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谍战:影子 正文 二十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


东方渐渐泛白,一轮旭日正在冉冉升起。

正在九江的丁处长接到影子的电报,说在云山发现日军的空降特攻队,他立即把这一情报汇报给了戴老板。

戴老板拿着电报看了半天后,复电询问情报来源,当得知是影子传递的,他又翻来覆去地看着第一份电报。

江石州,几近真空的弹丸之地,怎么就引来了日本的空降兵?即使要捣乱,也应该被投放到九江才对。马当大战正酣,只有在九江生出点事来,才能够直接对战役起到作用呀。

戴老板不敢怠慢,立即驱车直往武汉卫戍区司令部拜会陈诚,恰巧刚刚上任的第二兵团总司令兼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张发奎。

“陈司令,张司令,”戴老板拿出电报原件:“这是我的人刚刚发来的情报,说是日军一个三十余人的特攻队已经空降到江石州。”

陈诚接过电报扫了一眼,然后递给张发奎。张发奎没有去接电报,而是走到窗前,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冈村宁次正式走马上任了。”

“哦,何以见得?”

“他是中国通,深知我军的装备及其作战能力,虽然马当还在我们手里,但他已经视九江为囊中之物了。”张发奎转身回到案前,指着地图说道:“他一定认为我们的前线作战指挥部设在江石州,特攻队的任务有二,一是伺机暗杀我指挥将领,二是窥探九江纵深地带是否驻扎我军重兵。”

陈诚点头道:“有道理,只是您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过于狂妄了!”

张发奎摇头道:“此一时,彼一时,今天的日第十一军冈村宁次司令官,与当年孙传芳司令部里的冈村宁次军务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曾经担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清国留学生队队长,中国的孙传芳、何应钦、阎锡山等,包括后来发迹的许多大小军阀,都是冈村宁次的学生。1915年,日本陆军参谋总部为编纂日德战争作战史,派战史处参谋冈村宁次到青岛搜集资料,这是他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由于他的野心和灵敏的嗅觉,使他对中国特别感兴趣。此后,冈村宁次的主要任务是到中国搜集政治、经济、军事情报,后被他被调任上海,担任谍报武官。1928年5月,冈村宁次率联队随师团开赴青岛,与中国军队作战。1932年2月,他被提升为日军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曾经作为日方代表,数次来南京同中国外交部谈判。几次见过蒋介石。这年6月,他调往东北,担任关东军副参谋长,曾与何应钦商谈签订《塘沽协定》。1934年,他又调回东京,担任参谋总部第二部部长,掌管情报工作,主要任务就是专门搜集有关中国的军事、政治情况,研究和制定对华政策。到职不到两个月,就以商人身份秘密到中国,以旅游为借口,在沈阳、大连、旅顺、北京转悠,尤其在南京住了两个月。目的是通过和中国人交朋友,了解中国的军事情报。何应钦留日读书时,冈村宁次是他的老师,关系相当密切,他在何应钦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又到广州,多次拜访广东军阀陈济棠,有时李宗仁也陪着交谈。冈村宁次遇到情绪好的时候,邀请陈、李二人上饭店喝酒,在交杯换盏、笑谈风月中搜集了大量关于蒋介石的情报。由于搜集情报有功,他被破格提升为中将第二师团长。这个职务非同一般,因为那时整个陆军总共才有17个正规师团。1937年4月,他率第二师团来东北作战。镇压当地的抗日武装。1938年6月30日,他被提升为第十一军军长。也就在这一天,他回东京拜谒天皇,受领了御赐神酒和赏金,接受了进攻武汉的使命。

面对这个老奸巨猾的对手,张发奎心里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戴老板眉头紧锁:“看来这批客人我们还得好好招待一下,既不能消灭他们,又必须把他们的行动范围限制在云山一带。”

“不错,”陈诚指着地图说道:“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接近万家岭。既然冈村宁次跳出了这个‘卧槽马’,我们就应该把它的马腿给憋住,从而为我们所用!”

张发奎笑道:“为了证明冈村宁次的判断是正确的,看来我的司令部还非得设在江石州了。”

三人相视大笑起来。

陈诚伸手搭在戴老板的肩膀上:“不管是天上、地下还是江湖海面上,由于国力所限,我们与日寇相比都处于下风,不知道雨农将军的人,能不能在情报方面给国军挽回一点面子呀?”

戴老板摇了摇头:“日本人在情报方面控制的很严,基本上不相信任何中国人,基本即便是伪满的人都很难进入满铁和特高科。不过近期也许会发生奇迹的,我的一颗棋子已经接近了他们,或许在武汉保卫战期间就能发挥作用。”

“但愿如此。”张发奎笑道:“雨农将军在我的部队里也安排了不少人吧?在此国难当头之际,让你的人还是多关注一下日本人的好。”

戴老板尴尬地笑道:“嘿,张司令误会了,我可以把军统安排在二兵团人员的名单交给您,由您直接指挥他们开展工作。”

张发奎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对情报工作一窍不通,九江大战期间,希望我们能够精诚团结、通力合作,争取把冈村宁次的十一军赶到鄱阳湖和长江里去喂鱼!”

戴老板毕恭毕敬地给张发奎鞠了一个躬:“预祝张司令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