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追凶(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黄宏建醒了过来,迅速的在脑子里过滤了一下:“有,有,有。”连忙说着。看着马贵怀疑的眼光,用力点着头,像是在保证一样:“有。”语气很坚决。说着就掏出了手机。

马贵一把夺了过来,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黄宏建现在知道马贵的警惕心,他连忙说着:“马哥,这个手机没事。我们一般一个星期换一个手机,而且,都是无来电显示拨出的。我们平时也得小心不是。”黄宏建这个的确没有胡说,做他这一行的,在通讯工具中的确最为在意隐密性。

马贵挥在半空中,想把手机摔掉的手停住了。但还是,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用这个打,告诉你的人,赶紧到建设路,纬一路路口。那里有个市政工程临时材料堆放地,一排下水道预制管那儿接我们。”他的语速很快,但地址报得相当清楚。

黄宏建没有坚持要还自己的电话,用马贵的手机迅速拨着号码,然后放在耳边。

半分钟的铃声响过,电话自动挂断了。黄宏建飞快的按下了重拨,讪笑的对着马贵解释:“可能是睡死过去了,我们一般都是夜猫子。”说着,又将电话放在了耳边。马贵并没有再催促着他,只是有些厌恶的看了看他,又继续向着周围观望着,一边甩着手,弯着腰,看上去,像是两个晨练的人碰在了一起。

好不容易,在第三次拨通后,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叫骂声从电话听筒里,传了过来:“他妈谁呀,找死啊。”

“你他妈想找死啊!”黄宏建毫不客气的回骂了过去。

电话那头显然听出了黄宏建的声音,立刻变得恭敬而惶恐起来:“啊,黄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冲您,我昨晚不是做了一晚上买卖吗,刚吸了点儿睡下。”

“别废话,赶紧起来。到建设路纬一路路口,接我,还有一个大哥。”黄宏建现在没闲心骂这个手下,更没空磨嘴皮,他快速的将马贵刚才交代的地点路标完整的说了一遍。并且,再三问清手下听明白了后,想了想,又交代说:“别喊出租,想办法找辆车。”

挂上电话,黄宏建第一次看到马贵的脸上有种满意的表情。后者又制止了他贼头鼠脑般的慌张,示意黄宏建,慢慢的跟在自己的身边。

说实话,马贵作为一个警察的技能素质,还是相当不错的。他知道,他们已经脱离了最危险的地域,应该像正常人一样的行动了。暂时没有了车,也是卸去了一个标靶一样的目标。只要不那么慌里慌张,路人又怎么能知道他们是谁。惨白的神色,慌张的动作,只能自己暴露自己。况且,他所说的地址,离这里不过十分钟的脚程。长期在基层警所工作的好处就是,每一个基层警察都是一张活地图,甚至,那个角落正在发生什么,都像是自动载入脑海中的芯片一样。

熟门熟路的穿过居民社区,走在有些凹凸不平的人行道上。马贵像是一个胃不舒服的早起看病的人,手一直伸在怀里,紧紧捂着。只有黄宏建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已经看见了那个临时堆料场,只有一个值班的工人躲在临时的小亭子里。裹着厚厚的大衣,靠在铁皮墙上,熟睡着。谁会来偷这些粗大、笨重的水泥管子,值班,不过是一个例行的习惯而已。这也是黄宏建情急中,首先考虑选择这里的原因。一切都没出他所料,示意着黄宏建放轻脚步,慢慢的挪到那些管子后面,一条弯曲的小泥路,弯曲着通向大路。马贵的手往下压了压,两个人蹲了下来。即使有人发现,大声呵斥。马贵也已经想好了原因,只是这个理由粗鄙了些,周围并没有公厕,两个内急的人不过是想在这里解决一下而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无数的汽车开过来,也开过去。每一次都给马贵、黄宏建以希望,瞪大眼睛搜寻着接应他们的人。可是,快二十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有任何迹象。

