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狼 正文 第五章 机会(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


刚才王少华和叶玉婷俩人过来,就是自己叫过来的,目的就是旁敲侧击地想了解一下这两个人,谁知这两口子知道的也不多。叶玉婷倒是把他们认识的事说了,至于他们是哪里人,叶玉婷也不清楚,省长也就是看了看孩子,问了几句叶教授的身体,就叫他们离开了。省长和李政委也就结束了饭局,向外走去。在走到叶玉婷他们的包厢门口时,通过没有关上的门,刚好看见了李思湘的表演。当然省长也看见了,但他由于不是习武之人,也就没有看出什么,就和王少华,叶玉婷看到的一样,就觉得奇怪罢了。

李政委转身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给警卫员耳旁说了句话。警卫员马上拿出移动电话打了起来。省长看了一眼李政委,没有说话,就一起进入了电梯。

省长秘书早就等候在电梯里按着开门键,见领导进来,警卫员没有跟上,本想等一等,可看见省长在对他使眼色,马上松开了手。

电梯到一楼大厅时,警卫员已经在下面等候了,不仅是他一人,还有三人站在他的身后。

省长和李政委相是没有看到他们一样,走了过去。

省长秘书这才发现跟着李政委后面的警卫员已经换人了,就觉得肯定是要有事情发生,但看到省长和李政委没有反应,也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在后面。

发生的这一切,在上面包厢里的四人浑然不知。

王少华和叶玉婷虽然进到包厢里,虽然听到一些李思湘和郭刚说的事情,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就不知道了。叶玉婷就笑着说:“你们俩趁我们不在,偷偷地喝上了,”李思湘的脸从发现他们开始,就一直红着,这时候不好说什么就低下了头。郭刚见此,就忙说:“我们在说家乡的一些事。”

这时孩子有点困了,头搭在王少华的肩膀上,揉着眼睛,他抱着孩子也就没有吭气,看着叶玉婷。

“家乡的事,家乡有什么事可以让你们俩个大老爷们,说的流鼻涕。”叶玉婷调侃着他们俩。说着话就走到自己原先的椅子上旁坐了下来,“哎,酒也没有了,服务员再拿一瓶。”“小李,也给我说说,让我也感动一下。”叶玉婷的话让李思湘的头更低了。

服务员拿来酒正准备倒,叶玉婷站起来说“我来。”接过酒瓶的她给李思湘,郭刚和自己满上,“小李,郭刚来干一杯。”叶玉婷笑着邀请他们俩。

郭刚痛快地把酒喝了说:“叶姐,你不知道,我们俩是个苦命的人。”说着拿起酒瓶给自己又倒上喝了。“我们俩是在上初中时认识的,家都在大山里的农村。像我们这种农村孩子,考上县城里的初中是很不容易的,特别是大山里的孩子,有的孩子就是考上也没有钱上,不光是学费,还有饭钱,住宿费,课本钱。当时我们俩考上的都是县城的重点中学,还可以免一些费用,就这样家里也是很困难的。”郭刚说着就流下了眼泪,李思湘更是哭出了声。

郭刚给李思湘又倒了一杯,也不管他,自己端起就喝了。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退学了,”

“那你们学校就这样让你退了,”叶玉婷愤愤不平地说道。

“开始,学校也不同意,还给了一些补助,可家里还有妈妈,妹妹和弟弟呀。所以我就坚决地退了,出来打工给妈妈减轻点负担。我虽然有点遗憾,但我妹妹,弟弟可以上学了,妈妈负担轻了,生活也就好一点了。叶姐你知道吗,对于可以帮助家里,我是很欣慰,也很高兴的。其实,我不是最可惜的,他才是。”说完指了指李思湘,接着又拿起酒瓶给李思湘倒了一杯说;“大熊哥,我敬你。为了母亲你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而且无怨无悔。”

“喝”

“叶姐,如果不是为了减轻母亲的压力,大熊现在已经是京大的学生了,今年的。”郭刚懊悔地说,“他就因为担心母亲的身体,自己放弃了。大熊是毁了,他本来可以是我们大山的骄傲。可现在只有打工来给家里还账,来养母亲。是他不想上吗?不是,叶姐,你可能不知道,在我们那个大山里,他母亲一个女人是没有办法挣钱的,没有办法啊”说着说着郭刚就痛哭起来。李思湘站起来给郭刚到了一杯酒说:“兄弟,为了母亲。干杯。”

叶玉婷惊了,王少华呆了。他们没有想到,李思湘和郭刚有这么多的辛酸苦辣。更为可惜的是李思湘放弃了京大的学籍。京大的学籍意味着什么,他们太清楚了,那是共和国的最高学府,是叶玉婷和王少华这些高等学府出来学生的心中殿堂。全国每年几十万的学子,只有一千多人可以进入这个学校,这是何等宝贵的机会啊。

叶玉婷心里想着,自己一定要将李思湘的事情告诉父亲,看看能不能让李思湘重回象牙塔,就算是不能回京大,那么在西州大学也好继续完成他的学业。想到这,叶玉婷对李思湘说“小李,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希望你能同意,”

“叶姐,你说什么事,只要是我可以办到的,我一定答应你。”李思湘认真的回答到。

叶玉婷看了王少华一眼说“这是你说的,这事情你绝对可以办到的。”叶玉婷狡诈的笑了。

“我一向是说到做到。”

“好,我相信你,”叶玉婷笑着说。

“叶姐,你说”李思湘斩钉截铁的用保证的口气说。

“大熊,我可以叫你大熊吗?”

