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序言: ­


中国、越南,一衣带水的邻邦。 ­


千百年的起落沉浮,历史之笔在两国之间划出了一幅幅浓墨重彩的图画。黑的、白的、红的、黄的------历史已成为过去。1992年,随着两国领导人的互访,中越关系又翻开了新的一页。但世人不会忘记,自1979年初春开始的那场延续了几年的边界之争,更令人不能忘怀的,是那些血洒边关的中国军人。 ­


----------------------------------------------------------------------------------------------------------------- ­-----------------


­


一九八四年回到了我们这个饱经忧患而又自强不息的文明古国。它带着改革开放的节奏,腾飞的信息。 ­


亿次电子计算机飞速运转,印度洋上空悬起了中国之星,神奇的微电脑开始进入人们的生活。八亿农民在中央一号文件的鼓舞下,正制定新的致富计划。共和国的田野里到处生长着绿色的希望 。。。。。。­


然而,我们生存的大地还不是歌舞升平的世界。敌视中华振兴的人正在咀嚼着共和国的土地。战略家们注视着现实的和潜在的威胁,军人在履行着自己神圣的职责、特殊的使命。。。。。。 ­


在巍峨的老山,在秀丽的者阴山,在整个中越边防前线,越军的挑衅此起彼伏,持续不断。我边防部队奋起还击的枪炮声,振撼着边陲的山川。那殷红的血,那匆匆离去的年轻生命,那带着硝烟的捷报,都无可辩驳地证明:八十年代的年轻军人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信赖,他们能够肩负起保卫“四化”建设的重任,他们无愧于腾飞的中华。 ­


一九八四年四月末,我军先后收复了老山、者阴山的大小高地。过去,老山、者阴山在滇南的千里国防线上,并不闻名于世。但它们又是这样重要,守住它可确保祖国西南角的安全;失去它,外敌就可居高临下,长驱直入,进犯我腹地。。。。。。 ­


一九七九年三月,越军侵占了这一线。几年来,我们曾希望越南当局改弦易张,有所收敛;但,越军仍对我国边境蚕食不已。夺回老山、者阴山之战也就势在必行!这是一场恶战。高山峻岭,密林深谷,雾浓雨多给我军步兵、炮兵、侦察兵、后勤的行军作战都带来了极大困难;越军为了牢占我领土,还投入了曾攻取西贡、入侵金边的“王牌”和精锐部队------ ­


一位军事家说过:“军人的民族精神(热情、狂热、信仰和信念),在山地战中表现得最为明显;这时,自上而下直至每个士兵都必须独立活动。”又曰:“统帅的才能在复杂的地形和丘陵上最发挥作用。” ­


在那亚热带南方山岳丛林地带敌我双方的士兵、统帅进行了一场自一九七九年春天以来的大较量。尽管越军号称第三军事强国,自持善于在南方山地作战;但,终于以被歼八千余人而败北。 ­


老山、者阴山固然巍峨壮丽,但,我们为祖国荣辱而勇于献身的战斗者却更加光辉高大,这正如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嘉奖令中所指出的:“你们创造的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将永远载入我军的光辉史册。” ­


这里,我想就我奉命赴云南前线参战近一年的时间里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的一些事,谨向大家作以诚实的汇报: ­


­




( 一 ­)


­


春节到了,祖国到处是团聚、是欢乐。那烽火狼烟,那震憾人心的枪炮声,对一般人来说是遥远而陌生的,却时时在军人的眼前耳边萦绕,唯有军人们在时刻准备着。 ­


侦察队出发了,每人带着三天的干粮,将用战斗去迎接新春佳节。在这支队伍里,走着一个虎生生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是侦察班长杨庭军。前一天,他父亲所在单位发来电报:父病故,速归。杨庭军背着战友们痛苦了一场。细心的指导员了解到这不幸的消息,劝他留下来,用休息平复心中的悲痛。他说:“不,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种时候我咋能留下来!”他把电报揣进衣兜里,毅然走向生死搏斗的战场。 ­


