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被命名为海航一号的B-1B枪骑兵以0.95马赫的速度在万米高空翱翔,逐渐靠近了会议的召开地开封。

昨天我让孙立人找了他在美国的同学,向美国陆军帮忙转达了我想租借保罗蒂贝茨的意思。尽管身为民主国家的美国其行事规则和中华民国截然不同,但拉关系找门路还是必要的,也是比较有效的手段,起码能取得联系。为了留下保罗,我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这样,在代价问题上达成共识之后,美国人只用12小时就办好了手续,让保罗蒂贝茨以美军驻华观察员的身份留了下来——他们也确实需要一个观察员,因为国会正在为对华重新定位的问题展开大讨论。美国的办事机构没有冗员,没有需要被政府包养的关系户,因此办事效率极高,令其他国家望尘莫及。我随即任命保罗为海航一号的机长,并给了他第一个任务:开飞机送我去开封参加军事会议。

“用这么好的轰炸机当交通工具,也太浪费了吧……”保罗蒂贝茨有点不满的嘟哝着,但出于军人的职责,还是去认真的执行了。保罗蒂贝茨驾驶着飞机,阿鲁迪巴客串领航员,冰璃担任通讯员,而我则坐在了投弹手的位置上,由于不是执行轰炸任务,只是送我去开会,所以并不需要投弹手,我可以安心的倚在那宽大的真皮座椅里闭目养神。美系的飞机一向重视舒适性,各种被视为奢饰品的设施一应俱全,比起客机的头等舱都一点不差。由于B-1B只有四个座位,所以我并不能带卫队前往,不过我也想开了,卫队才几个人?要是老蒋真要对付谁,就算带了卫队,几十个人能打过几万大军吗?不如干脆学关二爷,单刀赴会。

经过一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就到达了开封上空,保罗驾驶着飞机在机场上空盘旋,冰璃则正在与地面指挥室取得联系。此时的开封可谓各路大佬云集了。为了保护大佬们的安全,防空炮和精锐的中央军里三层外三层的拱卫着整个机场和开封城。

“日白,你果然是年轻有为啊!”一位年轻的陆军少将刚从一架容克上跳下来,就有一名接机的陆军上将迎了上去,竟然是李宗仁。少将有点尴尬的微笑着,板板整整敬了个军礼。

“不必太过客气,这一次可多亏了你的倾囊相助,给了我们那么多装备!”李宗仁大笑道,“走,咱们一起走。”李宗仁背后开来一辆黑色轿车,周围紧跟着护卫的摩托和卡车。

这时,机场所有的人都注意到,空中传来了盖过一切的轰鸣声,那名年轻的少将抬头一看,顿时露出来不可置信的表情,“什么,枪骑兵?这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东西,是飞机吗,怎么这么大?”李宗仁也望着空中巨大的B-1B惊叹着,一时忘了让车辆开动。

“可以降落。”空中,步话机里传来了地面指挥所略带惊愕的声音。

李宗仁看着那个在眼前掠过的巨大身影,一头钻进轿车,对司机说道,“开车,跟上看看!”

“着陆吧,尽量利用喷气口减速。”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同时舒缓了一下紧张的心情,三十年代的飞机跑道强度不是很高,这么重的飞机恐怕会陷进去,为此我还特地增加了起落架的着地面积;另外,这次不知要见到多少历史名人,不可能不紧张。

“是!”保罗答应道,放下起落架的同时,垂直喷气口也打开辅助缓冲。保罗紧紧地握着操纵杆,一点一点的调节着喷气口的推力,飞机就像飘在空中一样,后起落架缓缓的着了陆,毕竟自重八十吨,在惯性的作用下,飞机继续快速向前滑行,随着前起落架的平稳落地,机尾处又砰的一声弹出三顶减速伞,终于,在减速伞和喷气口的双重作用下,滑行速度逐渐降低。于是,B-1B枪骑兵在全场大佬众目睽睽之下,伴随着大佬们的惊愕,缓缓的停稳。保罗又调整了一下喷气口,缓缓地推着手柄加大了一点推力,推动着飞机转向、滑行,让开了跑道,滑行到了一旁。

飞机周围围上了一大群人,尽管机身喷涂了青天白日,但毕竟是未知事物,都他们不敢靠的太近,纷纷指指点点的讨论着。他们有穿中山装佩戴党徽的;有穿便服的;当然更多的是穿军装的,灰的黄的各式各样,什么军衔的都有(当时国军的军装并不统一);甚至还有外国记者。机舱里看着这一切的我心中奇怪,开军事会议找记者来干嘛?难道还要开记者招待会?