马贵的心又开始焦躁不安,他低声骂着黄宏建:“妈的,你找的人靠谱不?”他的眼光不光是要搜寻着路面,更要提防那个值班的工人发现。虽然想好了理由,可是没必要多生枝节,早一点来人,这份耽搁就能早一点结束。腿已经变换了动作几次,要不然,早麻木了。

“肯定的,肯定的。”黄宏建嘴里连连保证着。可他心里的惶恐不安只有比马贵更多,在心里已经不止上百次的咒骂着手下,只是不敢出声而已。

马贵看了看表,心里快速想着第二套方案,他不动声色扫了同样焦急的黄宏建一样。如果再有五分钟没人来,他就放弃这个地方,也放弃身边这个累赘。对,这个姓黄的就是一个累赘。要不是他,他也不会沦落至此。之所以还带着他,是因为这种混社会,捞偏门的人,往往会有落脚点,千丝百缕的联系人,交通路线而已。但如果,他自身的安全都成了问题,那就不是这样来认为了。如果,他的手下报警,或者被警方控制起来。那么,对自己而言,身边不仅不是一个可以利用的逃跑工具,更是一个危险的随时引爆的炸药。他五分钟,最后五分钟,再不来人,就对不起了!他的眼眯了一下,没有人看到他露出的一丝凶光。

表上的秒钟一格格的跳动着,几乎每一秒,马贵的眼光都要扫一下。不等了,他感到危险的压力已经像山一般向他压了下来。决定放弃,刚捏紧了自己的拳头,想对黄宏建的太阳穴上来一下时。黄宏建急促又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来了,来了。”一边手指着,人立刻准备站起来。

顺着黄宏建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两个骑着电动车的男子在不远处,路的那边停下了车,摘下头盔,四处张望着。马贵连忙一把拉下了正要升起的黄宏建身子,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仔细看着那两个人的周围,有没有同时停止的车辆,有没有忽然出现的人,看似锻炼或者等车、路过的可疑人物。这是马贵的职业警觉。他现在,不能轻易去相信素不相识的人。

观察中,他又将电话塞给了黄宏建,做了一个打给对面那两个不知所措,到处寻找的人手势。黄宏建明白的点了点头,接过电话,拨了出去。这又是马贵的一个防范措施,如果有人跟踪这两人,那么,只要其中一人突然有这种接电话的动作,周围的人中肯定会有关注的目光。这样,他就能知道,接应的人可靠不可靠。

“小四,小四。是我。”黄宏建已经接通了电话。马贵的眼中,对面的人中的一个,也同步拿着电话,茫然的四处张望着。他一伸手捂住了话筒,生怕黄宏建一下子说出他们藏身的地方,他还需要几秒钟来观察。

小心驶得万年船,尽管在观察中,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马贵还是小心翼翼的移动了一下位置,才让黄宏建继续告诉对方,将车开到这边来。

两个人发动着电动车,在路上划了一个大大的弧度。在他们车还没有停下来的时候,马贵冲着黄宏建一挥手,直接窜了出去,跳上了后座。连声催促着开车人,不要停,赶紧离开这里。