“叶姐,可以。但是你能不能先说事,”见叶玉婷吞吞吐吐的李思湘就有点急了。

“大熊,我缺个弟弟,你可以答应吗?”李思湘初一听,觉得莫名其妙,你缺个弟弟,你找你爸呀,找我干什么?王少华瞪了她一眼。叶玉婷才明白过来,是自己没有说清楚,忙解释说“是我想认你做我的干弟弟,希望你能答应。”李思湘挠挠头,想了想说:“行,叶姐。”

“你叫我什么?”叶玉婷说完,就想起自己刚才说的病句,脸不由地红了。

“姐,姐夫”李思湘端起酒,郑重地向叶玉婷和王少华举起来。

叶玉婷接过酒抿了一口,就递给了王少华,接过酒的王少华也是轻抿了一口,就又还给李思湘,他接过后一口干了。

听到鼾呼声,三人才发现郭刚已经喝多了,趴在餐桌上睡觉。三人相似而笑。

清晨,李思湘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后面跟着一个人,自己跑快,他也跑快。自己慢跑,他也慢跑。但一会儿,就不见了。李思湘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过敏,大家都在晨练吗。不存在谁跟谁的问题。

到房间后,见郭刚还在睡觉,他上去一把就将他拉醒。为了惩罚他睡懒觉,他和老范一致同意今天的早饭有郭刚去打。老范和李思湘看到郭刚的郁闷样,俩人相对着哈哈大笑。

这几天,老范天天让李思湘加倍地拉浆,砌工们不得不加大劳动强度和延长工作时间,否则时间稍微一长,灰浆就凝固了,砌工们都怨声载道。后来他们的工头找老范谈了一次话后,那些砌工们就再也没有说闲话,还很配合送浆工的工作。原本十五天砌一层,可现在十二天就完工。大大的加快了工期,张总很高兴,还在一次晚饭的时候表扬了老范。

一天吃中午饭的时候,张副经理领了一个人到凉棚。对老范说:“给你们增加一个人,老范要好好带带。”说完看了李思湘一眼,就走了。一听又增加一人,大家似乎很高兴。那当然了,增加一个人,大伙就可以少干点活。

老范看着这个剃着小平头,身材较魁梧的人说:“小伙子,多大了”

“师傅,俺28岁。”

“叫什么名字呀。”老范问道。

“师傅,俺叫张安峰。”

“嗯,行了,你下午开始干吧,跟着老王拉沙石料。”说完叫上李思湘就走。刚走了两三步突然大声地叫到:“张安峰。”

“到,”答完话后,就见张安峰走过来对着老范说。“师傅,您叫俺。”

老范说;“住的地方看了吗?”

“师傅,还没有哪,”

“好,知道了。你去吧。”说完。老范对郭刚说“刚子,你从下午开始和大熊一起在下面送浆,”转过头又对着李思湘说;“大熊,你跟我去一趟水泥库,”一路上,老范什么话也没有说,进了放水泥的简易棚后,老范带着李思湘走到一大堆用蛇皮袋子装的水泥跟前。

这种袋子装的水泥,李思湘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见过。

老范蹲下用手抓了一把捏了捏说:“大熊,你看看”。李思湘也蹲下,先是用眼睛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然后学着老范也用手捏捏说:“范哥,这个水泥好像和我们以前用的不一样。”老范斜着眼睛看了李思湘一眼说:“你肯定吗。”李思湘又认真地看了一次,突然将沾有水泥的手放入口中,舔了一下说:“范哥,我肯定。”老范见他肯定的说,就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李思湘以为是自己惹了老范,吓得不敢吭气,静静地跟着老范的身后。

到了他们洗澡的地方,老范打开水管,让水流皮拉啪啦地打在地上。然后对李思湘说:“大熊,你来了有一个月了吧。”

“范哥,四十多天了,”李思湘小心地回答。

老范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拿出一根给李思湘说:“我知道你不吸烟,但今天你就吸一支吧。”说完打着火给李思湘点上,说:“我早知道水泥不对劲,他们用225号水泥代替325号。我今天叫你一起进去看,就是想确认一下我的判断。”

