏僻的穷县城谋个职位,就是有关系也没有人家后台硬,据说人家还和外国人的关系不错,那就更加得罪不起了。洋人那,听说蒋委员长都很敬重的,所以在县里认为有点身份的都争先恐后地出来迎接。

赵永刚见此情景翻身下马,笑眯眯的走到诸人的跟前。老文上前逐一介绍:“团长,这位是县长。” 赵永刚只见一个头戴礼帽,身着深灰中山装的中年人上前一步,手已经伸过来“您好,赵团长,敝姓唐,唐敬轩。恭贺团长荣升。”“哈哈,您好,唐县长,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一定一定,不胜荣幸。”“这位是县警察局长”“鄙人汤和林,见过赵团长,”“这位是县原保安大队长”对方啪的一个敬礼“团座好,卑职叶维道,恭迎团座。”还有商会会长、学校校长、几个名流,一一见面后,赵永刚转身向大家介绍:“这位是29军警卫营的张连长。”张连长敬礼环视一圈。众人的心理又是一阵嘀咕,连警卫连都派出来护送他,显然是关系很密切了。“感谢兄弟一路相送,请,各位请。”一行人来到县城最大的饭庄——丰泰饭庄,众人为赵永刚等人接风洗尘。大家也知道,在这里说的都是一些场面上的话,私底的话得私下说,都是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

最后,赵永刚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众人一下子都安静了,知道团长大人有话要说。“感谢唐县长盛情款待,以后兄弟就和在座的各位一个锅里吃食了,一场同僚就是缘分,赵某人处事的原则就是与人方便于己方便,千万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因为我的耐心很有限。”众人听后一愣,唐县长的脸上也不太自然。赵永刚也没顾忌大声命令:“从即日起,保安团接管城门防务。”转过身像是征询:“唐县长还有什么意见吗?”唐敬轩心里想:你都下命令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就是反对,难道你还能收回成命?自己还得赞成,这是个难惹的主。“我完全同意赵团长的意见,这是保证我县长治久安的好事。”说完带头鼓掌,众人迎合着,赵永刚边拍着手边想:就是想造成这种强势的效果,有宋主席这么大的硬靠还需要对这些人客气,对自己有点畏惧或顾忌,才方便以后行事。

欢迎酒宴过后,赵永刚谢绝了唐县长等人的喝茶邀请,去了保安团团部。团部设在县城中心一家地主的院子里,原住户已经搬到北平去了,这房子花了不多大洋后就被老文买下了。这个院子外墙都是有条石垒成,有大小九套四合院组成,最大的还带有三重内院,共有五十多间房,够用了。

“老文,这团部位置选的不错,辛苦了。”“哈哈,团长,我就是看着这个院子结实、坚固。”赵永刚一笑:“老文,老叫什么团长啊,显得生分。”文家昌很正式地说:“不能这么说,团长,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支部队了。部队就要有部队的规矩,像一个部队的样子,才能令行禁止……”“行了,老文,我说不过你,你爱乍叫就咋叫吧。对了和你说的那个编制表弄出来了吗?”,老文递过来一张纸,赵永刚看到:团长:赵永刚中校,参谋长:文家昌少校,作训参谋陈东阳上尉,情报参谋魏宝吉上尉,后勤参谋肖铁军上尉,政训参谋王正鹄上尉

一营长陆虎少校,二营长安国敬少校,三营长于立斌少校,独立营长张大山少校,机炮营长冯小巩少校,警卫通讯连长胡一刀上尉,副连长彭应风上尉,工兵连长徐亮上尉,卫生队长何小月中尉

“嗯,不错,就按这个报上去吧,宋主席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那带回来的那些东西怎么办?”老文接着问,“发电设备、机床、子弹复装机、炸药制作机和一些重要设备、装备都运上山。隐藏一些实力吧,不要把实力暴露太早,隐蔽的拳头打人才是最狠的。到山上把电台架起来,联系方便。基地由张大山负责。”

“团长,叶大队长在外面等候多时了。”老文在提醒。怎么安排这个大队长也很头疼,这个家伙地头蛇,尚义的情况很熟悉,还不能完全将他抛弃,但重用又不敢。想了一下,有了,预备役。“叫他进来吧。”

“团座。”叶维道笔直的站在地中间,心中忐忑,不知道对方怎么安排自己,自己那点人已被打散,实职肯定是不用想了。“叶大队长。”叶维道急忙说“不敢。”“坐下说。叶少校,我有一个想法,你想听吗?”“请说请说。”“我准备在尚义成立一个保安补充训练营,每个乡再成立一个保安补充训练队,现在还缺一个补训营营长,不知……”叶维道急急说:“我愿意,团座,我愿意。”“这个营长可不好当啊,你要有思想准备。”看着叶营长一脸纳闷,官还不好当么?“补充营要和正规部队一样训练,乡镇的补充训练队也一样。具体情况作训参谋会告诉你的。”叶营长虽然不太清楚,但还是领命而去,补训营长也是官啊,可能会辛苦一些,还是找那个参谋研究一下,努力干活给团座留一个好印象,还会有升迁的机会。

