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血醒租借地(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已经说不清到底打退了鬼子多少次进攻。仓库附近的街面,早已成了日军的停尸场。战斗频繁激烈的西藏路和国庆路,日军尸体堆积成山,污血汪汪。本是银灰色的水泥街面,现在变得猩红乌黑,一片狼藉。倒毙的日军丑陋而可憎。土黄色军装包裹不住失血的肉体。衣冠不整,帽子炸飞,皮鞋蹬掉,敞胸露怀,缺胳膊少腿,肚破肠流。灵魂已从残缺不全、到处漏气的躯体逸出,肉体与野心一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四脚朝天、仰卧着的大都是进攻中被枪弹迎面击中的东洋武夫,一双狂妄无知的眼睛凝视着高深莫测的蓝天,心中似乎还在翻滚着那浸入骨髓的武士道精神:征服!征服!猪拱土、狗啃泥似的俯卧着的大都是溃退中从背后被击毙的日军败卒,一只张大的嘴巴紧贴着冰冷的土地,好像还在默念着那与生俱来的信条:逃命!逃命!


四行仓库像一根拴马桩,把东洋野马死死拴住。它又暴又跳,怒不可遏。这天,日本人集中兵力,又发起总攻。鬼子不仅出动大批步兵、炮兵,还投入了坦克。一时枪炮齐鸣,弹片横飞,战斗进入白热化。


隔岸观战的百姓心弦一阵紧似一阵。日军的步兵和炮兵,大伙亲眼看过它的洋相,并不可怕。而那坦克,钢筋铁骨,满身轱辘,在我军密集火力下,竟刀枪不入,野牛似的“辄辄辄”一个劲往前拱。


敌军仗着坦克步步逼近,攻势如潮,四行仓库岌岌可危。百姓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有的妇女把脸背了过去,小孩吓得哇哇直哭。


眼看敌人坦克越来越近,突然有人大喊;“炸掉它!”


这声音充满着惊骇,浸透着关切,震撼人心。


立刻,南岸百姓同声高呼:


“炸掉它!”


“炸掉它!”


声声呼喊,像阵阵雷霆,从苏州河面卷了过去。


驶在最前面的一辆日军坦克,竟在千夫所指、万众唾骂之下,厚颜无耻地对着四行仓库东门硬冲过来。


守在2层楼、负责掩护大门的是1连4班。3天前他们把守四行仓库外的地堡,曾经让日本吃了不少苦头,但是现在要抵挡敌人的坦克渐感力不从心。他们投手榴弹,威力太小,掷迫击炮弹,打不着要害,没能掀翻那乌龟壳。已经能感觉到坦克碾压地面的强烈震颤,那粗长的炮管眼看就要顶到仓库的铁门。


情况危急。最后就剩一招。不用谁来下令,班长朱胜忠和5位战士,各人都在默默地往自己身上捆手榴弹。该怎么办,大家都清楚,就看那乌龟壳找谁来。


守在2楼右侧第三扇窗户的是上等兵陈树生,他是四川人,刚20岁,已当了5年兵,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汉子。家中仅有一位老母,昨晚他已把遗书留下。他腰间已系上4颗手榴弹,右手还握着1颗,一扭头见班长和他一个模样,嘴角随即飞过一个笑容:听命吧,看今儿成全谁。


日军坦克越爬越近,来自河对岸那“炸掉它”的呼声越来越猛,一声声如战鼓催征,难以按捺。


敌坦克吐着黑烟,喘着粗气,“突突突”直奔楼门而来。它前头挺着长长的炮管,上方架着乌黑的机枪,那蛮那野那愣活像斗牛场上挺着两支犄角的公牛。把守在门顶2楼窗户上的是班长朱胜忠,他眼睛瞪得溜溜圆,牙关咬得“咯咯”响:


“王八蛋,找死!”


那找死的家伙已经压上最后一道堑壕,正向铁门外的掩体猛冲,顶多也就10来米光景了。朱胜忠束紧腰间的手榴弹,右手食指已经套上握在手里的那颗手榴弹的拉环。只等那乌龟越过堑壕,爬坡减速,他就纵身一跃。几天前,当一队日军爬进四行仓库外地堡,他手握一根绳索,拉响地堡中的手榴弹,报销了敌人。今天,他要拉响挂在身上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伫立在苏州河南岸,向孤军遥致敬意的上海市民可是,就在这当口,敌坦克在掩体外突然刹车站住了。接着原地打转,把车屁股调到前头,并开始向右侧猛撞过去。敌人准备用坚硬而肮脏的车屁股撞开四行仓库的西墙。


在朱胜忠右侧窗户的陈树生,刚才正为班长焦急,现在看着那乌龟王八蛋调过屁股朝自己冲来,他大骂:“我***!”一边使劲束紧身上的手榴弹。


敌坦克开着倒车,使劲往后拱,沉重的履带碾压着大地,巨大的轰鸣震颤着人心,来自苏州河南岸的呼声一阵紧似一阵,一阵猛过一阵:


“炸掉它!”


“炸掉它!”


踩尽油门,憋足邪劲,敌坦克如同一头凶狠的大象,撅着屁股猛撞过来。路面被压塌,铁丝网被顶开,鹿砦被挤碎,就连横陈着的几具日军尸体也被碾成肉酱。它越冲越猛,越逼越近,后履带已经爬上用粮袋堆成的掩体,后车身在抬高,那冒着黑烟的车屁股高高撅起,可恶地暴露在陈树生的眼前。敌坦克“呼”地一声,加大油门,正要使劲往四行仓库的砖墙拱……


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上等兵陈树生,带着雷,带着电,带着家中老母的嘱托,带着整个20岁人生,纵身跃下——


“轰隆隆……”


大地卷过一声惊雷。


这泣鬼惊神的巨响,震慑了日寇,遏止了侵略者的凶焰;这冲天而起的火光,点燃了千万雷霆,四行仓库所有火器一齐喷射出仇恨的狂飙。


聚集在苏州河畔的民众,目睹了古今战史堪称壮烈的一幕。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随着火光化作壮丽的长虹,一个鲜活的肉体就这样随着巨响凝结成坚固的铜墙。


敌人的进攻被击退了。战场又沉静下来。苏州河静静流淌,两岸楼房垂手而立,万千民众在沉寂中久久不肯离去。


大上海在为一个灵魂默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