“咳咳,咳咳,”老范看到李思湘被烟呛着了,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你吸不贯,就不要吸了吧。”李思湘也不理他,把烟放在嘴里又吸了起来。老范看着他的那个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边笑着边把李思湘手里的香烟夺过来,扔在地上。李思湘挠挠头笑了笑。

“你是我见过人里头,最具有武根的人。你一定要加强自己在这方面的修练。咱们练武者在于修性,就是说一个学武的人,在很多方面是要靠悟。有些东西是很深奥,比如我吧,就悟了六十多年,但还觉得自己不到十分之一。你肯定比我要好,你的武根好,就是悟性好。这个就和我们做人做事一样,有的人悟性好,他就可以举一反三,事半功倍。有的人一辈子勤勤恳恳,老老实实,却要忙碌一生。在道德上,我们把悟性放在有利于百姓,那他就是一个好人。把悟性放在牟害他人,专门利己上,那他就是坏人。我们可以保证自己做好人,但是避免不了别人做坏人。”

老范吸了一口香烟又说:“你和刚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了解他。我和他一起待了二年,我也了解他。他的根不坏,但他受不了诱惑。我已经给他讲了,让他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这样就断了他的诱惑之源。你虽然和我认识才四十多天,但我看了六十年的人了,人的本性还是可以看到一些的。况且,你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我虽然不知道是谁教的你,但我知道他一定是一个品性高尚的人。你知道为什么吗?”老范不等李思湘开口就接着说“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很多一些练武者的基本修性,比如,敏捷的反映,事物的先知,强劲的体魄,良好的忍耐,时机的抓捕等这些,如果教你的人还在的话,不出三年,你当可成为这个世界的强者。”

老范沉默了一会又说:“我估计他不在了,如果他在,你是不会让我碰到的,因为要培养一个你这样的,是需要花费一个人一生的精力。很多人是不愿意花大多的时间和生命在枯燥无趣的教育上的,何况是不是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而教你的人,他成功了。现在他不在了,但你遇到了我。我的方法虽然同样可以让你成功,可是要晚几年,当然如果你的机遇要是好的话,就可能提前。”

老范又点了一根香烟。“我教你的,是没有现成样板的。我接的时候,就是靠自己悟,教我的人当时就说,如果有样板,那就会停蹄不前,因为人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就像一句古话:可以清心也。这句话无论你从那个字为头都可以念通,那就是说有五种理解方法,五种悟性,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那我为什么还要规定你必须从那个字念起哪,完全没有必要。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说不定,比我的方法还要快。这就是人各自的悟性。”老范走动了一圈又坐下说:“我觉得你和郭刚是很好的搭档。是吗?”

李思湘立刻答到,“是的。我会和他生死不离。”

老范欣慰地笑了,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交给李思湘说:“这一本是心性,你拿去认真研读。里面还有一个名册,在你遇到困难时,你可以和他们联系,他们是会帮助你的,除非你违反了五条戒律。那样他们就会拼着命干掉你。有这个名册的人,一共有五个,而你是唯一可以调动名册里面人的人,你的信物就是心性。而在名册里地人的信物就是我刚才说的古语。等你看懂心性了,你就可以选人了,就像我选你一样,将选好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写入名册,并在每年的正月十五和八月十五将写入名册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交给来找你的人。你都记清了吗?”

“范哥,我记清了。”李思湘正色地说。

老范过去将水关上,突然说:“你招惹部队的人了?”

李思湘莫名其妙的皱着眉头说:“没呀,怎么了,范哥。”

“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今天来的那个小子就是冲着你来的。”老范有点疑惑地说:“你最近没有露出功夫吧。”

李思湘认真地想了一下,说;“不会是那天叶姐叫我吃饭,我们碰到的那个李政委吧。”

“李政委?那个部队的?多大年龄?”老范马上反问道。

李思湘挠挠头憨笑着说:“那个部队的我不知道,没有问,没有穿军装。不过他带着一个警卫员,是和省长一起的。那个警卫员是个练家子。李政委大概有五十多岁了。”

老范看着烟想了想说:“是和省长在一起,那一定是刚到红州军区的李宗伟中将。”说完猛吸了一口烟:“你小子运气不错吗,又是省长又是军区政委的。你自己的事自己摆平,我不管了。”低头沉思一会说:“大熊,有两点你要注意:一是你还年轻,不懂得收敛自己的气势。二是,你的功力还没有到上层,如果到了,就可以收发自如了。你的根好,一定要加强大的运动量,我想这是你提高功力的途径。但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不停的感悟功法。好了,差不多了。咱们回工地去。”老范突然想起事,拍着额头说“嗷,还有一点,就是我下午会走,走之前会和张总吵一架。你们谁都不许帮我,就当是看戏好了。”

“老范,咱们还会见面吗?”李思湘动情地说。老范看了看李思湘有点红的眼睛说:“会的,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唉,不说了。婆婆妈妈的,烦人。”说完,扔掉半截烟头扭头就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