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第一次进行实弹射击的难忘经历!

那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故事。当时的我15岁,正在上初中三年级

一个星期天阳光灿烂的早上,早起锻炼回来、心情极佳的大哥突然招呼我随他一同下乡。

我俩各自骑上家中的二辆“永久”和“凤凰”自行车,开始向郊区驶去。一路上,我都在心中犯着嘀咕,不知这位平日里一贯对我严厉的兄长今天又要搞什么名堂。

在崎岖的公路上喝着卡车漫卷起的灰尘一路颠簸着来到淮河岸边,随他坐上交通渡轮来到北岸,我们又骑行了十几里的乡间那种被拖拉机翻捣得没有一点道路模样的农村土路后,气喘吁吁的我俩终于来到了郊外乡下大哥昔日的一个战友家中。

走进陈设简陋但还算中规中矩的堂屋大门,我惊喜地看到:大哥那位身为生产队民兵连长的战友家中的堂屋正中央条桌上,摆放着一支沉甸甸、虽很老旧但却被擦拭得油光锃亮的“56式”半自动步枪。

满带着惊喜,我急不可耐地随着大哥和他战友,来到屋后旷野处的芦苇荡水泊前。

只见,大哥熟练地将“56式”半自动步枪操枪在手,拉枪栓、压弹夹、上膛、开保险。然后,他呈无依托站立姿态,平端步枪,向着距离五、六十米开外、水泊中央漂浮着的一段枯木桩瞄准射击:

“砰——、砰——、砰——、、、”

十发子弹有节奏地连续速射,火焰包裹着弹头高速旋转着冲出枪管,飞向远处。

随着木桩在水面的连续晃动和枯木桩上的木屑飞溅跳跃,我关注到:大哥打出的十发子弹弹无虚发,全部命中目标。

重新装弹并且关上保险后,他略带得意地把这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口向前、小心翼翼地递到了我的手上。

握着手中这支实实在在的真枪,我心里顿时高兴得像是开出了一朵花。一时间,曾经看过的所有经典战争影片的场景全都开始浮现在眼前,心中充满了上阵打仗般的豪情。

面对“菜鸟”一般的我,大哥也没教授更多的射击技术和要领,只要求我压低枪口、打开保险,闭上眼睛、扣动扳机,对着眼前的水里猛搂,过一下枪瘾就好。

我极力按捺住自己本就难以平复的激动和以致发狂的兴奋,颤抖着端起枪,闭上眼睛,煞有介事地对着前方不远处的水面开始了射击。

“砰——、砰——、砰——!”

枪声浑厚悦耳,枪体带动身体有节奏和强有力地震动。枪弹入水激起数米高的水花,顶风向回一吹,便落了我一身。

我在枪体的振颤、枪声的震耳、硝烟的刺鼻、水花的激荡和从未经历过的紧张、刺激中兴奋得大叫和大笑。

继而,处在高度兴奋中的我竟鬼使神差地停止了射击,操着弹夹中还有一半子弹未发的步枪,忘形地大笑着调转身,无意识地把那黑洞洞还散发着缕缕硝烟的枪口指向了大哥和民兵连长二人所站的方向。

正在我身后站立着抽烟闲聊的大哥和他战友,突然间看到我这个异常危险的举动和杀气腾腾的枪口,同为退伍军人并且还是参加过对于自卫反击战的二人,脸上的笑容霎时间就都不见了。

他俩非常惊恐、狼狈地,不停地窜跳着向我连连摆手,口中发出已经变了腔调的大喊:“枪、、、你的枪口不能对人!”

“哎——,李冰,你在干什么?你、、混蛋!赶紧把枪口对地、、、”

从他们二人夸张的表情、尖声的呼喊和变了形的肢体动作中,我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于是,赶紧收住傻笑、连人带枪都向水泊方向转了回去。

停止了傻笑的我正要调整操枪姿势继续向水中射击时,手中的半自动步枪却被大哥一把从身后抄了过去。紧接着,我的后脖颈被他狠狠地煽了一巴掌!

、、、

这就是我第一次进行实弹射击时的经历。也就是那次刺激而难忘的感受和险些惹出天大麻烦的插曲,更加坚定了我立志当兵的决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