一个合格的军人,无论何时都不会忘记自己的责任。 ­


有一位“学生排长”,名叫马平。当兵找出路的岁月早已过去,大学统考的录取分数线被他抛在了身后,他毅然选择了军旅生涯。儿行千里母担忧。自他当兵后,母亲就失去了往日的充实。两年没见面的儿子回来了,这个小小的家庭增添了多少欢乐!母亲愉快地忙碌着,筹备着合家团圆的年饭。忽然,一纸电报搅乱了欢乐的节奏。电报是马平所在部队打来的,上面写着四个字:“见电速归。”母亲想不通什么事那么急,难道连个年也不让过?她悄悄揣起电报,直到大年初二才给儿子。慈爱的母亲,你怎能想到,那张小小的纸头是军人耳边的警报啊!儿子火了,一边收拾行装,一边生气地责备母亲自私,狭隘。回到部队后,他感到负疚,打算写封信解释一下,央求慈母谅解。然而他没有能来得及将写好的信发出去,者阴山战斗就打响了。他和他的排最先攻进敌人的营指挥所,为全歼入侵之敌作出了突出的贡献。而他的年轻生命,已经化作胜利的捷报。亲爱的母亲,当你看到这胜利捷报,一定能够谅解你那当兵的儿子?! ­


某部八连五班长李国川,原定春节回家结婚。佳期临近,面对敌人新的挑衅,他打消了请假的念头。这一来,弄得家中老小手足无措。最后,只好举行了一个没有新郎的婚礼。在我们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大概只有当今的军人才有这样的轶闻。多少可爱的姑娘从许身军人的第一天起就品尝了这苦涩的、带着硝烟的爱情。 ­


就在这千家万户亲人团聚的时刻,中原大地一个军人家庭,也正经历着一场悲壮的离别:妻子病危,而守护在病榻前的丈夫-----边防部队某部机枪连指导员乔国祥,却收到一封“火速归队”的电报。 ­


走?难道说世界上真有这么狠心的丈夫? ­


走!军令如山,军情似火,何容迟疑! ­


他走了,抛下了奄奄一息的妻子,兜着亲友的责骂!他本想打完仗,立个功,她就会原谅他。然而,晚了。妻子没有等到他的立功喜报,就在孤独中与世长辞了。噩耗传来,他哭了。这个战场上的铁汉子,唯有男子汉的凝重的泪珠,来表达一个丈夫的负疚之情。 ­


就在同一个时间里,教导员戴钱鑫的爱人带着不满三岁的孩子,千里迢迢从上海来边疆探亲。也许是旅途辛劳,也许是水土不服,一到部队就病到了;上吐下泻,高烧不止。这是军中“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的鹊桥相会啊!戴钱鑫怎能不格外痛爱妻子!可是,她来的多么不是时候,病的又那么不是时候啊!战斗迫在眉睫,部队正在动员来队家属离队。全营十几位来队家属,从谁先动员起呢?妻子明白丈夫的难处,拔掉输液的针头,从床上挣扎起来,由战士们搀扶着,走出军营踏上归途。她,没有抱怨,没有眼泪。 ­


团长张又侠埋怨戴钱鑫“一刀切,太过分!”他乘坐小车追上了这位坚强的女性。出言如令:“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先去住院,病好了再走!”这位军人的妻子话语铿锵:“我在这里还不分他的心?我能理解他,我能理解军人。”一句话,使世上所有妻子的一般意义上的贤惠都黯然失色。 ­


战斗打响了。戴钱鑫带领他的二营前赴后继、浴血奋战,夺回了被越军抢占的我老山地区一个又一个高地。胜利的喜悦也应该让她和象她那样的所有军属来共同分享。军属的荣誉是用有形无形的牺牲换来的啊! ­


年迈的父母,年轻的妻子,请不要责备儿女的不孝、丈夫的绝情,军人也是普普通通的人,也是血肉之躯,父母所养;他们也有七情六欲,懂得父母之恩,儿女之情。但军人毕竟不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头上的红星,标志着特殊的使命和崇高的职责。他们衣领上红领章,是两扇感情的闸门,而牢牢地禁锢着自我。 ­


­


( 二 ­)


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人也许会问:为什么要打仗?守卫在边防前线的军人们焦心的却是:为什么上级还不下命令打? ­


其实,何止是军人,每一个生活在边境、目睹了越军挑衅罪行的人,都会这样提出问题。 ­


雄伟壮丽的老山,秀美如画的者阴山,以及其它一些坐落在我国境内的战略要点和制高点,被越军抢占了。敌人把一道道堑壕,一座座碉堡构筑在我们的国土上,黑洞洞的射孔对准祖国的田园和村寨。敌人的雷场和铁丝网,封锁了我边境通道。敌人的炮弹一直打到我纵深一、二十里的地方。老人、妇女、儿童,不断倒在血泊中。盛产橡胶、油茶、咖啡和稻米的富庶之地,到处是累累弹坑。世代居住在这里的瑶、苗、壮等各族群众以及各农场工人,不分男女老幼,纷纷背景离乡,躲进了洞穴,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 ­


