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十八

衣服干了,换上去以后,陈隽准备回家,祝云飞和姜锴跑过来献殷勤说这里偏僻天色又晚了不安全要送她回家,陈隽说:“有你们两个我才更危险,告诉你们吧,我来这里的时间比你们早比你们长,熟的很呢,不用了。”说完没多搭理他俩就走了。

陈捷把陈隽送到基地门口,卓衍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卓衍也是好久没见陈捷,两个人说了半天话还舍不得分开,陈捷想亲卓衍一下,卓衍看了看陈隽说:“孩子看着呢。”陈隽说:“没事,当我不存在好了。”陈捷敲了她脑袋一下,轻轻吻了下卓衍,说:“不早了,你们娘俩先回家吧,我周末回来。”陈隽捂着脑袋忿忿的说:“爸爸,我正式警告你,你以后再要打我的头,每次你们周末那么大声的时候我就去敲你们房间的门!”陈捷和卓衍顿时尴尬起来,陈捷回过神来,去追陈隽:“你这个臭丫头!敢开你老爹老妈的玩笑!给我过来!”陈隽想溜无奈道行不够,一下就被陈捷抓住了,陈隽还在喊:“不要打我的脸!最好哪都别打!”

陈捷想了想,一只手居然就把1米73高54kg的陈隽给横向夹了起来,任凭陈隽手脚乱动都无法挣脱,然后说:“死丫头小时候屁股没打够吧!现在再补几次!”说完控制着力量的往陈隽的屁股上打了几下,然后才把她放下,陈隽捂着屁股对卓衍说:“妈妈,我走不了路了,明天你和孙阿姨说我请病假!”卓衍早就被这爷俩闹腾的笑的开岔气了,哪里还理会陈隽。陈隽撅着嘴说:“老妈,你不主持公道啊?我现在好歹身上还穿着警服呢,这个老丘八公然殴打警务人员啊,你是警官啊老妈,袭警你都不管的啊!”

陈捷一听:“老丘八?臭丫头,有胆再说一遍!”陈隽连忙缩到卓衍身后,说:“又想袭警啊?我警告你哦,你这是重罪了!”卓衍忍住笑,说:“好了,你们爷俩别闹腾了,真是,不见面又想,一面就又掐。”陈捷也笑了,说:“和我们当年不差不多的,好了,我要进去了,路上开车注意点。”卓衍点点头,和陈隽进了车,回家去了。

陈捷回到了基地,路上碰到祝云飞和姜锴,陈捷问:“你们有事吗?”祝云飞支支吾吾的说:“没什么事。”陈捷说:“没什么事就早点去休息,明天就要训练,这些训练可比你们原部队强度大多了!”姜锴说:“陈教官,你能把你千金介绍我们认识吗?”陈捷说:“哟,被她整了还想认识她啊?喜欢她吗?”姜锴和祝云飞点了点头,陈捷说:“现在不行,什么时候你们通过了我们红狼部队的考核,通过以后成为正式成员以后我再答复你们,如何?”祝云飞和姜锴想这是悬赏啊,不过倒也无所谓,有没有这事就凭他俩的心气,也是抱着非通过不可的决心的,于是满口答应。

第二天,陈隽正和柳漪执勤的时候,忽然发现几个人在那里发广告单,她们现在所在的街道是条大道,是不让发广告等宣传单的,于是两人走过去干涉,陈隽对着他们说:“这里不让散发广告单的,请你们离开。”这些人都是一些兼职的学生,见巡警过来干涉也就没说什么,就都走了。陈隽发现一个人低着头似乎在躲着她,心想怕警察看到的人肯定心里有鬼,于是喊了句:“喂!你,站住!”那个人站住了,但是没转身。陈隽暗暗握紧了警棍,说:“转过头来!”那个人慢慢的转过头来,陈隽一看,说:“送秋哥?”

