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125章 女人的一巴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女人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这些年轻力壮的军官们也算了有了新的盼头来发泄自己憋闷已久的欲望了,虽然不可能做到为所欲为,但是,聊胜于无嘛,、至少可以减少打飞机的次数,总比没有的强。剩下的就是在川崎和栗原的监督下执行了。

栗原对川崎说,“川崎君,你怎么办呢?”

“我?你们不是说,我有山田百惠子小姐吗?哈哈哈。”川崎就用这样的话搪塞着。


话又说回来,那个山田百惠子小姐,听了一耳朵男人关于妓女的使用安排,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哼哼的走出了义田大佐的帐篷,连走出帐篷的时候,还遭到那些男人们的戏弄,还有那个不知道好歹的川崎,正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迎面还真的让她给撞上了。


两个不长眼的日本士兵,低着头扛了一根木料走过来,也许是木料太长太重,也许是木料挡了前面士兵的眼睛,总之,木料的前端,一下子蹭着了山田百惠子的身上。

女人正火着呢,根本不假思索的挥手就给了那个士兵一个嘴巴,本来,士兵扛着木料就有些沉重,蹭着她也是无意,一个嘴巴打过来,一时就有点懵了,待他回过神来,明白怎么回事了,巴嘎,被一个女人抽一嘴巴子,也一下子火了。

虽说是士兵,可是战场上都是一颗子弹一条人命,谁怕谁啊?再说,山田百惠子也不是他们部队的军官,扛着个大尉的军衔吓唬谁啊?这些跟着义田大佐生里死里过来的士兵根本就不鸟着这个女人,士兵把肩上的木料一下掼在地上,也不管对手是男人还是女人,上来反手回了山田百惠子一个嘴巴。


特高课的大尉军官被一个上士打了一个嘴巴,这还了得?

要动手,山田百惠子显然不是这个日本士兵的对手,就捂了脸蹲在地上。

一会的时间,就围上来一堆看热闹的人。一些不明就里的人海跟着起哄,稍微清醒一些的就吓得不敢吱声,静等着看事态的发展。


义田大佐那边的军官会议也结束了,一众军官嬉笑着走出了大佐的帐篷,就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乱嚷嚷。

几个军官走过来,士兵自然分开一条路,让长官进去。


看着山田百惠子捂着脸蹲在地上,就好生的奇怪,刚才还好好的呢,怎么一转眼就这样了。

石古大尉厉声的问,“这是怎么回事?山田大尉这是怎么了?”

众人把目光转向了打山田百惠子的士兵。

石古向他走过去,“说,怎么回事?”

上士是石古中队的士兵,看着自己的队长来了,知道石古队长饶不了他。

上士哆哆嗦嗦就把事情原本说了,其实,刚才冲动过后上士也害怕了,毕竟是士兵打军官是犯上的罪过,这在日军中是要杀头的。

没等上士说完,石古就抡圆了胳膊“啪啪啪啪”来回打了他几个耳光,直打得上士两眼冒金星,一头栽倒在地上。

石古对两个士兵吩咐道,“扶山田大尉回帐篷休息。”两个士兵便一左一右的扶起来山田,半拖半拽的走了。

石古冲着山田的背影喊了一句,“山田大尉,我会军法从事的。”

回头对士兵说,“把他给我吊起来,打。”

几个士兵就动手把上士就近吊在一棵树上。


正要动手打呢,川崎副官和栗原医务官说笑着走了过来,一看这情形,“就问这是怎么了?”

石古大尉就把事情说了一遍,川崎走上前去对上士说,“好小子,真有你的,敢打一个大尉,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吗?”

上士本来低垂着头,听见川崎问他,就抬头辩解道,“长官,我冤枉,本来我们扛着木头就很重,是她自己不好好走路,撞到我们的木头上,凭什么就打我?我长这么大,除了我妈,还没人打过我呢,连石古长官还从来都没有打过我,凭什么呀,一个女人。”

川崎说,“还狡辩。”便不再理他。

走到石古跟前,小声嘀咕了一会。

石古对两个士兵说,“把他放下来,先押起来,等候发落。”


山田百惠子被两个士兵架着进了自己的帐篷,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床上,挥挥手让士兵离开,就趴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那哭声,听起来好生的凄惨。

一边哭着一边想,这要是在本间雅晴手下,就是再大的事,哪个男人敢动她一根毫毛?那还不是找死啊?可眼下,说着受了特高课的指派来的,却受这窝囊气,越这么想越发哭得伤心起来。

哭了一会,山田感觉有人站在她的身后,便慢慢止住了哭声,变得无声的抽泣起来。

川崎副官和石古队长还有栗原医务官站在山田百惠子的背后,注视着她静等着她哭泣结束,慢慢的平息下来。


终于,山田抹了一把脸,从床上坐了起来,川崎不失时机的摘下毛巾,递过去,山田接了仔细擦了脸,还在脸颊上揉搓了半天,那个部位能够看出来和其他部位有些异样。

好久,山田才说,“说吧,你们想怎么处置那个该死的士兵?”