人民在流血,国土在燃烧!军人们怎能不惭愧,不焦急,不愤怒!一双双拳头攥出了汗水,一双双眼睛喷着火焰!有多少战士咬破了手指写下血书,要求严惩入侵之敌;有多少战士夜不能眠,焦急地等待着自卫还击的庄严时刻。有的战士在请战书里写到:“国土遭蹂躏,人民受欺凌,边疆无宁日,这是战士的耻辱,是军人的耻辱!”烈士代有洪在一封家信中告诉亲人:“爸爸妈妈,我们伟大的祖国,怎能容越南小霸践踏?我们作为祖国的保卫者,人民受灾难,难道我们心中无愧吗?我们的领土上筑着敌人的工事,我们能忍受吗?我们对得起祖国和人民的养育之恩吗?......” ­


亲爱的祖国,请赋予任务吧!你的儿女已经整装待发,他们实在忍无可忍! ­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中央军委发布了庄严的命令:保卫国土,严惩入侵越军! ­


谁能想到此刻军人的激奋呢?留守人员要求到前线去,勤杂人员要求到战斗班、排去,预备队要求充当一梯队,助攻分队要求担任主攻任务。。。。。。 ­


某部特务连有个十七岁的新战士张勇。连里确定让他留守,他伤心地大哭起来,随后干脆展开了“绝食斗争”。后来他如愿以偿了。一仗打下来,他脸上挂起了往常那种稚气的笑容。 ­


军人的表象是有差异的,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内核,这就是渴望为祖国而战,为正义而战。有一个炊事班长沈龙布,是一位来自云南省宁蒗县泸沽湖畔的“摩棱人”。他苦苦要求:我们摩棱人是祖国各民族大家庭里一个很小的小兄弟,难得有报效祖国的机会,让我到战斗班去吧!连长告诉他,所有战斗班都有了班长。他说:那就当战士。一次、两次。。。。。。他终于达到了目的,来到七班代理副班长。战斗中,他带领一个突击组,冲锋在前,打掉了敌人的两个暗堡,消灭了五个敌人,光荣立了功。为在泸沽湖畔的乡亲挣了光,为多民族的伟大祖国挣了光。 ­


­


( 三 )­


在老山战斗中,有一个班长在冲锋途中触了雷,一个脚被炸断。副班长赶来救护他,他大声命令:“别管我,赶快指挥全班夺取胜利!”这个战士没有离去,并飞快地撕开急救三角包,给他包扎伤口。他火了,忽地从身后抽出一颗收榴弹,大声说道:“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就拉响它!”这个战士无奈,丢下流血的班长往前冲去了。 ­


英雄的战士,你为什么要以这种办法拒绝战友的包扎?难道你没有看到自己的鲜血正如注地喷涌?是的,战场上的军人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胜利!我们的战士为了它而流血、而牺牲。 ­


在老山前沿阵地上,我们有许多战友把自己的姓名、籍贯、单位用红线锈在军上衣的口袋盖上或写在军帽内及腰带上。这是为什么?大家只是淡淡一笑说:“打仗嘛,总要有所准备。”这“准备”二字的含义是不言而喻的。 ­


当冲锋在全排最前面的排长高岗霖倒在血泊中的时候,人们捡起他的军帽,看到衬里上写着:“前进冲杀,胜利属于我们!”当战士康玉明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之后,人们发现了他战前写下的这样一首诗:“战火烧到祖国边疆,战士肩负着重任。啊!光荣的战士,为了祖国人民,愿献出宝贵的生命。” ­


某部副连长张大权在接受率突击排夺取老山主峰的艰巨任务时,对指导员说;“军人为国捐躯死而无憾。我就是死也要死在主峰上!”军中无戏言,他的行动验证了他的决心。他指挥火力组掩护突击排连克两个高地,来到主峰前沿。敌人的火力太密集了,几次攻击都未能成功,伤亡不断增加,他也三处负伤。在这危急时刻,他命令排长组织火力掩护,自己提着一挺轻机枪,带着八名战士,冒着弹雨直扑老山主峰。。。。。。主峰拿下了,张大权倒在主峰上,安祥地闭上了眼睛。 ­


