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贝什米特:“我们的宣传部门会帮我们解决这个难题的。”斯图亚特:“怎么解决?西方的媒体并不是铁板一块,消息是没法封锁的……再然后,事情暴露出来,我们就会被拉去当替罪羊。”

贝尔想了一想,说道:“我同意斯图亚特的看法,我们还是报告吧,毕竟这对我们没有什么坏处。”“那么就这么定了,毕竟我可不想被说成是‘屠夫’。”贝什米特最终还是动摇了自己的立场。

“等一下,你们觉得我们该怎么处理Mr.袁呢?”贝什米特突然指着袁惠文说道。“待会儿我们就要跟英军碰面了,Mr.袁就交给英军处理吧。”“那么就这样了,先联系指挥部吧。”

——

天已经蒙蒙亮了,但是搜山的队伍依然没有任何进展。除了之前发现的那把用来组合成陷阱的MK18短突击步枪和M18A1反步兵地雷以外,他们连根敌人的毛都没发现。

在山下负责协调指挥的林一峰站在他的座驾附近,一言不发的看着铺在引擎盖上的军事地图。搜山部队几乎把山都翻了个遍,但是现在却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见,这实在是让人说不过去。敌人昨天还跟巡逻队交过火,但是仅仅几个小时之后,他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连根毛都找不到了……

一辆猛士吉普缓缓驶进搜山部队设置在山脚下的基地。车门打开,副营长伍修从车里走了出来。林一峰抬头一看:“副营长?”伍修气呼呼的走到林一峰身边,不是因为他没有敬礼,而是因为……

“你们怎么搞的!!”伍修破口大骂,“几百号人,就知道在山上瞎转悠,人家早就下山了!”林一峰大惊:“下山了……不是……”伍修:“不是什么……不是什么……刚才我们在山下的一个村子里面发现了他们的影子……你们几百号人在山上瞎转悠的时候,他们已经撤到了山下的那个村子里面,估计现在已经快到敌军控制区了……你们干得不错啊!”

林一峰:“副营长,在你把我骂个狗血淋头之前,请你把话说清楚一点,好不好?部队是有军纪的,上下级之间不能……”伍修:“不能什么?不能什么?让你的人都赶紧下山,跟我到那个村子里面去一趟。”林一峰:“去干什么?”伍修:“教育教育!”

……

“居然就这么下山了?”刘云收到命令之后几乎不敢相信,“搜山就这么结束啦?”钟卫国摇了摇头,说:“肯定是在另一处发现了敌人,所以才让我们下山了。”洪波:“我觉得钟卫国说得有道理。”武福:“你这么快就又成了他的知音啦?”关飞:“别打击人家嘛!”

李晨林:“下山就下山吗。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刘云:“好了,大家都过来集合,准备下山了!早点下山早点休息,天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搜山时排出的散兵线很快又都聚集起来,然后开始往山脚下前进。

刘云一边下山一边略有所思,突然将他说道:“我居然把你给忘了!”“谁?谁?”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你呀,李晨林,你可是我们班上的笔杆子……”“笔杆子是钟卫国,我不过就是个只会写官八股的书呆子!”李晨林的回答很冷淡。

洪波对刘云说:“班长,你不会为了我,把班上的人都介绍一遍吧。”刘云:“我倒是想,但只可惜作者懒得编造那么多领便当的龙套,我只能选择性的介绍。”洪波:“这么回事儿啊……那么你当初怎么把他(指李晨林)给忘了呢?”刘云:“其实我不想忘的,但是他这个人平时不怎么说话,据说是因为他不怎么会说话,但是他文章写得好,以前经常负责我们连得一些文字工作,比如墙报。但是有一次钟卫国和他吵了一架,主要就是关于在墙报上要不要张贴关于我军以前的一些败仗的战例及其分析。李晨林不同意,说那是损害军人的荣誉感,结果钟卫国就说他是个只会写官八股的书呆子。然后他们俩就闹翻了,李晨林也因此封笔了。”

“哎,为什么我们大家就团结不起来呢?”洪波略有所悟,“毕竟都是一个集体吗,为什么大家不互相帮助呢?”

“我来帮你回答这个问题。”钟卫国靠上来,把刘云挤到一边。“因为我们中国人呢,是很喜欢划小集体,拉山头的。比如老乡找老乡,同学找同学,战友找战友之类的。表面上看起来我们是一个连队,可实际上呢,各排之间有自己的小算盘,各个排之间呢,各班又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去去去,逻辑混乱,少来误导新兵。”刘云又把钟卫国挤到一边,“别听他的,他就属于那种觉得自己一贯正确的家伙。”

拖着疲惫的身躯,二连的人无精打采的在山下集合了。当连长过来整队的时候,所有人都赶紧强打精神站直了,毕竟这是军人的基本要求,风纪军容是要保证的。

副营长伍修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林一峰,走到伍修面前,没有向他敬礼,只是说:“报告副营长,二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不向副营长敬礼,似乎是为了遵守“在战场上不像自己的上级敬礼”这一规则,但是就现在这个场面,谁看不出来伍修是他们的首长?刘云心想刚才林一峰似乎有点自作聪明了。

“在山上忙了一整天,都挺累的,是吧?”伍修微笑着说道,其实站得离他比较近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是皮笑肉不笑,“现在大家马上上车,我们不回驻地了,直接出发,路上顺便给你们看点东西。”

伍修所说的“东西”是什么,在场的除了他以外的人都不知道,但是林一峰觉得,绝对不会是好东西。

——

“汉奸”跑到了靶壕边上,看见许宝强跟法正两人正埋着头蹲在地上。

“把头抬起来!”他说道。许宝强跟法正两人斜眼对视了一下,还是没有抬头。“汉奸”从地上捡了块鸡蛋大的鹅卵石,往下用力的一扔。一身闷响,那块鹅卵石砸到了法正的后脑勺,法正愣了一下,许宝强一看,你小子的铁头功练得不错嘛!法正突然意识到不能让人看出自己可能是军人,于是赶紧抱着脑袋往地上一趴,喊道:“哎哟喂哟……好痛啊,哪个混蛋干得好事儿啊……”

许宝强一看,心想这下糟了,不会把他的脑袋给砸破了吧!于是赶紧上去,盖在法正身上,问他:“你没事儿吧?要不要紧?”

跟在“汉奸”身后的两名武警赶到了,一看靶壕里面躺着的两人,又看到那“汉奸”手里又捡起了一块鹅卵石,就问他:“你干什么了?”“汉奸”:“我没干什么。我看他们俩可以,我就试探了一下……”“用这玩意儿试探?”一名武警气呼呼的说道,“你是老百姓,没有侦查权,我们武警也没有侦查权,你这样随便损害他人生命安全,是要受到法律的惩罚的!”“惩罚个鸟,你也不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那“汉奸”很不服气,跟武警顶嘴。“怎么了,战争时期就可以藐视法律的尊严吗?战争时期还要乱世用重典呢!”

另一名武警则跳下靶壕,凑到法正身边,问他:“同志,你没事儿吧?”许宝强赶紧把脸凑到一边以免被人看见,那名武警问他:“你跟他(法正)是什么关系?喂,你怎么不看我啊……”

喷气式发动机的轰鸣突然间掩盖了周围一切的声音,许宝强本能的抬起头,一架战斗机从空中掠过。

靶壕外面传来某个人带着兴奋的叫声:“那是我们的歼11,我们的空军来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