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血醒租借地(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再一看,仓库四周建筑物上,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膏药旗,顿时黯然失色,耷头耷脑。


租界里千千万万市民,涌上街头,遥望在晨风中飘扬的中国旗帜,多少人流下了激动的泪花。


四行仓库顶端飘扬的旗帜,刺痛了日本人。“八?一三”以来,日军在淞沪广阔战场上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像宝山、月浦、江湾、罗店、大场等重兵把守的战略要点,都不在话下,现在除了租界,上海大片城区也都已到手,几十万中国主力望风而逃,而今,对这苏州河畔一座小小的四行仓库,却久攻不下,倒被撞得头破血流,让租界里的西洋人看笑话,这太丢东洋人的脸面!


日军在上海上空狂轰滥炸上午,日本飞机频繁出动,一架一架地从四行仓库低空掠过。但要攻击的目标是这样的小,不仅与租界内那讨厌的煤气罐贴得这样近,而且与四周的日军据点,也只有几步之遥,根本无法投弹。日本飞机除了引来四行仓库楼顶一串“哒哒哒”的高射机枪子弹外,什么便宜也捞不着,只好夹着尾巴溜走。


中午,两艘深灰色日军汽艇,尾悬太阳旗,从黄浦江驶入苏州河,企图封锁河面,从背后进攻四行仓库。日艇气势汹汹,支着迫击炮、架起重机枪,鬼哭狼嚎地一路鸣笛。但河道狭窄,河面的中国民船,又没人给让道。好容易驶到老闸桥,被租界守桥英军发现,喝令停航。东洋人不甘示弱,更开足马力硬闯,西洋人不退让,“哗啦”一声,子弹上了膛。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望着这些人高马大、装备精良的西洋军人,东洋鬼子自觉矮了一截,只好悻悻而退。


左一招,右一招都不灵,日军恼羞成怒,只好来个“霸王硬上弓”。午后,日军在四行仓库西北角摆出几门平射炮,想把仓库大楼打成个马蜂窝。此一招不谓不毒。可是,他们碰上的偏偏是一座摧不垮、炸不烂的“东方魔楼”。楼内,沿四周砖墙,八百壮士用粮袋围成一道3米厚的掩体,什么炮也奈何不了这道“粮墙”。不仅如此,无意中,日军竟帮了对手一个忙。原来,四行仓库西侧墙壁一砖到顶,没有窗户,使我军火力留下死角。砖墙太硬,机枪连士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凿开两个小洞,只能设置轻机枪。这回可好,日军一炮一个大窟窿,是很好的重机枪射击孔。日军不知虚实,只管“咚咚”发炮。他们哪里晓得,这正上演中国一出古戏“孔明借箭”呢!


该我军发言了。八百壮士架好了重机枪,要和日军平射炮“理论理论”。平射炮威力是大,但射速慢,显得像一个笨嘴拙舌的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重机枪则“伶牙利口”,子弹雨水似泼出去,一扫一大片。双方对打,日军熊了,国庆路上3门平射炮,被我军3挺重机枪打得浑身冒火,张嘴结舌,哑口无言。


四行仓库是一座大擂台,中日军队真刀实枪,你死我活地对打,时时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上海人。


苏州河南岸,从早到晚,到处都是观战的人群。河堤边、马路上、店铺前,人山人海;阳台上、窗户旁、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腿脚灵便的儿童和小伙子们则占领大树作为制高点,枝枝杈杈上趴着的、蹲着的、吊着的,一嘟噜一嘟噜像秋天挂在树上的苞谷。凡是能立足的地方,都挤满了人;高一点的地方,更是拥挤不堪。以四行仓库为中点,从老闸桥到新闸桥几里长的河岸,熙熙攘攘,水泄不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