我连连长王有文,河南辉县人。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任师直侦察连尖刀班班长。在全连遭敌伏击时,他不顾如淋的弹雨,救下了两个伤员,荣立三等功。八四年,老山战斗打响了。王有文作为最优秀的指挥员从步兵一七四团特务连调任我连连长,开赴前线作战。他在深患严重胃病的情况下,其总是带病开展侦察、巡逻、渗透越境捕俘等活动。八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天,我侦察巡逻分队突然遭到敌人的伏击,王有文等战友壮烈以身殉国。他的牺牲之地目不忍睹、惨极了。由于罪恶的子弹击中引爆了他随身携带的四颗高爆手榴弹,他的一只手被完全炸飞,两条大腿完全被炸断,只有少许筋皮相连着;内脏也全部被抛出。凝聚着烈士鲜血的大小肉块及内脏,飞落在树枝上、石壁上、草丛中,到处都是。。。。。。他问心无愧地去了,但却留给了他终生的遗憾:据说当时,他在河南辉县的妻子对他长期身在军营不能照应家里,非常不解,正和他闹着别扭呢。他本想等打完仗再给她解释呢。。。。。。 ­


我连一排长孙飞龙,出生于开封市某中层干部家庭。一九七九年于地方考入信阳陆军步校,四年火热的军校生活,使之成为了一名出类拔萃的军人和智勇双全的年轻指挥员。。。。。。八四年十月二十七日遭到越军伏击后,其大腿部不幸中弹负伤,在昏迷中被俘。越军将其四肢大绑,企图活俘。孙飞龙在强大的刺激中清醒后,反应镇静,没有丝毫畏惧和屈服。而是挣扎着向敌人发起攻击,用头撞、嘴咬。。。。。。越军被其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所吓倒。企图的破灭,残忍地敌人向他背胸部连开了三枪。。。。。。待我们增援赶到时,他已经英勇牺牲了。那是一幅悲壮的场面:他顽强的仰着头,怒睁着不眠的双眼仇视着敌方;嘴里紧含着敌人的一只血糊糊的耳朵,四周是他喷注的满腔热血。他用年轻的生命验证了他生前“誓死不当俘虏”的誓言。 ­


国歌里唱道: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今天,中越边防线上的铜墙铁壁正是当代军人的血肉筑成的啊! ­


­


( 四 )­


­


战场上的前赴后继、流血牺牲,是威武雄壮、可歌可泣的。仅仅这些还不足以展示当代军人的广阔情怀。只有知道我们的战士在为祖国,为人民立了功,流了血,它们又是怎样掂量自己的现在,设计自己的未来,安排自己的后事,你才能更深切地感触到当代军人那光彩照人的内心世界和他们那高洁的灵魂。某部四连战士罗金元在排长负伤后,主动代替排长指挥,带领战友们冲锋陷阵。占领阵地后,敌人开始了反扑。罗金元指挥大家沉着应战,一夜之间打退了敌人四次反扑,巩固了阵地。战后,连队要给他请功,他说:“不,我的贡献太小。许多战友负了伤、牺牲了,应当给他们记功。”记者采访他,他躲着不想见。评功会上,他介绍的都是战友们的英雄事迹,很少谈到自己。 ­


工兵班长龙伟,在开辟通路时为祖国、为人民流了血,住在医院里。评功时,步兵战友们一致认为他是“滚雷英雄”。政治机关要整理他的事迹材料,报请上级授予英雄称号。他却说:“我没有滚雷。是因为当时视线不好,又下着雨,我不慎一脚踩滑,滚下了山坡,压响了地雷。和我一起开辟通路的其他两位同志都牺牲了,应该给他俩记功。我的材料千万别上报。” ­


我连工兵排战士刘长根,是我同乡,湖北省仙桃市张沟镇人。八四年十一月三日在执行作战任务中,不幸触雷,左腿被炸断。当我和副连长袁汉东及几名战士冲过去救护他时,他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是:“前面还有两颗地雷,加紧排。。。。。。副连长,这不怪排长组织不好,是我不小心触响了地雷,要处分就处分我吧,是我给连队丢了脸。”然而,他却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正血流如涌的双腿。 ­


