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十五节 你找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看着对方那双怨毒的眼神,韩冬佯装大怒:“巴嘎,你竟敢威胁明治大帝称之为黑色利剑的宪兵?找死,你这个贱民。”

说着上前一把揪住了那厮的头发,钢臂用力往下一压,小日本立刻被压成了大鞠躬的姿势,韩冬的右膝盖猛的顶了上去,“咔嚓”胸肋骨被顶折了数根。松开揪头发的手,抬起的右腿展开,一个直蹬腿,把小日本踹出去几米远。

周围的保镖和浪人眼珠子掉了满地。黑龙会向来与军部合作良好,在侵略支那的问题上是站在一个战壕里的,黑龙会为侵略满洲是做出过很大贡献的,历任关东军司令官对黑龙会都持尊敬的态度。所以黑龙会在占领区的所作所为关东军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无打扰。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个宪兵少尉居然敢当众掘面子,大打黑龙会的脸面,一点都不讲究余地?但这些人又都不敢乱说话,韩冬身上猛然爆发的杀气,吓得他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韩冬从容的走到趴在地上还想爬起来的小日本的身边,穿着马靴的大脚照着脸部头部一通狂踢,边踢边大声骂道:“我看你是吃过饱饭,没挨过饱打。居然敢破坏、阻拦帝国军警执行紧急军务,还敢光着膀子吓唬我,嗯?你以为你身上画一条小蛇就牛逼了?信不信我把你身上这条小黑蛇从你身上撕下来,整张皮都不带打褶的?你一个贱民,是谁给了你包天的狗胆,竟然敢当众侮辱帝国神圣的黑色利剑?”

“你们经理不是不出来吗?好,很好,我就把他打出来见我。一会儿我要是在这里发现义勇军,这里所有的职员统统都给我进宪兵队,我要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帝国宪兵的手段。我要你们亲自品尝什么是侮辱帝国宪兵的后果。你这个贱民,简直就是大和民族的耻辱。给我记住了,战争时期,军人的命令就是圣旨!”

韩冬大声的咆哮着、怒骂着,脚下一刻也没闲着,小日本的头部被踢成了烂柿子,四肢也已经被他废掉了,成了一个只会喘气的废物。

一时间,整个走廊里静得很诡异,所有的人都被震住了。

从来没见过横行霸道的黑龙会被人这么暴打。中国人感觉打得过瘾解恨。日本人感觉打得心惊不解。

“都给我听着,义勇军可能已经混入城内,意图与城外的义勇军里应外合的勾结,攻入凌源城。在我搜查期间,任何人不许妄动,如有反抗、阻拦、离开者,一律视为义勇军同党,就地格杀。”

韩冬凶恶恶的眼神扫过走廊里每一个人,所有的人在和他眼神相碰的瞬间,都有一种被恶狼盯上等待被噬杀的感觉。

见所有的人,尤其是平时**跋扈的日本人在他面前俱都显现出卑微的顺从的神色和眼神,韩冬满意的撇了撇嘴,一副自傲睥睨众生的日本军人痞相,冲着两个看得入神的日本兵打了个手势,低沉而从容的命令道:“继续搜查。”

“嗨。”两个日本兵见到手势后立即推弹上膛,清脆的枪栓声吓得走廊里的每一个人心脏一紧,菊花骤缩。

挺着明晃晃刺刀的两个日本兵没有了先前的拘谨,俱都放开胆量,如凶神恶煞般开始肆无忌惮的搜查。

在日本人的心窝里,还敢这么当众大张旗鼓、旁若无人的痛殴日本人,比日本人还粗野、比日本人还嚣张,就这份胆量、这份能耐,看得两个燕山义勇军战士目定口呆。现在这两个兄弟对韩冬这一伙的飞鹰队佩服得五体投地,敬仰之情直如燕山万里林海,松涛滚滚,万里林波,连绵不绝!

接下来的搜查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人够胆招惹这么一伙连黑龙会的人都敢打个半死的宪兵搜查队。

太配合、太顺从、太安静了,一时间反而让韩冬等三人有一种空牢牢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拳击手刚刚聚力凝神、握紧拳头正准备狠狠向对手发起攻击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手已经倒在地上而蓄势待发的拳势被憋住的不痛快感。

这种不爽的感觉令韩冬非常郁闷,郁闷得他只想抽出军刀劈死几个日本人泄泄肝火。

突然,韩冬眼睛一亮,他看见了两个呆头呆脑的“保镖。”那两个保镖看见他们后,用眼神示意目标在后楼。

韩冬嘴角悄悄的挂上了一缕微笑,真他妈的“淫才”啊,真是想吃饭时递过来一双筷子,想睡觉时,送过来一个枕头,那个叫杨明辉的宝贝“淫才”到哪找去,太有才了。

韩冬扬起下巴示意两个日本兵向后楼搜索,自己迈着从容的步伐跟在后面。

一扇高档的镀金门将老客街分出两个天地来,门口两个身穿艳丽和服的年轻的日本女子见凶巴巴的闯进后楼区域的三个军人,一时忘了鞠躬迎客的礼节,惊惧的看着辉煌的灯光下刺目闪闪的步枪军刺不知所措。