机舱缓缓打开,我轻轻的吐出一口气,顺着放下的舷梯攀到了地面上。

“看,下来人了!”围观的人们小声议论着,有的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这时,李宗仁的汽车也跟了上来,哧的一个急刹车,李宗仁打钻出汽车,分开人群迎了上来。

“长官!独立舰队少将司令王飞奉命报道!”我见一个上将迎面走来,急忙敬礼。

“哦?你就是炮轰东京的王飞?”李宗仁问道,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能乘坐这种气势惊人的未来战机前来,又联系到炮轰东京的盛况,阅历到了一定程度的人基本都能有这个想法。

“这位就是五战区司令李长官!”李宗仁旁边那个年轻的少将介绍道,他看起来比我还年轻,气势上就像个后世的宅男,并不像一个国军少将。

“原来是李长官,久仰久仰!”我急忙客套道,李宗仁也是我比较佩服的人物之一,至少桂军的表现上佳,在抗战中有钢军之称。

“既然赶上了,那就一起坐我的车走吧!”李宗仁豪爽的一挥手,自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我们也只好不客套,直接上车;冰璃和阿鲁迪巴、以及众人的卫队上了后面的军用卡车,只有保罗留在飞机上随时待命。

“乖乖,真够阔气的,还雇了个洋人给他开飞机……”一个少校嘀咕道。此时车队已经绝尘而去,但好奇的众人还聚集在一起围观着、议论着。

“比委员长的飞机都好。”另一个上校也小声说道,似乎怕被别人听见。

“OH MY GOD,WHAT'S THIS ON EARTH?”一个黄头发的记者疯狂的按动着快门,好像要把胶卷全部用完,他旁边的大批中外记者也纷纷按着快门拍照,镁光灯闪成一片。

与此同时。

“请问阁下是?”在车里,我问和李宗仁一起来的少将。

“哦,在下54军少将军长孟享。”

“你就是孟享!?”我着实吃了一惊,这时,李宗仁闻声回头道,“怎么,王司令也听说过先锋军的事迹了?”他并不知道我为什么吃惊。

“啊……是啊,先锋军死守黄河防线,打的鬼子不敢过河半步,谁人不知?”我自知失言,急忙顺坡下。

“哪里哪里,我只不过是打惨了半个师团,哪有王司令炮轰东京痛快。”孟享也笑呵呵的打着马虎眼。

“孟军长不必客气,在下姓王名飞,字奉先。”我看他们除了名字都有个字,心说自己也得有一个,不然不符合这个历史时期的习惯啊!于是一着急,就把吕布的字给自己安上了,这也算是对偶像的一种崇拜吧!

“在下字日白。”孟享也微笑着说,李宗仁不明就里,也未深究。等没人注意的时候,孟享示意我打开手中的笔记本,目不斜视的在屏幕上敲了一行字:穿越者,开完会后细谈。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心说毕竟是后世的穿越者啊,盲打功夫果然过关。

终于到了会议地点的河南省政府,我们一行都下了车,看着这座拿到后世根本不起眼的大楼,心中不禁感慨,社会还真TNND是进步了啊,后世贫困县的乡政府都比这省政府气派。

这时,一辆半新的美式吉普也开了过来,在院内停稳,我回头一看,开车的竟然是狮子一!副驾驶座的也是个熟面孔,想了一下想起来了,是原税警总团少校副官郝东来;而后座上坐的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岁,身体瘦弱却匀称弱、一连病容却清丽,加上略显苍白的面色,更显得楚楚动人;可就是这样一个弱女子,居然也挂着少将军衔。

狮子一停下车,见到是我急忙上前一个立正敬礼,“指挥官!”

郝东来见状也上前敬礼道,“长官好!”我也抬手还礼。

“这位就是独立舰队的王司令吧。”后座的年轻女子婷婷袅袅的下了车走了过来,她身子非常娇弱,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似的,但那娇弱的身子却总给人们留下一个坚定的轮廓。

“长官,这就是我们师座,税警总团玫瑰师师长蓝玫瑰。”郝东来急忙介绍道。

“哦,原来这就是蓝参谋长的妹子啊!”虽然已经猜到了,但还是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多谢您上次送我坦克。”蓝玫瑰露出一个惊艳的微笑,我顿时觉得一阵眩晕,想不到这个奇女子竟然如此美丽,想不到她的微笑是那样的迷人。

“原来你们以前都打过交道啊,这些不用介绍了。”李宗仁走上前来,笑呵呵的说道,“这次会议,就是要嘉奖你们这些党国的年轻一代。”

“要开会了,我们进去吧。”孟享也刚刚从蓝玫瑰那迷人的微笑中缓过神来。

“好,我们走!”李宗仁一挥手,带着我们步入省政府大楼。

“会议重地,禁止携带武器,请各位长官把枪都交出来,由我们暂时保管。”进入大厅时,一个宪兵队长用客气但无可商量口气说道。李宗仁毫不以为意,把手枪递了过去,“李司令长官,枪号XXXXXX!”宪兵队长大声喊道,旁边小桌后坐着的宪兵认真的登记在案,我和孟享都在电影上看到过这一幕,心照不宣,也都把枪交了出去。

“会议重地,少将衔以下不得入内,卫队请到外面等候。”宪兵严肃的对紧跟着我的冰璃说,冰璃挂的是上尉衔。

“不行,我的职责就是保护指挥官。”冰璃不但要跟着我,而且拒绝交出武器,寸步不让。宪兵队长脸色骤变,一队宪兵立刻上前几步,冰璃脸上顿时满布杀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