吴送秋不好意思的说:“妹妹你好!”陈隽把手从警棍上放下来,笑着说:“我还以为是是个可疑人士呢,害的我瞎紧张,你躲着我做什么啊?”吴送秋说:“我暑假想打点零工补贴下家用,我一开始就认出你来了,怕你笑话,才躲着你的。”陈隽说:“我为什么要笑话你?凭自己劳动赚钱,有什么可笑话的,只是市容管理规定里写着主干道上不许散发广告单,所以才过来指导你们的。”吴送秋说:“那好,我去街区里发吧。”陈隽笑了,说:“呵呵,还是哥哥好,真给妹妹面子。”柳漪说:“这人是你哥哥吗?长的不像啊。”陈隽说:“当然不是亲哥哥了,他爸爸和我爸爸可是过命的兄弟,他从小也很照顾我,不跟哥哥一样吗?”柳漪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陈隽一看快中午12点了,说:“呵呵,哥,既然碰到你了,不如你请我们吃饭吧,马上中午了。”吴送秋没犹豫,说:“行!这有什么问题呢?”陈隽嘿嘿一笑,用步话机和孙莉打了个招呼说吃饭去了,柳漪不肯去,说:“你们兄妹去吃饭吧,我去和师傅一起。”陈隽说:“你总是这么煞风景啊。”柳漪微笑道:“我是不当电灯泡。”这一句话说的吴送秋心里咯噔一下,陈隽看着她说:“拜托,我们又不是在交往,还什么灯泡不灯泡的。”柳漪说什么也不去,陈隽没办法,只好由她去。

吴送秋想了想,把陈隽带到一家茶餐厅,这种地方,环境还可以,价格也不算太贵,实在是他们这些又想要点面子,又没什么钱的男孩子带女朋友来吃饭的首选之地。好在陈隽不计较这些,欣然入座,点了一杯果汁,两块蛋糕。

吴送秋却只点了一杯果汁,看着陈隽吃,陈隽问:“哥,你不吃啊?”吴送秋说:“我早上过早很晚,现在真的没饿呢,你每天巡逻挺辛苦,吃饱哦。”陈隽说:“哈哈,你还劝我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不讲客气的了。对咯,你发广告单一天挣多少钱啊?要是好搞,我实习完了也跟着你一起混了。”吴送秋说:“别开玩笑了,妹妹你家又不缺这点钱,你没必要受这罪,钱又少。”陈隽问:“我穷死了,妈妈给我的零花钱我老爸总是要克扣一些,不怕你笑话,我现在身上就500元钱,嘿嘿。”

吴送秋说:“这发广告单有两种报酬,一是给你500张,当天发完,不论时间,给你200,再就是一张算半元钱,发多少算多少。”陈隽惊讶的说:“这么一点呀?”吴送秋说:“在兼职里,这是最简单也不算很低的收入了,我选的是后者,今天上午发了300多张了,赚了160多,呵呵。”陈隽说:“太少了点,我在外面买个冰激凌还不算贵的都要50呢。”

吴送秋笑着说:“所以我不建议你做这事啊。”陈隽说:“嗯嗯,那就算了。”吃完了结账是140元,看着吴送秋掏的都是些10元,5元,20元的零钱,陈隽不禁想起来他一上午也只赚了160元,自己嘴巴一动就让他一上午白辛苦了,心里不禁过意不去,走过去说:“哥,我付钱吧!你赚钱太辛苦了。”吴送秋说:“不用不用,我才请过你几回啊,这点钱不算什么的。”陈隽钱都已经掏出来,往付款台上递。吴送秋非不干,也把一把零钱往前递。收银员不胜其烦,说:“你们到底谁给啊?”吴送秋怕丢面子,把陈隽一挤,给挤开了,把钱给付了。

出来以后,吴送秋说:“那我做事去了妹妹,你也要努力啊。”陈隽苦苦的微笑了一下,说:“嗯!好的,哥。”晚上下班以后陈隽心里过不去,给爸爸打了个电话,陈捷没有多责怪女儿,只说:“你送秋哥是个很老实勤奋的人,他家里条件不如我们,所以他比你懂事,不过,这毕竟也没多大事,你以后注意就可以了。”陈隽问:“爸爸,那我要不要还他一餐呢?”陈捷说:“这不是一餐饭的事情,你其实好好学学他就行了,还与不还,都无所谓。”陈隽问:“好,反正他生日快到了,我送个礼物给他好了。”

