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战士 正文 第十一章过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十一章过年

临近过年了,巴彦部的老少们开始忙碌了。虽说部落中的牛羊大本分都被抢走了,可是在这里气氛一点也没有减少,毕竟中原人强行征缴牛羊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不是这次太狠了,乌恩其老人也不会和那些兵丁发生冲突。巴彦部和纯粹的游牧民族古元人不一样,他们接受了大量的中原文化。毕竟他们是渔猎民族,居住点比较固定,所以中原的春节在这里很久以前就流行开了,渐渐的成了一个丹真人必过的一个节日。

冬天大家住的的是木头做成的房子,房子虽然低矮。可是红彤彤的炉火将屋子里弄的很是暖和,出门见到人都会高兴的问候一声“吉祥了您呐”。

部族里的男人开始剃头,中原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损毁。可是丹真人不会,为什么呢?头发太长不容易打理,谁也不会大早晨起来先把头发梳理整齐,谁也没有那个时间和兴趣啊 。但是也觉得中原人说的有道理,头发还是要多少留一点。

所以就把脑袋剃的不伦不类,有的将中间剃的光秃秃的,四周留着头发。这样既省事儿,又显得彪悍。而且留下的这点儿头发也不碍事儿,骑在马背上也不会头发乱飞。有的就是将头发留下那么几撮儿,额头上一个刘海,鬓角留下长长的一绺儿,后脑勺留下一点儿。还有的就是中间留点,剩余的全部剃光光。想要剃什么发型自己决定,想怎么剃就怎么剃。

所以丹真人的发型看起来很是不伦不类,中原人一看定要大声嘲笑,而丹真人还觉得美滋滋儿的。能剃头也是显示一个部落的情况来,以前巴彦部没有好铁器。想要一把剃头刀子都找不到,烂铁刀子剃不动头发,所以大家不长剃头。

上次抢亲不是缴获了不少好刀吗?所以巴彦部的人将一把马刀改制成了一一把剃头刀子,这样也能显示出巴彦部中有上好的铁器了。出门见到别的部族里的人,也能昂首挺胸了,“我们部族的人能剃头,你们能吗?”

以前剃头要去别的部落借刀子,受尽了人的白眼和嘲笑。现在不同了,咱们巴彦部也能!“要是再多几口大锅就好了”。这是巴彦部所有人的心声,但是这丝毫不能减少大家的热情。

“有完没完!快点啊!后面有人等着呢!”巴彦部不满那个剃头老人的速度,开始喊叫,这只是兴奋而已。由于只是毁了一把马刀,所以剃头刀子只有三把。但是巴彦部里的男人有一百多个啊!只把那三个会剃头的来人累的满头大汗,可是也喜气洋洋,这手艺总算不用荒废了。

费杨塔珲看着一个个剃完头开始臭美的老少们,一阵鄙夷。一个个难看的要命,还美的不行。其实费杨塔珲也想把长长的头发剃了,可是看见母亲的那眼神。意思很明白,你敢剃头你就试一试。老娘打不死你!

“大哥你怎么还不去啊,你看我这头发怎么样?”乌云的脸色已经好多了,看样子是从失去爷爷的悲伤中脱离出来了。费杨塔珲看着乌云等待赞美的眼神,费杨塔珲违心的说“很漂亮啊!”费杨塔珲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这句话可把乌云美的不知道姓啥了。

乌云的脑袋是怎么剃的呢?脑袋中间剃光了,鬓角剃光了,刘海也没有留着。就是后脑勺流了一块头发,然后让部族里的小姑娘给编了起来。光溜溜的大脑袋后面流了一个老鼠尾巴,要是在长上两颗长长的鼠牙,费杨塔珲怀疑是不是挖个洞让这个家伙钻进去。

乌云这个脑袋可不得了,大家一看这个发型简洁又不失美感。很多人都剃了和乌云一样的发型,一个个跟尾巴长了脑袋上的老鼠一样。没事儿一个人扒拉着辫子玩儿,让费杨塔珲一阵恶寒。

看着费杨塔珲阴晴不定的脸色,乌云以为费杨塔珲羡慕了。于是哼着小调扭着屁股,摇摆着那个老鼠尾巴和别人显摆去了。

费杨塔珲按照中原的礼节,恭恭敬敬的给母亲大人磕了三个响头。尼楚贺也跟着磕了三个,费杨塔珲的母亲虽然不满意儿媳妇是一个丹真人,可是看着儿子喜欢也就默认了。不能让儿子再伤心一次了,看着费杨塔珲磕完头,她迫不及待的将费杨塔珲扶了起来“好好好,又长大了一岁,又长大了一岁。你看看,你都二十岁了,要是在中原孩子都有一群了。娘啥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呢?”尼楚贺今天没有带着面纱,毕竟屋子里只有三个人。也因此费杨塔珲看见了她那红扑扑的脸蛋儿,很好看。

别看尼楚贺很有主见的样子,可是一到了正事儿上还是很腼腆的。为了隐瞒消息,费杨塔珲没有和尼楚贺举行婚礼。费杨塔珲的意思是等到一切安定下来之后再举办,尼楚贺也就同意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好几年。

