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马家湾遭越军炮击

前天,我看了战友朱立军博客里所写的《85年4月26日马家湾驻地遭越军炮击》一文,也勾起了我对当天发生的炮击事件的回忆。

马家湾,行政区划所属麻栗坡县天宝乡的一个村寨,位于老山左侧,八里河东山右翼。其战略位置十分险要,对保障老山和八里河东山侧翼、天宝乡夭六野战炮兵群阵地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意义非常重大。

1985年4月26日,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这一天,正好是我连接到大队指挥部(昆明军区第一侦察大队)命令,换发八五式新军服的日子,按命令要求全大队务必于5月1日前换装完毕。

这天清早,我和副指导员叶良、给养员石家红、侦察参谋杨伟以及各班排除留守、执行侦察巡逻任务人员外的其余战士,沿着崎岖山间小道,前往山角下的夭六村,换发由大队部汽车排运送来的八五式军服系列。

由于品种较多,且换发前无法对每个干部战士的型号规格进行统计,衣服的穿着合体给换发带来了较大的困难。

一直到下午四五点钟左右,换发工作才接近尾声,一部分人员才开始陆续沿原路返回马家湾驻地。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驻地马家湾方向传来“咣、咣”两声沉闷的巨响。大约几秒后,就听到了从敌方阵地传来炮弹出膛“咚、咚、咚”的低沉声音,紧接着就是无数炮弹在空中飞行的尖叫声,然后就看见炮弹落在我连驻地马家湾掀起的 炮弹装药TNT爆炸所产生的巨大黑色烟幕。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马家湾驻地遭敌炮击了。首先想到的就是我连留守人员和执行侦察任务可能回到驻地的巡逻分队以及村里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还有担心我所保管的机密文件和档案是否毁坏。

我赶紧和副指导员叶良往山上驻地冲去。一路上,炮弹飞行的尖叫声和落地后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当时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快、快、快跑回驻地。

在跑到半山腰时,我和副指导员叶良同时都听到“嘘、嘘、嘘”的炮弹飞行声响,就是那种炮弹即将要降落在附近时炮弹与空气摩擦时所发出的低沉声响。

“快卧倒!”这是我本能的发出的吼声。我和副指导员叶良立即就地卧倒。紧接着就清晰的听到了两颗炮弹落地时沉重的声音。“咣”,其中一颗在离我们二十多米的山崖上爆炸了。还有一颗在距离我卧倒在地的身边不到三米远的地方,深深地钻进了红粘泥土里。

我赶紧就地打滚,滚到一处石壁后面隐藏,全身出了一身冷汗。哑弹,没有爆炸,把地都砸出一个大窟窿。我们静静的等待了十分钟左右,才慢慢爬起来继续往驻地跑去。

“好悬啊,差一点它就把我们就给报销了,去见了马克思呢!”这是副指导员叶良说的一句不很标准的广东普通话,也是劫后余生说的仅有的一句话。当时,我们好像就没有那种大难不死的高兴劲儿,心里都感到很沉重。

回到驻地后,到处是一片惨景。敌人发射炮弹一百余发,炮弹炸出的弹坑到处都是。老百姓的房屋和工事毁损严重。连指挥所也遭到了袭击,副指导员的搭铺也炸得翻了个面,我的铺位上也到处是泥土和瓦砾粉尘,文件等资料飞落了一地,一片狼藉。

三排七班的住处房顶也炸出一个大口子,像开了一个天窗。七班长张小安的被褥也炸的面目全非,到处都是窟窿,棉絮暴露在外面。配给他的五六式折叠冲锋枪炸的变了形,折叠枪托也被炸断。

事后清点,炸烂被褥十余床,衣物多件,损毁装备十余件,房屋二十多间,所幸我连无一人伤亡。

后来,根据其他连队的通报,我连驻地同驻兄弟连队四连和村民在越军第一轮炮击试射时,虽有疏散,但因人员分散面大,且当时情况不明,至使副连长郝先付、战士李生银牺牲,受伤2人。


备注:以上部分图片由战友朱立军提供,深表谢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