“枪毙他。”川崎说,口气很坚决。

“枪毙?”山田没想到这话会出自川崎副官的口里。以她的判断,还不知道川崎想怎么护着这士兵呢。不过,山田心里恨归恨,她也是明白人,她知道真要是那么做了,说不定哪天她就得让士兵给打了黑枪,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哼,川崎副官,你能舍得?”

“一个士兵,有什么舍不得的?还有好几百呢。”川崎戏谑的说。

“你舍得,我也不敢,我还不想死呢。”

川崎和石古对视了一下,不动声色的笑了一下。

“那,山田大尉,你想怎么办?反正这事不能不了了之,得严惩。”

栗原医务官走上前来,“我不管你们想怎么办?我得先看看我的病人。”说着,轻轻转了一下山田的脸,就着窗口透进来的阳光,观察着山田的脸,还别说,这一巴掌够狠的,生生的起了五道手指印。

栗原轻轻按压了几下,问,“山田小姐,疼吗?”

“还好,有点疼。”

“嗯,你等着,我去拿药来。”说完,走了出去,出门之前对川崎说,“川崎君,你要抓紧时间啊。”

石古看栗原走了,也说了句,“我去看看那个该死的上士。”说完,也走了出去。


一眨眼的时间,两个人都走了,就留下一个川崎和山田四目相对,这个局做的太假了,连山田百惠子都看出来了。

“说吧,你想怎么办?”山田还是气哼哼的对川崎说。

“山田大尉,是我管教士兵不严,我先代他向你赔罪了,等你消了气,再惩罚他,只要不打死他,你可以用任何方式。”川崎这话说的十分的诚恳,其实,川崎也意识到事情十分的严重,他不得不先把事情压下来,甚至都不能让义田大佐知道,义田大佐知道了,没准也得让那个上士去死。

山田百惠子第一次听到川崎用这样的态度和语气对她说话,女人的心是很容易被软化的,不禁的一股暖流涌上来,这么长时间了终于被人关心呵护的感觉让她潸然泪下,伸手一把搂住了川崎的腰,把自己婆娑的泪眼贴在了川崎的身上。

川崎也是第一次没有挣扎挣脱,任由山田百惠子的脸靠着自己,川崎抚摸着山田的头发,期待她慢慢平静下来。

感受到川崎的关爱,山田百惠子的眼泪就像漏斗,止不住了,她把这些天来的委屈一股脑都发泄了出来,川崎觉得,时间凝固了,直到过了好久。


外面响起了栗原医务官的咳嗽声,“我可以进来吗?”

川崎说,“请进来吧,栗原君。”同时,想摆脱山田的搂抱。

山田并不在乎被栗原看见,依旧紧紧的抱着川崎,把脸贴在川崎的身上。

栗原开玩笑说,“哎吆,山田大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情脉脉了?川崎君,就这点时间,你也不忘了享受男欢女爱啊?”

川崎就说,“栗原君,可不能乱说啊。”

“我哪里乱说了,我可是亲眼目睹的呀。”

川崎赶紧说,“山田大尉,快松开吧,不然可就又要出麻烦了。”

山田撒娇的说,“我不管,不管别人说什么。”说是不管,山田还是松开了双手,这时,正好石古领着那个大胆的上士进来了。

石古说,“山田大尉,人,我给你带来了,听从你的发落。”


山田也不搭理石古,栗原医务官在用他们祖传的方法治疗山田的脸上的手印。

过了一会,栗原的治疗结束,栗原说,“山田小姐,这样就可以了,你稍事休息一会,应该就看不出来了,怎么样?有什么感觉吗?”

“现在好多了,你真是神医啊。”山田就轻轻揉搓着自己的脸颊,一边揉一边说,“好了,这戏演得不错,现在老实交代吧,你们谁是导演?”语气恢复了以往。

石古说,“什么演戏啊,山田大尉?”

“别给我来这一套了。”山田站起来走到上士跟前,上士一步步的往后退着,上士害怕山田再给他来一巴掌,一直退到墙根,再也无路可退了。

山田一字一顿的说,“好啊,你,有种,是个好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