“娘,不急。您还年轻着呢,再等几年也不迟。”费杨塔珲搀扶着着母亲慢慢的坐到毛皮铺满了的木塌上,费杨塔珲的母亲也不愿意让自己的长孙是一个丹真人生出来的,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

尼楚贺自己从地上起来,坐到一边。她看着费杨塔珲的母亲,虽然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可是尼楚贺还是暗暗感激她。要不是她赶走了娜仁托娅,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接近费杨塔珲,自己的一切也就无从发展。尼楚贺知道费杨塔珲在这方面是没有主见的,也是懦弱的。只要自己成了费杨塔珲的第一个妻子,那么以后无论费杨塔珲再有多少个女人,自己的地位也是稳稳的。高贵的血统,过人的武力,还有那威望。这一切都是费杨塔珲将来的资本,尼楚贺相信自己的判断,也是赌注。赌的是费杨塔珲的将来,赌的是自己的一辈子!

尼楚贺始终不改自己的微笑,让费杨塔珲的母亲安心了许多。

篝火升起来了,大锅加起来了。各种肉食已经切好了,兴奋的孩子拉帮结伙的围着篝火疯跑。或者拿着雪球打来打去的,木柴有的不是很干燥。但是依旧在火堆里剧烈的燃烧着,不时噼里啪啦的响着,还向外溅出火星子。心疼孩子的老人用自己的手护住孩子的脸,直担心孩子那娇嫩的小脸被烧出伤疤来,可是顽皮的孩子一下子挣脱了老人的看护,又开始乱跑起来。

乌恩其老人去世后,大家又推举达哈苏老人为巴彦部的大长老。达哈苏老人面向火堆,向天神祈祷。祈求在新的一年中让部落中的牛羊更加繁盛,更加肥硕。祈求部落中的孩子不要夭折,等等一些美好的意愿。沉长的祈祷让大人们安静的倾听着,有的还和达哈苏老人一样开始祈祷。但是不明白的孩子们却躁动不安的动来动去,眼巴巴的看着在大锅里的翻腾的肉块。口水流了一地,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平日里谁也不会这样大肆的吃着美味的野味,大部分是用一些从中原交换回来的粮食,参杂上一些野菜之类的煮着吃。也有的时候会吃上一些鱼之类的,毕竟成年的汉子要出去放牧。女人还要照顾老人孩子洗衣做饭,最主要的是收集牧草让牛羊长的更肥硕一些。而少年们则在有经验的猎手的带领下打猎,打的多了大家就多吃,打的少了就少吃。

有时候还会送掉几条性命,然而向今天一样大口喝着马奶酒。吃着各种野味的日子在巴彦部已经是常常上演了,因为有了费杨塔珲。但是过年的时节大家更是高兴,他们不停的上前和费杨塔珲喝酒,直到把费杨塔珲灌到了桌子底下。

大家手拉手,围着火堆跳着舞。唱着胡乱哼哼的歌谣,不会唱的就是在一边大喊大叫。孩子们则是将身上弄的满是油腻,而他们的母亲在今天却不会打骂一番,而是给了孩子一个你以后等着

瞧眼神。而孩子们知道今天母亲是不会动手的,将眼睛笑的都看不见了。然后嬉笑的将爷爷碗里的马奶酒喝上一口,然后长大嘴巴,将舌头伸了出来。

费杨塔珲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马奶酒,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才起来。费杨塔珲并没有和尼楚贺圆房,费杨塔珲总是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但是他 却说不出来。而尼楚贺也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在加上费杨塔珲的母亲的一点作怪。所以费杨塔珲和尼楚贺到如今还是分开屋子睡觉,谁也没有觉得怪异。

费杨塔珲在这方面是懦弱的,因为母亲的一句话,就放弃了从小青梅竹马的娜仁托娅。虽然心里很难受,可是还是遵从了母亲的命令。也因此失去了成为武威城首领的机会,同时也因为尼楚贺的一句话就劫走了梁卓义的儿媳妇。在这方面费杨塔珲没有主见,也许是受到母亲的教育不一样吧。

费杨塔珲一出了木屋,就看见尼楚贺在散步。朴素的衣物并没有消减她美丽的身姿,看着她的面纱。让人忍不住想去揭开好好的欣赏一下,但是对于费杨塔珲来说。这一切都是已经习惯了的,“昨天喝了不少马奶酒吧,头还疼吗?”

费杨塔珲没有想到尼楚贺会说起这个话题,于是回答道“不疼,我昨天是装醉的。”尼楚贺扑哧一笑“原来你也会使诈啊,我以为你只是一个莽夫呢”。费杨塔珲没有反驳,自己是一个什么人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

“就要去中原了吗?”尼楚贺转移了话题。“恩,等青草长出来的时候”。费杨塔珲也有一些伤感,毕竟生活了这么多年的部落了。“我想你答应我一件事儿”。尼楚贺严肃的对费杨塔珲说道,看着严肃的尼楚贺,费杨塔珲很是意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