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追凶(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吱’一声,随着门被打开,一丝光亮透进了屋子。被光照射的空气中,灰尘密密的灰飞着。这是一间许久不用的房间,屋子里杂七杂八到处堆放着东西,当中空出来一块空地。在周围那些纸箱和旧家具之间,仅融一个人可以穿行的过道。

黄宏建抽搐了几下鼻子,不自觉用手指狠揉了几下。‘啊嚏!啊嚏!’连打了几个喷嚏。连忙回着头,看着站在门边,小心的看着周围的马贵轻声喊着:“马哥,进来吧。”

马贵慢慢的走了进来,小心的合拢上门之前,还是谨慎的朝着门外看了看。

一关上门,屋里又是一片漆黑。‘哒’一声,黄宏建开了灯。两人眯起了眼睛,让自己的视力在适应了屋内的光线后,才慢慢舒展了开来。马贵看了看,伸手撩起一张铺在椅子上的旧报纸,一团灰尘迅速聚拢在一起,在报纸凹陷的缝隙中,向马贵的脚面滑去。连忙躲开,马贵不自觉的骂了一句:“操!”他坐了下来,屋内现在一览无遗。他的经验马上得出了初步结论,看来,这是个简易的住所,还很可能被黄宏建这小子用来做过什么。

“你这原来是干什么的?安全吗?”他不放心的问着黄宏建。

“安全!当然安全!”黄宏建点头哈腰的回答着:“原来是给会所里那些外地服务员住的。后来,觉得不方便,就让她们全部搬到会所的地下室去了。这里就空了下来。”黄宏建所说的外地服务员便是指贾冰临这样的女子,而不方便则是赵强死后,他接替了位置,的确感到这些女人两个场所之间来回上班,早晚还得有事,就全部将她们安排进了会所的地下室中住宿了。尽管,这里是个独门独院,而且外面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僻静的地方。

“那么那俩个小子呢?”马贵接着又问。

马贵从怀里掏出了一包烟,抽出了一根,献媚似地递给了马贵,一边说着:“您放心。那俩小子一直是跟我干,从没出过岔子。”他接着掏出了打火机,给马贵点上,又说着:“再说了,我们只不过暂时避一下,到晚上,我们就走。”

“嗯。”马贵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两股烟雾也随之从鼻孔里飘了出来。

黄宏建也给自己点上了烟,也不管肮脏,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吐出一大口烟雾,像是叹气,像是一种神经的疲惫,长长的呼了一下。他的目光自然的和马贵的眼睛对接上了,但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也许是一晚没睡得疲劳,也许是刚才来的路上那次惊险,现在还心有余悸。

在他们从停车场返程的路上,马贵将情况大概的和黄宏建讲了一下。让这个黑道人物听完,更是一阵冷汗。他一直嘀咕不定的恐惧,终于变成了现实。但侥幸心理依旧占了上风,按黄宏建原来的意思,他们的会所现在应该还没有暴露,甚至连他的身份也应该还是一个合法商人。毕竟现在只是马贵自己的出逃。但马贵冷冷的提醒他,别忘记那个正是那个男的还活着,弄不好现在已经被市局专案组抓住,一定会将黄宏建的‘花枝俏’给说出来。

黄宏建并不甘心,他执拗的认为,没有这么快。那个男的既然能在他派出多名打手中游刃有余,逃了出去。按照时间,他不会蠢到等着警察去抓他。要不,他早自首了,马贵现在也逃不出来,早被扣了。趁现在,警察还一头雾水,寻找着那个男的和马贵的时候,他们不如先回到会所,再商量对策。最危险的地方也许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可是一条至理名言。

马贵以自己的本能感觉,和经验判断,虽然他竭力反对黄宏建这样冒险的做法。但也不得不承认,也许这个家伙说的有一点道理。毕竟,他出逃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消息说道,那个叫朱斌的男人已经被抓住。他只是因为自己的纰漏,和对事物的敏感性,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才出此下策的。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遗留下来的痕迹,那份笔录已经烧毁了,平时根本很少喝这个黑色人物打交道。目前的线索上应该和黄宏建没有关联性。他只能点头表示同意,但千叮咛万嘱咐,不能直接开回去,必须在附近观察一下。

就是这个心理上的预警救了他们。在他们的车子快开到‘花枝俏’时,马贵执意的让黄宏建绕了一下路,从平行的马路上,横穿了一条支路。靠近路口的时候,他命令黄宏建停车,必须观察几分钟。就是这几分钟,让两人吓出一身冷汗来。黄宏建当时还不以为然的认为,这个警察已经被吓破了胆,惊弓之鸟的时候,只看见一队警车闪着警灯,直接开向了他的会所。并且就停在了‘花枝俏’楼前。两人连忙伏下了身子,而马贵,已经条件反射般得再次拔出了枪,紧张的观察着。

他的眼中,一个熟悉的人影正背向着他们,指挥着纷纷下车的便衣和制服警察。她就是让马贵感到眼光如刀的市局重案组组长,倪晓燕。

“倒车!倒车!”马贵一把拽住已经有些哆嗦,六神无主的黄宏建,压低着声音,恶狠狠的嘶哑着。

在马贵的拉扯下和命令下,黄宏建这才醒了过来,低着身子,慌不迭的转动着车钥匙。轻轻的起步,向后倒着车。所幸的是,斜对面的警察们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个夜总会,加上树荫的遮蔽,并没有人注意到十几米外,这辆黑色的丰田越野车。