陈隽想去找吴送秋问问他想要什么礼物,可是第二天,第三天执勤的时候在哪里都没找到他,她想打电话给他,却发现她存的吴送秋的号码是他家的固定电话,陈隽心想原来他连移动电话都没有,那我就买部送给他好了。

她跑去问孙莉她们是不是有补贴,孙莉不大清楚只说好像有。陈隽又问什么时候能发,孙莉说:“你妈妈不给你零花钱吗?”陈隽说:“不是了,我真的有用,不想用爸爸妈妈的钱。”孙莉说:“即便有钱,也是要到了你们实习完了才发,现在不会发的。”陈隽说:“那怎么办呢。”孙莉说:“你要多少呢?要不我借你?”陈隽说:“呵呵,那好啊,不过你不告诉我妈妈好不好?”孙莉说:“行啊,要多少?”陈隽说:“1000元钱差不多够了吧。”孙莉哭笑不得,说:“起劲了半天,才1000啊,我现在给你吧,还不还都不要紧。”说完从钱包里抽出一张1000的钞票给了陈隽,柳漪也很奇怪的看着她。

陈隽下午巡逻走到一家电信店,她招呼了下柳漪等她一下,她进去弄了一部移动电话出来,柳漪说:“怎么,你电话坏了啊?”陈隽说:“呵呵,有点别的用。”等到了下班的时候,陈隽给大吴打了个电话,问:“吴伯伯,您知道送秋哥在哪吗?”大吴说:“他最近到处打工,我还真不知道他现在具体在哪里呢。”陈隽问:“那您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大吴说:“虽然每天都不一样,但是都是要回来吃饭的。”陈隽说:“那吴伯伯,你7点的时候能来天波府路那来接我吗?我想去您家等他。”大吴听到这话,高兴了,问:“隽隽你要去我们家啊?”也不问什么事情了,答应以后马上打电话给老婆让她准备饭菜。到了7点的时候,大吴挂上停止服务的牌子,来到天波府路,把陈隽接到自己家里去了。

到了家里,吴送秋果然还没回来,大吴把陈隽带到客厅的沙发上,倒上果汁,在她面前香蕉苹果梨的摆了一堆,搞的陈隽直说:“吴伯伯,够了够了,我吃不了啊。”

正客气着呢,吴送秋回来了,看到陈隽在家,先是一愣,继而微笑道:“妹妹你今天怎么来了啊?”陈隽说:“你还记得你生日不,我可记得,我给你送礼物来了。”吴送秋说:“这么客气做什么啊?真是的!”陈隽拿出电话,说:“给,你连个电话都没有,找你都不好找,你马上读大学,现在又在打工,没电话不行的,送你部电话,别嫌差了哦!”

吴送秋很感动的接过电话,见是一个华光智能机,陈隽说:“这个很划算的,存1000话费就送,呵呵。除了电话,连接网路也很方便的。”吴送秋说:“嗯,一直都想要啊,谢谢你。”陈隽说:“再和我客气我就生气了,对了,你上SIMHOME吗?现在上网加我。”

大吴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孩子,心想隽隽对自己儿子好感还不错,不但送手机还给了他更多联系她的方式,心里正美滋滋的看着呢,吴送秋说:“闻所未闻2004?是你吗?”陈隽笑道:“嘿嘿,是我,闻所未闻的名字被别人占了,没办法咯。”吴送秋说:“为什么要叫那个?”陈隽说:“我没事写点东西,再就是以前高中在学校玩乐队,艺名笔名都叫闻雯,呵呵。”

陈隽见吴送秋第一次拿手机,操作却比较熟练,不禁问他为什么。吴送秋笑道:“我只是没这玩意,系统啊,网络啊,在学校里,在家里的电脑上都操作的很熟练了。”陈隽说那就好。大吴说:“你们两个要不要合张影?”陈隽说:“行啊,呵呵。”说完戴上帽子,对吴送秋说:“你配合一下,装作被我抓住,好不好。”吴送秋笑着答应了,于是陈隽就把他的手往背后一扳,吴送秋表情也夸张了一点,大吴就拿那部电话给孩子们拍了下史上最搞怪的合影,大吴还顺手拍了一张陈隽单独的照片。

这时候魏华招呼他们过来吃饭,陈隽也就不客气了,就在大吴家蹭了一餐还挺丰盛的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