发生在半小时前得一幕,让马贵和黄宏建,现在坐在这间破旧的屋子里,各自后怕着。

“多亏了你啊,马哥。”还是黄宏建讨好的话,打破了这沉默。在这个混迹于各种不正当职业,赚着各种昧心钱的人眼里,这个原来的派出所副所长,形象居然比之以前还要高大起来。他在刚才一刻想到过,向时维锁和孙民求救。毕竟他们是他的老大。可是,他的眼前同时又出现了赵强的影子。他也很清楚,干上了这一行,要是出一点纰漏的话,等待着他只有死路一条。赵强跟着他们干了这么长时间了,只是因为跑掉了一个卖淫女,便至今不知道尸首在那里。更何况,现在是警察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孙民那张狰狞的脸,张大着血盆大口,似乎随时会将他一口吞下去。让黄宏建越想,身上越冷,心中就像被重锤击过一样,所有的恐惧都挤压在一起。他决定,自此摆脱老大们,逃命要紧。虽然现在不是大富大贵,但身上的家当,在外面过一段日子是没有问题的。怎么安全的跑出去,他就得依靠眼前的马贵了,这个人已经是他的救命稻草。他的智慧,他的身手,现在无一不是他崇拜的。最起码,目前他需要马贵。至于到了真正的安全地方,大家再各自跑路也未尝不可。他开始期期艾艾的向着马贵套起近乎:“您放心,这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就是刚才,没我指路,那两小子也不知道这里。您现睡一下,我让小四出去听听风声,买点吃的。到晚上,他会找辆车来,咱们就离开这里。”他又挤出更多的笑容:“今后,看来我们要漂流在外了。可就全靠着马哥带着我了。”

马贵冷眼看着这个低头哈腰的家伙,嘴里还是有着疑问:“晚上有车?那怎么刚才还是电动车?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

“咳,马哥。这两个就是小混混。大事没有,小事有时有一点。虽然跟我干了很久了,但没什么出息。因此,只能在外边混混,没什么大钱,可不是只能开助动车的嘛。但这样,也不怎么引人注意不是。前面我主要考虑,喊其他人的话,万一他们也被警察找上门了,咱们不是坏菜了吗?”黄宏建现在已经不像前面那么慌张,似乎这一个有着屋顶和墙壁的空间,让他的安全感加重了不少。说话刘畅了很多:“您放心,一会儿小四回来,我会让他以他的名义去租一辆车。咱们藏在车里,悄悄的就过关卡了。”

马贵有些同意的点了点头。他得承认,黄宏建现在的想法和安排是稳妥的。他也知道,社会中黑暗的一面,也有等级秩序之分。而每一个等级上站着的人,他们大多数是丝丝相连的。如同多米若骨牌一样,只要其中的哪一张倒下,后面的牌基本都会顺序一一躺倒下来。而找一个等级相差很大,平时并不在大人物眼里的小混混,此刻的掩护效果反而更好。车辆的安排更为合理,这个城市经济发展到至今,已经算是各项功能相当齐全,商业机构也是较为繁荣的。只要有钱,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弄一辆车来,这应该算是最便捷的路了。尽管同意黄宏建的建议,但马贵还是从心里厌恶这个做事手脚不干净的人。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除掉这个包袱,最起码甩了他。但现在,他还是一个可靠的利用工具,马贵也不得不露出一丝微笑,不想惊动暂时的同路人。“嗯,你考虑得很周到。”马贵算是肯定也算是表扬,然后,又显得很诚恳的说:“没有谁照应谁,今后,我们俩就是兄弟了。一起闯天下,大家一起努力。一切都还会重来过。”

“对,对,对!”见到马贵这样肯定自己,显然,还将自己的地位一下子与他平起平坐。黄宏建突然有些感动。说实话,多年来的江湖漂泊,他几乎没有一个知心人。也许是患难见真情的原因,黄宏建的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他站起身来,走到一张床前,屏住呼吸,掀开了铺在上面的床单,露出了下面的席梦思。等待扬灰慢慢落地后,对着马贵说道:“哥,你应该没睡吧。这样,你先睡一觉,我给你看着。等小四送吃的来,我再喊你。咱俩轮着休息呗。”这回的语气里没有丝毫讨好的意思,只有一种真诚。不自不觉中,连马贵的姓氏都已经省去,直接喊了哥。

马贵的确感到累了。他想了一下,也感觉黄宏建说的不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来看,应该算是安全的,先眯一会儿补充一下体力总是不错的。便笑着站起了身,走到了床边,拍了一下黄宏建的肩。说的话也含着一丝感谢,一丝歉意:“那就辛苦老弟了,我不客气了。一会儿咱们再换。”说着,就斜躺了下去。没有枕头,头直接靠上了床垫。马贵慢慢合上了眼睛,手还是插在怀里,紧紧的捏住了他的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