这不是什么伟大的谦虚,无论何时何地,首先想到战友,想到他人,而极少想到自己,这就是当代军人的美德。从老山到者阴山,在所有参战部队,战评中的腼腆的谦让,都与战前争夺艰巨任务时粗犷的呐喊形成明显对照。即使有的人在战斗中永远失去了健康,他们也把这视为军人的天赋职责,而决不企求任何额外报偿。 ­


八四年十二月底,我从前线到昆明火车站托运烈士遗物期间,特地前往昆明军区总院探望我部伤员。在住院部受到了贵阳籍女护士李秋琳的热情接待,并耳闻目睹一些令我震撼的事。在一间特护伤员病房里,看到了这样一幅情景:三个仰卧在病床上的伤员,共只有两条胳膊和一条腿,其中一名战士永远失去了健康的四肢。在另一间病室里还看到了一个被敌人炮弹炸掉右臂的伤残战士,这个英俊的小伙子还不满二十岁。入伍前,是重庆市一名优秀的少年棒球运动员。断了右臂,再也不能打球了,当然有点遗憾。可是他却说:“没关系,失去了右手,还有左手,可做的工作还很多,我不会成为废人,我还能为社会做出贡献。” ­


光荣啊,旷达无私的战士!你是新一代革命军人的缩影。 ­


人生的价值在于贡献,而不在于索取。这是青年先锋张海迪的价值观。只有奉献而没有索取,这是当代军人最可宝贵的品格。 ­


某部副连长谢国华,在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任班长。他英雄顽强,多次负伤不下火线,带领全班圆满完成了战斗任务,并亲手毙敌七名。战后,他被上级领导机关授予“战斗英雄”称号。在这次还击入侵我八里河东山地区之敌的战斗中,谢国华率领突击排冲锋在前,壮烈殉国。事后,人们从他的遗物中发现了他给他妈妈留下的遗嘱。他写道: ­


“妈妈,你知道祖国是我的母亲,我要为祖国而战,要收回祖国的每一寸土地。热爱祖国是每一个人最可宝贵的品格,有志青年应有为祖国献身的精神。” ­


“妈妈,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请你不要难过。父亲也当过兵,我们家是两代军人之家。再说,你有三个儿子,献一个给国家也是应该的。。。。。。” ­


亲爱的同龄人,从这里你已经看到边疆的安宁,人民的幸福,中华的腾飞,这就是当代军人流血牺牲的出发点和归宿。 ­


我们的战士,当他们慷慨的为祖国捐躯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点点个人的企求吗?有。但那不是出于个人私利的满足,而是出于对党的一片热诚和对伟大信仰的执着追求。青年战士们要求火线入团,共青团员们则衷心希望万一牺牲后,能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共产党员”四个字。 ­


我连通信员周献尧,湖北省仙桃市人,和我是同乡,在家时两家相距两里左右。入伍前,他在家放过鸭,做过木工,爆过米花。他自愿放弃可观的收入,不顾家人的阻拦当了兵。这次对越作战,他积极申请调入我连任通信员。战前,他就决心以身报国,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八四年十月二十七日随连长王有文执行侦察巡逻任务时,遭敌人伏击。在敌众我寡、敌暗我明的险情下,他和巡逻分队奋起还击,猛冲猛打。。。。。。可是,不幸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颅,脑浆喷出撒了一地。。。。。。周献尧牺牲后,我们在清点他的遗物时,发现了它留给人们的一纸血写的遗书:“如果我牺牲了,请组织追认我为共产党员。”他的遗愿实现了,部队领导给他报记了三等功,党组织也正式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员。 ­


还有一些没有见诸文字的入党申请:“请转告指导员,我写过申请,我要求入党。”这是一些战士临终前的遗言。 ­


啊,亲爱的党!尽管您在十年动乱中受到了伤筋动骨的创伤,尽管您的肌体上还残留着伤痕,但您的光辉始终照耀着战士的心。战士的心向着您,人民的心向着您,您一定能够依靠自身的力量治愈历史的创伤,重新迈出健康的步伐,沿着四化的轨道腾飞!前进! ­