两个客串的日本兵此时身上的暴戾气息正浓,在镀金门前,毫不吝惜,抬腿就踹开了大门,端着步枪就冲了进去,大有日本兵惯有的抢劫形象,演技非常到位。

“啊?!”里面传出莺莺燕燕的低呼声。贸然闯进内堂的两个日本兵当时就象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窘住了。

装潢高档的内堂里,几排高档的西式沙发上坐满了衣着暴露、春光外泄、香气靡靡的东瀛女子,常年在山林间穿梭据守的两个年青的义勇军兄弟哪见过这般阵势,猛然间撞见这等春色无边的淫艳景色,心脏骤然狂跳象擂起了急促的战鼓,体内雄性荷尔蒙瞬间分泌到了极致。

两个年青的壮火力的兄弟俩,张着被瞬间蒸发光了唾液的发干的嘴巴,老老实实的端着枪定格在门口了。

“哦,帝国的勇士。”“嘻嘻,真的是勇士来了。”“来啊,勇士,到这里来坐坐。”几个反应快的女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扭动着水蛇一样的柳腰,抖着身上本来就不多的布片,向两个“日本勇士”的怀里扑来。

“站住。”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宪兵少尉及时的喝止住了几具快要扎到那两个兄弟怀里的尤物。

“都给我坐回去,老老实实的呆着。搜查义勇军危险分子,谁要是胆敢放肆,我就把她扔到矿上去喂狼群。”宪兵少尉冰冷的语气和冰冷的眼神,令满堂的春妓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纷纷双臂环胸缩在沙发里,恐慌不安的注视着这个长得酷酷的帅帅的却偏偏阴冷阴冷的毫无怜香觉悟的宪兵少尉。

“继续向里面搜索。”少尉抬手指着穿过内堂后的另一扇镀金大门,对两个窘住了半天的义勇军战士说道。

“嗨。”两个日本兵从愕然状态中清醒过来,红着脸端着枪快步走向另一扇镀金门,这一次兄弟俩没有再气势汹汹的用脚开门,而是小心翼翼的用手推开了金门,那动作因失去了先前的锐气而显得软绵绵的,特别无生气,看得宪兵少尉眉头直皱,大摇其头。

正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喝问:“站住,不许再往前走。”

从前楼处急急忙忙奔过来五个人。中间的是一位中年人,身材壮实,和服的打褂是黑色的,下身是黑白花纹的裤子,白色的布袜,脚蹬木屐,眼神锐利而深沉。身后跟着的四个人,两个是浪人装束,另两个是常服打手装。

韩冬手扶军刀慢慢的转回身,下巴微微抬起,傲慢的看着走到近前的五个人。

“阁下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打我的人?”中年人丝毫不畏惧韩冬的傲慢眼神。

“你是谁?”这几个字让人听着象从鼻孔里喷出来的。

“巴嘎,这位是前田一郎先生,是这里的经理。”中年人身后的一个打手愤怒的吼道,眼睛似要冒出火来。

韩冬倨傲的眼神中,突然闪出一股透体而出的杀气,越过站在前面的前田一郎,直扫他身后的两个打手。一逝而过的磁场感应令前田一郎心生警兆。他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挺拔俊立的宪兵少尉,心里迅速做着评估和重新考量。

“你就是这里的经理?叫什么前田一郎?”个子高出前田一郎多半头的韩冬扬着下巴,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同样在打量着他的前田一郎。

眼睛的目光一碰,前田一郎立时感到如冰山一般的凉意浸身,对方那睇视的目光就像是俯瞰一群家奴在劳作的幕府王爷。根本就没有将他和黑龙会放在眼里的倨傲神态,令他顿起愠怒。

“正是在下。少尉,我没有接到今天检查的通告。”

“正在城外攻城的义勇军是不是通告了你他们今晚要来?”韩冬冷笑着嘲讽道。

“城防坚固,帝国士兵勇武忠君,那些乌合之众是攻不进来的。”

“怎么打仗那是军人的事,与你们一帮小民何干?瞎跟着参谋什么?你懂得怎么打仗吗?记住你的身份,小民就是小民,军国大事与尔等无关。”一口一个小民,气得前田一郎浑身直哆嗦,对方身上释放的优越感令他一时非常气馁。

“现在检查搜捕义勇军危险分子,请你配合一下。”韩冬调整了一下语气,“前楼的人应该告诉你,检查期间,凡是阻拦、破坏、离开者,杀无赦。”淡淡的语气中,含着无可救药的歧视态度。

“少尉,检查后如果没有怎么办?”前田一郎懊恼的问道。

“有没有,是我说了算。”韩冬丝毫不给面子,摆明车马炮,就是不屌你黑龙会。

“巴嘎,你一个小小的少尉竟敢这么跟前田先生说话……”刚才那个打手又要高声叫骂。

“住嘴。”前田一郎回头叱责道,而后回过头来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看着韩冬:“好,少尉,我配合你抓捕义勇军,我可以跟着你吗?”

“请便,不过你身后那几头猪必须留在这里。”韩冬微微一笑,傲然的神态令对面的五个日本人直抓狂。

“巴嘎,你找死。”两个打手终于忍受不了韩冬的蔑视和侮辱,猛的拔出手枪,指向韩冬。

感觉出了手下的异动,回头见手下拔出了手枪,前田一郎暗呼不好:“住手……”。同时心生警兆,感觉宪兵少尉动了,连忙回头,哪里还有少尉的身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