安排好了叶大队长,赵永刚歇了一口气,军事上算是稳定下来了,其他诸如行政、经济、教育、司法等事情还有很多,先不管了,睡觉,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第二天,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人找来了,政训参谋王正鹄过来了。王正鹄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山里武装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县城的保安团,还把原来的保安队吞并了做了团长,简直是不可思议,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他可不认为政府人员那么好欺骗,很想知道赵永刚用了什么手段。

“哈哈,王参谋,你来了,什么事?”赵永刚也猜到了一些对方的来意。“你怎么会突然当成团长了?我很纳闷。”经过几次交流,话说得很随意、直接。“因为我有钱,还有美国朋友的帮助。”还是很疑惑“就这些?”很肯定地回答“就这些。你回去再好好想想这事发生深层次的原因,想好了再告诉我。”对方还在寻思,“对了,这段时间你带警卫连的一个排负责检查军纪。”这个活儿交给他最合适,这个人严谨、认真,不会徇私舞弊。

近期,刚刚进城,官兵们有点眼花缭乱,出现了一些吃饭不给钱、当街打架的违犯军纪的事情,赵永刚听到后大为恼火,把几个当事的主官叫去臭骂了一顿,又踢了几脚。这进城才多长时间,就有这种风气了,一定要刹住这股歪风邪气,整顿军纪。

赵永刚在团部召开了到尚义的第一次军事会议,连以上军官参加。在这次会议上,赵永刚布置了今后的工作,他说:“我们从山沟走到县城,这只是准备抗日大业的第一步。不要以为进入县城,个个挂上了领章,脚蹬皮靴,吃上肥肉,就万事大吉了。开始享乐,开始违犯军纪,放纵自己,这会丧失我们抗日的斗志,丧失这支部队传统。我们以后的任务会更加艰巨,面对的敌人会越来越强大,不要把眼光局限在尚义县,看看察哈尔,看看华北的局势,我们要有这个危机意识。各营各连在执行防守任务的同时,加强训练,每月组织连级规模间的对抗演习,摸索攻防经验,及时总结分析。各部队主官必须亲临第一线,掌握第一手资料。我们目前还很弱小,走精兵之路是必然的,以后准备在各部配备双套指挥班子,培养有综合能力的士兵成为士官,以后扩编时不至于战斗力下降,为以后打大仗做准备。”这次会议遏制了部队享乐主义的苗头,增强危机意识。

这段时间,县里的头面人物也纷纷前来拜访。外面报告唐县长来了。赵永刚急忙起身相迎:“怠慢了,唐县长,不知大驾光临,未能远迎,恕罪。”“哪里哪里,赵团长客气了,我是不速之客。”两人分宾主坐下。赵永刚问道“不知唐县长今日到寒舍,有何指教?”“指教不敢当,就是有几件事和赵团长沟通一下”“请讲。”原来唐县长觉得由于地主收的租金过高,有的达到了80%,农民负担不起纷纷逃亡,土地无人耕种,出现大批荒芜,再有几股马匪的掠夺,更是雪上加霜,导致尚义县今年赋税无法完成,请求保安团协助。

初步感觉这个唐县长还有一点正义感,有点为民请命的意识,但是在这个动乱的年代没有多少实权,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无可奈何。士绅和官僚相互结成了一张大网,想要打破它,还是很难的,触动既得阶级的利益有时反扑还是很猛的,没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往往是撞得头破血流。他这是想和自己合作,利用自己的势力打开僵局,合作可以,但是,主动权必须操在自己手中。

“唐县长,这件事我已有安排。我部下一步任务就是清剿马匪,还境内百姓一个安宁,这件事你尽可放心。至于租子过高的问题,我们再慢慢想办法,急不得,这件事涉及的人会很多,阻力很大。你想减租,无异是从他们的兜里掏钱,他们能心甘情愿吗?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得琢磨一个好点子再动,你说呢?”唐县长急忙点头称是,握住赵永刚的手连说“谢谢赵团长的支持。”急忙地走了。

剿匪是必须的,这也是在计划之内。赵永刚准备把三个营一起派出去,配属特勤队人员,分片清剿,也当是练兵了。至于城内防务,几个直属连足够了。减租这事也得做,党在抗战中有二个政策深入人心,一个就是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另一个就是减租减息,取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特别是农民的支持。抗战要取得百姓的支持,这是粮源和兵员的保证。百姓的生存压力那么大,哪有力量来支持你抗战,所以看机会只能拿那些不开面的地主开刀了。这里是自己以后抗日主要的根据地,必须把老百姓的利益与自己紧紧地捆在一起,才有胜利的希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