­


( 五 ) ­


­


春天,万象更新,万物复苏,明媚的阳光撒满了祖国的大地。腾飞的中华在青年一代面前展示了无尽的希望。如同我们这个时代所有有志青年一样,军人们也珍惜自己的青春,热爱美好的生活。四化建设的宏大蓝图占满了他们的心窝,给了他们创造的冲动和玫瑰色的向往。然而他们懂得:这宏大的蓝图,需要攻克科学堡垒的勇士,需要杰出的艺术家,也需要无畏无私的战士。在云南前线,人们传颂着人称“小不点”的五连战士顾勇,刚刚十九岁就在着手写作一部长篇:《不能授勋的英雄》。战火烧来了,他收起笔,扛起班用轻机枪,投入了老山战斗。他默默地倒在战场上,而把谱写时代进行曲的憧憬留给了他的同龄人。 ­


在老山前线,有三位穿军装的大学生已经办好了当年报考研究生的准考证。他们是左荣华,张召元,刘鸣中。战斗任务下达的时候,左荣华正在家中紧张的准备功课。他是在大雪封山的情况下,步行四天赶回部队的。为了更多的同龄人能坐在明亮的教室里专心读书,能坐在洁净的研究室里专心攀登科学高峰,能让更多的人能在和平中正常生活、工作、休息,他们怀里揣着准考证走上了硝烟的战场。 ­


军人的追求和牺牲都是多方面的。 ­


某部二连连长罗祥,家住云南省弥渡县太花区。那是一个富庶的地方。这几年,家乡的群众都已在新政策下放开手脚,在勤劳致富的大道上迅跑,唯有他的家庭,因父母多病,爱人又带小孩又种责任田,还在踏着艰难的、缓慢的步子。与他们家住在一起的总共有八家人,就有七家已经盖起新楼房或瓦房,唯有他家还是破草房。凭着党的政策,凭着他那健壮的体格,聪明的头脑,若有他在,他的家庭也会富裕起来。但他不嫉妒,不眼红,不动摇。他拥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好政策。但他却又认为,这“一部分人”不可能、也不应该首先属于军人。他把自己的全部智慧和创造性用在了连队的建设上。在八里河东山战斗中,当副连长牺牲后,他立即率领突击队继续战斗。他亲手投出了二十多颗手榴弹,突破了敌人防御,夺回了祖国的土地。这一仗,他的连队以伤亡四人的较小代价换取了毙敌三十六名、俘敌一名的较大战绩,创造了山岳丛林地攻坚战斗的一个范例。 ­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当代军人的情怀。不是有人把我们的战士视为社会的低能儿,称作“傻大兵”吗?他们是多么不了解当代军人丰富的内涵啊! ­


在者阴山前线,某部八连副班长张庭富,入伍前是一个商业个体户,当时每月有三百多元的收入。他也想过几个喇叭的收录机,十几吋的彩电,几组合的家具,以至双开门的电冰箱等等这些物化了的现代文明。但他觉得这些东西可以填满几十平方米的住宅,却填不满空虚的灵魂。因此,他挣脱了亲人的羁绊参了军,选择了更为充实的生活。他那位“海誓山盟”的情人,对他的行动越想越不通,终于来了绝情信。张庭富没有犹豫和忧伤,他拿出信纸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作为对绝情信的回答,然后带着战士的骄傲走上了者阴山战场。多么大的问号!它应当使那些当今的浅薄者们感到羞愧! ­


祖国理解自己的儿女!人民理解自己的战士!数不清的慰问信、慰问品,从天南海北寄到老山、者阴山前线部队,送到我们手中,用各种方式表达了祖国人民对之弟兵的爱戴和感激之情。在医院里,前来慰问伤员的人川流不息,他们中间,有党政干部,有各种社会团体的成员,有逐步走向富裕的农民,有个体户,万元户代表,由离退休老干部,有正在发愤读书的男女大学生,有鲜花一般的少年儿童。。。。。。 ­


在安葬英灵的烈士陵园里,从早到晚都有各民族群众自发地来这里悼念。人们把黑纱、白花和各式各样的花环献给为国捐躯的亲人,在烈士墓前载下青松、万年青、兰花和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草。一位老妈妈跪在烈士墓前,泣不成声地说:“孩子,为了我们边疆的老百姓,你在这里安了家,你的妈妈远在内地,不能来看你,我就是你的母亲,我会经常来看你。。。。。。”。 ­


这出自肺腑的话语,这和着泪水的语言,是千千万万母亲的心声!是祖国的心声!人民的心声! ­


自豪吧,亲爱的祖国!为有这样的战士! ­


腾飞吧,古老的中华!为有这样的儿女! ­


本文内容于 2011/10/12 22:48:50 被人在他乡zdj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