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22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胡彪的突然归顺,让许多人感到诧异,这家伙昨天还在漫天要价,一副蒸不熟煮不烂的德性,可一转眼,思想就迈进圣人的殿堂了,连个缓冲余地都没有,变化也太快了吧?

事实上,这并非是胡彪爆发其人格魅力了,而是仙儿爹的那张嘴,迫使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起利益的得失。

仙儿爹走进后院见到胡彪,聊了没几句,就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俺做主,把闺女许配你,干不干?”

胡彪认为自己听错了,光秃秃的大脑袋在墙上蹭几下,想用疼痛来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干,还是不干?”仙儿爹不耐烦了,不爽快的人,这老头一向排斥。

“干!干!干!有这好事儿,我干嘛不干?能娶到‘三娘’……不不不!是仙儿,那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呵呵……”吸吸鼻子,耸耸被捆住双臂的肩头,胡彪示意未来老丈人替自己擦擦美出的鼻涕泡,“别人当仙儿是根草,可我胡彪不同,在我眼里,仙儿就是个宝,旺夫,谁娶她谁有福!”

也不知道胡彪这眼睛是怎么长的,他怎就认定仙儿非同凡响?

“那好,这件事就说定了,”“吧嗒吧嗒”吸着烟袋,苏小辫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待对方情绪稍一稳定,他又道,“不过呢!仙儿是八路的人,你跟她过日子,也就等于跟八路过日子,明白俺的话么?”

“那是啊!一家人咋能办两家事呢?哎?”胡彪忽然意识到什么,怔怔地瞧着苏小辫,忍不住咂咂嘴唇。很明显,老头是在给他下药,而且这副药的诱惑力过于强大,不吃还有点舍不得。什么荣华富贵,什么锦衣玉食,对于胡彪来说固然重要,可要跟仙儿比起来,那算什么呀?算命的都说过,只要娶了仙儿,他胡彪日后何止是团长?一方诸侯都不在话下。

胡彪决定投靠八路,说白了,还是一个“利”字,只不过这个“利”是八路给不了,而苏小辫能办到的,所以仙儿爹也算为革命间接作出了贡献。但他为何要这么做,胡彪是百思不得其解,想来想去,也猜不出准老丈人的真实用意。


石盘区委终于有了落脚地,那么接下来,就要大力开展敌后抗日工作了。一般性况下,中共在地方都是以县委或地委的名义来扩充势力,但曹石地区不同,这里是日军的大后方,敌人的武装力量很强大。如果牌子举得过高,就很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和围剿,对于开展工作是极为不利的。所以经过军分区慎重地考虑,最终决定还是以隐秘的方式,低调发展为好。

石盘区委和区小队的办公地点,设在石盘山深处的黑石寨。黑石寨原先有些住户,都是当地的山民,平时靠几亩薄田维生,农闲时进山打猎,胡彪的土枪土炮,就是从他们手里搞到的。

胡爷的匪窝毗邻黑石寨,可他从来也不进村骚扰。为什么?因为土匪讲究个兔子不吃窝边草,得罪谁,也不能把邻居给得罪光了。

所以胡彪把先遣人员领进黑石寨时,当地山民还以为这地界又换了一拨“山大王”。

“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安静开始发挥起她的宣传队长作用。

“嗯?老胡,你不是晋绥军的人吗?咋又换招牌了?这山头总变来变去那可不成,感觉你不立事,我看叫晋绥军就挺好。”

“我们不是土匪,也不是晋绥军,我们是穷人的队伍!”安静耐着性子给大家解释,不过很遗憾,还是没人信她。

“这没区别呀?”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笑道,“老胡占山时,也说是穷人的队伍,结果还不一样?”

仙儿恶狠狠地瞪向胡彪,胡爷尴尬地笑了笑,低头欣赏起地球了。

“我们是来抗日的!”安静又道。

“老胡也说他们抗日。”一个小屁孩插句嘴。

“我们……”

无话可说了,想说的话,全叫这冒牌“宋公明”给搅合了,由此充分证明,土匪也是有思想的,他们也喜欢讲究个政治攻势。所以一想到这儿,安静就生气,而且是越想越气。

“姓胡的,你过来!”仙儿发话了。若非有老百姓在场,她很可能会踹上这混蛋几脚,“你挺能整啊?嗯?还什么穷人队伍,这套跟谁学的?”

还用说么?肯定是剽窃人家八路的。

“仙儿,我的姑奶奶仙儿,您消消气,消消气……”胡彪赶紧面带谄笑赔起不是,“其实啊,我也没瞎掰,我手下这些人马,那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都快光腚了,不叫穷人队伍,那还能叫啥?这就是混口饭吃而已,您可千万别当真……”

说得没错,现在生气的确是有点早,因为更生气的还在后面。黑石寨人口不多,土地稀少,基本上是自给自足。村里最大的富户,也不过是个中农,农忙时节,连个佃户也不请,靠着自己一双手,起早贪黑就能把地里的活干完。另外,胡彪占据黑石寨后,也像模像样地颁布起政令。他规定:土地税收按五十取一,也就是说,如果一亩地能产出500斤地瓜,那么收取的租税就只能在10斤以下。这种收税方式在全国来说都算低廉,之所以这样,还是因为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缘故,对强盗这行业情有独钟的胡彪,也根本没指望靠这点租子来发家致富。

于是问题又出现了,在胡彪这硬性规定下,八路想通过“减租减息”来换取当地群众的支持,已然是行不通了,人家根本就不收租,不放高利贷,那你还减什么呀?再有,黑石寨的税收也不对路子,单靠这点收入过活,也不用小鬼子围剿,光凭饿就能把这些党员干部全都饿死在山里,还谈什么抗日?下辈子考虑好再说吧!

该怎么办呢?现在不仅仙儿没了主意,随后赶到的李国光,也完全陷入了被动当中。“当地人生计艰难,突然加税,势必会增加他们的负担,造成他们的反感,没有当地百姓的支持,我们的工作就会陷入困境……唉!胡彪啊胡彪,你可真会给我们找麻烦。”八路不同于土匪,没钱花可以去抢,可眼前这状况抢谁去?能抢谁?

“我算不错了,爱民如子啊!宋公明在世时,都没我这么实在,属于强盗中典范的典范。”胡彪还在那谦虚,但仙儿不高兴了,抡起烟袋锅在他脑门上一敲,没好气地喝了声“闭嘴”。“俺忍你很久了,早就想揍你了,是你给俺的机会,谢谢!承让了。”

李国光等人是闭眼的闭眼,喝水的喝水,仙儿打人的事,他们权当没看见。

“还有件麻烦事,”负责调研、宣传的安静,忧心忡忡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不管我怎么解释,这里的老乡就是把我们当成土匪看,在这里,我们人单势孤,很难对他们形成心理上的归属感。”

无奈地打量一下屋子,萧汉耷着脑袋问安静:“你的意思是说,咱们现在是‘政权不出村’?”

“比那还不如。”安静答道。

“呃……政权不出屋?”

“差不多,”指指胡彪,安静也没客气,直言不讳道,“现在肯听我们的……也就是他。”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