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第二卷 龙行 第四十一章 闹剧中的智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坐在于水兴身边的,是120大队的副大队长林慕瑾,本来,这样规格的会议,她这样级别的中级军官是不能参加的,但作为一个独立的兵种和校长的特别助理,她需要在必要时提供特种作战手段的可能性方案。作为军事学院里综合素质较高的合成兵种军官,林慕瑾是少有的对空中、地面作战方式都极为熟悉的,所以也就担任了校长的特别助理。

此刻,她正在作着会议记录,手中的钢笔在保密本上“沙沙沙”的飞快写着。耳边的短发不时的滑到腮边,她轻轻的一掠,将头发抿到耳后,这个充满柔媚之气的小动作,立刻引起了在座一人的注意,当然,这个人就是杨竽笙,他和龙海参加这种会议,多半原因是李想希望他们来自后世的广博见闻能为会议提供有用的提议。

杨竽笙的注意很快就引起林慕瑾的觉查,她看见对面那个惫懒的家伙根本无意于会议,只是不断的向自己挤眉弄眼,不禁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杨竽笙根本不为所动,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他的举动把林慕瑾气坏了,要不是在会场上,她恨不得揍这个家伙一顿,现在,他的身份是省政府经济建设领导小组的成员,参议厅资深参议,是省府所有重要会议拥有决定权的大员,比自己的职权高多了,看着他轻狂的眼神,林慕瑾总觉的有必要教训他一次。

想到这里,她等大家都不发言了,就站起来道:“各位首长,参议,这个难题我看已经有人想出对策了,下面就请他给他们讲一下吧,”就在大家莫名其妙时,林慕瑾向杨竽笙浅浅一笑,道:“是不是啊,杨参议。”

杨竽笙正欣赏着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闻听此言,茫然道:“是、是、是,对对,没错。”

李想还没反映过来,奇道:“杨参议,你有什么办法,讲出来嘛。”

“我?什么。。。什么。。。办法。。。”杨竽笙可是好久没听到林慕瑾和自己说话了,到现在还没从喜悦中醒过来。

会议室里一阵轰然大笑,凝重的气氛轻松了不少,在座的虽然都知道这个貌似花花公子的年青人,是真才实料的大学者,没有人敢轻视他,却也都被他可爱的表情逗得轰堂大笑,他对林慕瑾的追求也是满座皆知,眼见在会场上被自己的追求者吃鳖,怎么能不让人好笑。

李想也无柰的摇了摇头,对于杨竽笙,岁月带给他的,好象只有学识,其它的,性情、乐趣,都一如少年无异,就象他追求林慕瑾,少年般的如火热情,早不是李想所能做出的了。

大家哄堂大笑,杨竽笙丝毫不以为意,照样四平八稳坐在那里。不过当他看到林慕瑾有几分嘲笑神情时,却觉得很有必要让她知道自己不仅仅只是术业有专攻。飞快的开动脑筋,想着自己后世了解的资料。

忽然,杨竽笙微微一笑,道:“谁说我没有办法,我现在有了,只是。。。”,他忽然大声说道:“我已经有一个初步作战构想,但想法还不太成熟,所以,我需要助手帮我完成方案的制定。于校长的想法是对的,我们可以通过设置各种障碍阻止萧、靳两人入豫西,却又不得罪吴大帅。”

“喔?”,李想知道杨竽笙在重大场合是不会乱说话的,他这样说,就说明很可能他的办法是可行的,“好吧,你需要哪些人作帮手,各部门全力配合。”

“我只需要一名助手,就是。。。”,杨竽笙的指正在记录着什么的林慕瑾,道:“就请林队长协助我吧,明天我就可以拿出完整的方案,”

挑战,赤棵棵的挑战,林慕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一场会议,就在莫名其妙中结束了。

林慕瑾被留下来,陪杨竽笙加班。

办公室里,俩个人自然是磕磕碰碰,叮叮当当。林慕瑾不是被派去拿资料,就是被派去端茶倒水,稍有不满,杨竽笙就用参谋部的大帽子压人,等林慕瑾火冒三丈时,杨竽笙又一本正经的讲起方案来。让林慕瑾七窍生烟却又莫可柰何。忙又作起记录和整理。

很快,漫漫长夜就在这对欢喜冤家打打闹闹间飞逝而过。天色蒙蒙亮,一个初步计划就放在了参谋部会议室的桌子上,李想、于水兴、蒋世杰都看到了这一方案,内容虽算不上严谨细致,却提出了大胆的构思,几人一看,点头同意,命参谋部按此作战意图制定详尽的方案。

躺在宿舍里,林慕瑾还在想着杨竽笙的计划,他大胆的设想,初看时有点不着边,但写着写着,林慕瑾自己都相信这的确是一份拿得出手的东西。帮他起草方案的过程中,林慕瑾第一次发现这个家伙原来还有这方面的才能,而自己竟然一直以为他是个书呆子,看他戴着眼镜时总是一付书生样子,对自己也总是色迷迷的,没想到心思灵敏的很,忽然,她觉得这个家伙好象真没有那么讨厌了。抬头看了看窗外,咦,应该中午了吧,怎么今天没有送花过来?

