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5.html


就在全城的交警设卡检查着来往的车辆时,那辆黑色的路虎揽胜已经开进了一条山路上。“蝎子,怎么处理他啊。听说他可是这座城市里最优秀的警察之一,是不是让我留点纪念啊。”一个有些瘦小的人说道。为了不惹人注意参加这次行动的都是海盗旗内部的黄种人。郑海峰确实是被绑架了,是沈轩林和瘸脚虎在达成了某项交易以后瘸脚虎派海盗旗的人干的。“眼镜蛇,这次这个人你不能动,否则我们的佣金就会飞了。”被称作蝎子的人赶忙出声制止。车上的其他几个人却是看着昏迷了的郑海峰,眼睛中闪着凶光充满了对鲜血疯狂的嗜好。这几人来自于东南亚地区,长时间的民族武装冲突和武装贩毒让他们对生命显得非常的冷淡和漠视。被叫做眼镜蛇的瘦小男人用匕首在郑海峰的耳朵上虚空划了一记便把匕首插回了大腿外侧的刀鞘中。“中国警察,你是我第39个猎物,不过你应该庆幸你的耳朵保住了,要知道没有耳朵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路虎车在上中绕了两圈在确认没有人跟踪后径直向瘸脚虎的老窝赶去。

郑海峰的家中,罗旭正带着一帮警察勘察着现场。勘察的结果却更加令他头疼,现场居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显然这是一伙手段十分老练的人干的。“罗支队你过来看一下,郑队电脑中的资料被破坏了。这可能跟郑队被绑架有关系。”一个小警察看着电脑分析道。“恩,有这个可能。你让人把电脑带回去做一下数据修复另外把警卫室的监控录像一块带走,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车辆查找情况进行的怎么样了?”“案犯非常了解我市地形,已经赶在警方布控之前逃离了市区。”罗旭听完后一拳砸在门上,右手气恼的搓着脸。“难道是郑队碰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罗旭被自己这个突然跳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可是早晨经他手交给高局的资料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中,罗旭一时间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郑队为什么要侵入通信系统、他到底监听到了什么还有绑架他的人是什么人、他们又有着什么目。罗旭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大堆的谜团。“走,小王。跟我回警局。”罗旭把大盖帽带好做出门去。他心中忽然有种感觉,这绝不是简简单单的针对郑队个人的报复行为。而早上的那份资料成了解开这些谜团的关键。

回到警局后罗旭径直来到了高局的办公室。“高局,早上我交给你的资料还有吗?”“已经被销毁了,怎么了?”高局长看了看罗旭说。“哦没怎么,我只是想看看那些资料跟这个案子有没有关系。既然已经销毁了那我就去看看带回来录像,看有没有新的线索。”高局长点了点头,右手摸着下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临海市的一个角落里,老K和林锐在一个不起眼的大排档里喝着酒。“兄弟,老哥敬你,林枫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了。你正好帮老哥除掉了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以后咱俩人齐心协力沈先生是不会亏待咱弟兄的。干。”老K端起酒杯跟林锐碰了一下仰头把杯中的酒喝了下去。“干。”林锐没有说话也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干。正当两人推杯换盏的时候,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冲到了林锐的身后。“别动,我知道你身手好,这枪是顶着火的。把他们拷起来。”两个警察把老K和林锐拷起来用头套蒙住头后带上了警车。不一会车便停了下来,两人被摘去了头套手铐也被用衣服盖了起来。令林锐感到奇怪的是警察并没有把他们带到警局而是押到了一处宾馆中。林锐和老K被分别带到了两个房间中,老K满不在乎的看着两个小警员仿佛这并不是在被审讯,而是在渡假。“老K是吧,说吧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啊,你如果有立功表现我会跟法官说明给你适当减刑的。”“你哄我啊,我犯的事儿加起来都够枪毙一小时的。你觉得减刑轻判之类的对我有意思吗?想审我你还嫩了点。”老K满不在乎地说。再之后老K干脆装起了哑巴,负责审讯的民警把记录本摔在桌子上跟老K大眼瞪小眼的干坐起来。另一个房间中林锐悠闲地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他不想跟这帮警察起冲突。他知道郑海峰得到消息以后一定会想办法的,到时候自己只管照做就是了,可是审讯他的女警的一句话打破了他内心的平静:“林锐郑队失踪了,他是被人绑架了。作案的人手法非常老到,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林锐的眉头不由得轻轻皱了一下,他睁开眼忽然觉得眼前的警察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那个女警察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微笑着说:“我叫林雅,咱们见过面,那时候我手艺因为下雨变潮了。你放心,我们的谈话是在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说着那个叫林雅的女警察把一个收音机大小的黑盒子放在了桌上。林锐看了看拿东西,竟然是一个信号干扰仪,在特定范围内可以屏蔽掉任何电子仪器的信号。“我为什么要信任你,给我一个理由。”林锐想起来了,她就是那一次在娱乐城跟自己接头的那个女服务员于是变相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因为我是一名警察,因为我也想救出郑队,因为我曾经在警徽下发的誓言。”林雅一脸的坚毅。“警队内部有鼹鼠。”“什么?”林雅惊呼。“你小声点。警队内部有鼹鼠,大概是郑队长查到了什么才会被绑架的,我会注意打探的。可是现在沈轩林有可能发现我们被抓了,我们毫发无损的跑回去这不明摆着给人家疑点去怀疑啊。”林锐盯着林雅说。“其他警察都是实弹,而且他们不知道你们的身份,会把戏演好的。”“你也说了他们不知情而且还是实弹,我到时候被击毙了也是白死。”“手枪的有效射程只有五十米,这难不倒你的。”“希望你的人枪法不会那么准。”林雅关闭了信号干扰仪,拿起对讲机说:“第二小组注意,疑犯拒不配合审讯现在听我命令,将疑犯押至看守所交给检方提起公诉。”“第二小组明白。”林锐又被套上了头套手上盖着衣服由两名警察押了出去。林锐慢慢从袖子中捏出了一根针慢慢的捅开了手铐上的锁。头套边沿的缝隙中林锐看出自己已经被带出了宾馆,他突然发难右手一用力摆脱警察的控制后便去摘头上的头套,同时左手一个肘击砸在了另一名警察的胸口。这时走在前边的林雅已经拔出了手枪。她似乎是想要跟林锐比试一下,手中的枪迅速对准了林锐。林锐抓住了枪的套筒逆向一推,把手枪分解了然后又倒地一个飞铲把另外一个已经反映过来的警察铲倒。“都别动,谁动打谁。”林锐从地上捡起那名被铲倒的警察掉落的手枪,指着前方正在拔枪的警察说道。“老K,快走。”老K这时也趁乱摘下了头套,听到林锐招呼后他立马跑到了一辆挂着警用牌照的猎豹越野车上。林锐拿着枪慢慢的向车上靠去。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一个带着学员警衔的小警察迅速拔枪射击,一枪打在了他的肩膀上。林锐赶紧坐上了车,不顾警察的射击顶开前边挡路的警车后向城外疾驰而去。老K看着车身上被打出的窟窿不由得心有余悸。当后面的警察追上来时,那辆猎豹中已经空空如也。“又让他们跑了,这次差点就把他们抓住了。”那名击中了林锐的学员警察懊恼的踢了猎豹的轮胎一脚,紧接着就抱着脚嗷的一声在原地蹦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