清晨稀少的车流给了黄宏建,马贵以机会,他们将车倒了将近六七米,直到差不多看不见警察,这才敢直起身子,猛打转弯。拖着尖利的滑音,掉头疾驶而去。

“停车!停车!”在他们刚出支路,顺着主干道行驶并没有多长时间,马贵又突然喊了起来。黄宏建心里一惊,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踩下刹车,车直接停靠在了路边。

黄宏建惊慌的看着周围,见没有什么情况,狐疑的问着马贵:“怎么了?马哥。”

马贵的眼睛像要吃人一般,死死的盯住黄宏建,看得对方如同浑身针扎一般,身体不由自主的打着颤。他阴冷的说道:“现在还觉得你没事了吗?”

“马,马哥。还是你英明。”黄宏建说话的声音都已经不连贯起来。

马贵向车窗外看了看,指着不远处一条街道:“快,从那里走。”

黄宏建慌乱中,又打着了火,车头扭了一下,依照着马贵所指的方向开去。在第一个丁字路口,越野车一个左转弯,转进了大胡同。就在黄宏建还没琢磨明白马贵为什么要去开发区的时候,马贵又指着另一条更小的胡同,连声催促道:“开进去。”

黄宏建这个时候已经似乎彻底成为了傀儡一般,顺从的一打方向盘,拐了进去。然而,顺着这条胡同并没有开多少路,一堵矮墙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黄宏建一下子踩住了刹车。“没路了,马哥。”他一边说着,一边习惯性的一推倒档,准备倒车时,马贵的手攥住了他。话也同时送了过来:“下车。”说完,他自己首先开了车门,一偏身跳了下去。

黄宏建彻底糊涂了,但不得不跟着下了车。马贵已经倚靠着旁边一棵粗粝的老树,向后紧张的观察着。尽管这个时间已经有了行人,但在这个肃静的居民点,很多上班的人,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马贵他们的行踪,虽然有路过的人好奇的看过几眼,但见怪不怪得顾自走过了。也许是开错路的人准备给车调头呢,路人心里这么想着,新手司机现如今是越来越多。

“怎么了?”黄宏建躲在马贵的身后,声音里藏不住的害怕。

“别废话,这车不能要了。我们先得自己走。”马贵的声音越来越瘆人。

黄宏建一时间没有想明白,不能要了?为什么?靠走,能走到那儿去?一连串的问题在他心里顿时泛起来,本能的他想问个明白。可是,马贵的脸,伸在怀里的手,和那冰冷的语气,他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四下已经无人,马贵看着那堵矮墙,推了推黄宏建:“去,爬上去看看,那边的情况如何?”自己的眼睛还紧盯着小胡同的那头。

“哎。”黄宏建已经没有更多的自主权了,在看见会所被警察找上的一刹那,他已经知道自己也完了。现在和这个准备跑路的警察算是彻底在一条船上了。他不明白马贵现在的想法,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让他们现在被抓住。毕竟这也是一个老警察了,刚才也是他的提醒,让他们躲过了一劫。他说的应该不会错。黄宏建顺从的从侧边跑到墙边,在墙角处,轻轻一跳,便搭上了墙头。用力将自己的身子攀了上去,露出两只眼睛紧张的看了一下。连忙就跳了下来,蹲着身子,轻声喊着:“马哥,马哥。那边现在没人。”

“你先翻过去。”马贵头也不回的命令着他。

“我?那你?”黄宏建的心里不停的打着鼓,他现在是生怕马贵把他抛弃,开着他的车自己走人。但是,话刚出口,迎面而来的是马贵那恶狼般得眼神。吓得他只好连连点头,听天由命吧。再度搭上了墙头,利用肘和腿的力量,身体斜向的爬上了墙头,本能的向马贵这里看了一眼。却见,马贵如百米冲刺一般,奔了过来,直接蹬在了墙面上,单手一撑墙头,身体已经跃起,轻飘飘的翻过了矮墙。黄宏建连忙刺溜一下也滑下了墙头,还没来得及向马贵说几句拍马屁的话,马贵已经疾步走了起来。

不愧是干警察的,这身手。跟在后面,黄宏建心里啧啧赞叹着。现在,最起码,马贵不会放弃他,他放心了,就跟着他走吧。

绕了几条不长的小路。在一个更为狭窄的,老式住宅区的小道边,马贵停下了脚步。他看了看身后和周围,拉住马贵轻轻的问了起来:“有没有可靠的人,现在开车过来?”

又要车?黄宏建似乎没听明白马贵的意思,他疑惑的眨着眼,一时没有马上答话。

马贵见到黄宏建这幅样子,不由气恼得摇了一下头,狠狠的用手戳了一下黄宏建的太阳穴:“还不明白?你那车还能要吗?!”见到黄宏建依旧不明白,他的鼻子里又是无奈的哼出一口气,快速说道:“警察都找上门了。那车不管是谁的,只要是在开,车牌车型车款马上会查到。立刻就是一个带着标记的目标。”

黄宏建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对啊,他如果还开着这辆车,兴许现在已经被全市的警察和交通摄像头跟踪了。他越来越佩服面前这个人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反侦察反跟踪吧。

“快说,有没有可靠的人!”马贵已经心急如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