想着想着,林慕瑾自己也笑了,这都是什么呀,怎么一天不见送来,自己的心里反倒空了。伸了个懒腰,林慕瑾享受自己难得的白日梦去了。

……

刘小顺和沈鸿两个团经临颖、西平沿京汉铁路左右排开,装甲营,重炮营,三个步兵营组成两个攻击箭头,南下驻马店,摆出一付决战的样子,这种陕军的重装旅(陕军的团),怎么可能用来剿匪,萧、靳两人心知肚明,有心趁贺山子进剿“老洋人”时从其侧翼切入,又担心自己的侧翼反被陕军另两个旅威胁,陕军由于技术兵种比例高,所以一个团往往相当于其它军阀两个团,在其他军阀来看,沿京汉线南下的,是两个混成旅规模的部队。自己不一定能先打第一枪,陕军却完全有可能先打第一枪,被对方两个装备有坦克和重炮的部队攻击侧翼,自己可就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也是高敬太小心了,放眼全国,除了东北的张作霖有几辆坦克,就是自己了,何况他的坦克装备的还是威力惊人的37MM高射炮改装成的主炮,3秒内就可以倾泻10发炮弹,这种火力简直就是其它军阀的恶梦。野战中一个装甲营的威力,有时大过一个师。如今两个装甲营同时出现在直军的右翼,足够震慑对方了。

就在萧、靳二人停止前进,向吴佩孚请示时,“老洋人”驻地,胡庙乡,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三十多岁年纪的精壮汉子,一身长衫,戴着墨镜,神态倨然。

“老洋人”手下一名团长,李老末,听说对方是豫西来拜山的,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趁两人相见把臂问候时,双膀一用力,脚下一绊,想把来人先掀个跟头。哪知力道一发,双臂、脚下俱是一轻,心中暗叫不好,还没等他来得及稳住身子,已经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在一片哄笑声中,李老末老羞成怒,顺手夺过一名土匪的大刀,劈头砍去,只见对方轻轻一闪,神出鬼没就是一脚,李老末手中一轻,大刀直飞出去,只见那人腾身一越,在半空中接住刀,随手朝地上一扔,一脚踏上,“卡嚓”一声断成了两截,众土匪见来人露出这么一手功夫,一起大声叫好。

大厅里“老洋人”面色铁青,挥一挥手,叫李老末赶紧滚蛋。这才一抱拳,向来人问好。

来人挥手摘下墨镜道:“总架杆,在下姓杨,杨杰,当年在陕西道上混钣吃时,江湖朋友抬举,给了个‘神腿’的绰号,见笑了。 ”

原来,来人即是120大队副大队长杨杰,120大队由于使命特殊,对外作战时从不公开人员,几乎没什么人知道魔鬼部队副大队长是他,就是王守身,杀人时也是戴着头罩。120大队所有成员,更是只能把照片保存在档案里,平时是不能照相的,这一点上,仅次于省府“情报厅”。

“杨老弟,久仰,久仰。”,“老洋人”客气的把杨杰迎进大厅。作为关中最有名气的刀客,杨杰的名声在中原地区一样大名鼎鼎。

一落座,杨杰直表来意:“兄弟前来,是给老哥指一条生路的。”

“老洋人”道:“我现在兵强马壮,一但进入天台山,就是山高皇帝远了,谁能奈何我。”

杨杰道:“所以我专门前来,就是要告诉你,这条路走不通。”

“喔?为什么?”

“姜明玉怎么完的,你不会不知道吧,他2000多人,一进入豫西,连几个村子都拿不下,被当地的民团包围,动弹不得,陕军的主力一来,又是机枪又是大炮,还不完蛋。”杨杰顿了一下,接道:“这里的民团,可不比豫中和豫东,各民团都受陕军正规军的训练,有机关枪、迫击炮这样的装备不说,而且弹药充足,各村间还有电话、公路相通,一村受袭,几村来援,极是不好打,一但被拖住,装备了坦克、重炮的陕军主力,马上就能乘车赶来,你们这许多天来,可有一个豫西的杆子来投的?除了单邦客,根本就活不下来!”

“老洋人”沉思半天,心道不错,自己在豫中折腾了几个月,就没见一个豫西的杆子过来,可见杨杰所言不虚,他看了看杨杰,心中盘算了半天,又抬头看了看杨杰,忽然哈哈大笑道:“‘神腿’杨杰,原来还是神嘴啊,快说,给谁当说客来了,豫西地险多山,我随便钻条沟,他们哪里去找?老弟,你不必多言了,”

“老洋人”仿佛一眼看透了杨杰的内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