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战役 第二章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0.html


1

上午8时许,战场已经打扫完毕。共军班师回到了确山县城,只留下两个连负责押运。被俘的战俘有上千名,队伍排成一长溜,蔚为壮观。两边的队伍无论是精神上,还是制服上,反差巨大:共军雄纠纠气昂昂,精神头很足,蒋军萎萎琐琐,士气消沉;共军军装是用黄泥和草木灰染的,看上去很旧,蒋军是暗绿色的美式军服,军官大盖帽,士兵船形帽。“还乡团”的服饰最滑稽,成员多是地方武装,也有部分是汉奸、恶霸、官僚、特务、土匪、兵痞、狗腿、流氓,因而有的长袍马褂,短打阔带,有的洋装礼帽,军服皮靴,甚至还有采花大盗似地穿着全套紧身密扣一袭黑色“夜行衣”的。所有的服装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又脏又破,满是污秽,那是被旁观的老百姓用泥巴、唾沫、甚至狗屎弄的。也难怪,好好的国军,一水的美式装备,放着日本鬼子不打,偏要跟老百姓过不去。所到之处,吊打勒索,抢奸烧杀,跟日本人一个德性。如果不是新四军押送,这要是落在确山老百姓手里,没一个能皮肉完整的。

梁山跟在队伍的后面。人高马大,虽为战俘,看上去仍然仪表堂堂,并不狼狈。一路行军,衣冠尚整,大盖帽仍按西方格式稍作倾斜,梅花肩章亦未摘下。总的看来不像战俘,倒像是共军请来赴宴的客人。

正走着,一个共军的“干部”并行跟了上来。干部有30上下,中等个头,一脸浓密的胡子,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刀疤,看上去十分狰狞,跟人高马大的国军军官梁山比较起来,反倒像个土匪。那人骂骂咧咧,小跑跟上梁山后挥手一巴掌打掉了梁山的帽子,破口大骂:你他娘的!吃了败仗还把个鸟脸挺这么高。怎么啦?不服气?有种再跟老子打一仗?老子别的没有,子弹管够!

王胡子!旁边的另一个干部朝刀疤脸怒吼。你想干什么?

刀疤脸听到一声吼叫后这才骂骂咧咧的走开:妈个B的,最看不惯他们这帮人的作派!吃了败仗还在老子面前拌威风……

梁山并不答话,从容自若,只瞟了王胡子一眼,弯腰将帽子捡起,弹了弹上面的土,然后重又戴到头上。脾气好得像个秀气的大男孩。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王胡子还在骂,跑到这里作威作福,都当了俘虏还装孙子……

一旁的干部喝斥他:你怎么可以打他呢?我们的纪律是优待俘虏……

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炸开了锅。原来几个战士牵着缴获的马匹赶上队来,刚巧走到梁山身边。那梁山一看正是自己原来的坐骑,便猛的夺过缰绳,跃上马背,疾驰逃脱。那马跑得飞快,左冲右突,几个人都拦不住,眨眼间便在百步开外了。几个战士急忙举枪,但那马蛇形前进,难以打准。

奶奶的!王胡子来了劲,敢跑!说完伸手夺过战士的步枪,连开了三枪,一枪未中。马倒是越跑越远,眼看着白色的身影渐渐变小。王胡子气得破口大骂,骂那帮战士,说他们都是猪,连一个大活人都拦不住。

也该那梁山倒霉,马跑得正来劲儿,前面突然遇到了一个宽沟,奔马一个急停,人和马都立了起来。机会来了!王胡子急忙再次举枪,“叭”的一声枪响,骑者应声坠下马来。那马看来是极通人性,昂首向天,嘶鸣起来。几个战士向马跑去。

不到半袋烟的功夫,警卫排长跑回来报告:子弹打透了那人的后背,死了。

政治处主任叹了一口气:一再跟他讲,不要跑,结果……要不了多久就会放你走,你说你跑什么嘛……叹完气又训王胡子,打马就行了,干嘛要打他后背?

敌人跑了我能不打吗?王胡子一脸不服。

这里不是战场,他现在也不是敌人,打伤就行了,非要打死!你个王胡子啊!

他不是我们的敌人,怎么会变成我们的俘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