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血醒租借地(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就因为危险,我才来的,我要留下,和你们一起打鬼子。”


“不行,一定得走。”


谢晋元似乎觉得这话生硬了些,又以商量的口气说,“再说,我也想请你带一样东西出去呢!行不?”


“行。”


听说有任务,杨惠敏眼睛又有了光芒,问:“带什么?”


“一句话,”谢晋元一字一顿地说:“请转告上海民众,我等余一枪一弹,决与倭寇周旋到底。”


杨惠敏一一铭记于心。


天已快亮,杨惠敏必须赶紧走。怎么走?西藏路再无法通过,咋办?“你会不会游泳?”谢晋元问。


“会。”


“跟我来。”谢晋元领着杨惠敏来到大楼南侧说,“从这里下去,游过苏州河,上岸就是租界。快走吧!”


士兵还是用绳索,将杨惠敏从窗口放下。只见一条黑影离开四行仓库南墙,箭一样射向苏州河。


东方即将破晓。朝阳在地平线下躁动,像行将出生的婴儿。日出日落,星移斗转,对八百壮士都有不寻常的意义。为了迎接今天的日出,他们准备了一个隆重的仪式。


送走杨惠敏,谢晋元兴冲冲登上大楼楼顶,准备升旗。


排长王长林却正为此事束手无策。大楼内既找不到旗杆,也没有立旗杆的地方。


“笨蛋!”谢晋元骂了一声:“女童子军从敌人鼻子底下能把旗送来,我们还没法子升起?拍拍你们的脑门,把法子给我想出来。”


众人抓耳挠腮,果然有门儿。王长林先想到,对了,伙夫那里有几根扁担,接起来可做旗杆。


另一位老兵想起楼内有的是粮袋,扛它几十包码成垛,不就成旗杆的底座?


天大亮了。


昨夜零零星星,响了一夜的枪声,现在停了下来。大约撤退的主力部队走远了,没有来得及撤退的零散部队,这一夜又减少了一些,幸存的因无力在白天行动,偃旗息鼓了。苏州河以北、黄浦江以西的大片市区,日本人经过一夜的扫荡、清剿,现在更牢牢地抓在手里。闸北的许多建筑物上已经插上日本太阳旗,甘愿认贼作父的汉奸们,也在店铺的门前挂上了小日本旗。夜里还热热闹闹、实实在在的大上海,一觉醒来,反倒觉得两目茫然,四下里只见一面面令人丧气的膏药旗。


大上海不该如此!


当朝霞映红天际的时候,四行仓库楼顶举行了庄严的升旗仪式。从各连挑选的、淞沪作战以来表现出色的50名士兵,列队站在平台上,用6根扁担捆绑而成的旗杆,已经牢牢地插在用黄豆堆码的粮垛里。女童子军送来的国旗,这时由营长杨瑞符系在旗索上。谢晋元用异常严肃而略带颤动的喉音宣布:“升旗!”那面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便从杨瑞符手里,一点点、一点点升高。参加仪式的50名士兵,齐刷刷地向国旗敬礼。曙光映照下,他们人人神色庄严,灼热的目光注视着冉冉上升的旗帜,每个人胸间都滚动着一轮太阳。


旗帜升到旗杆的顶端,一阵晨风吹来,“哗啦”一下,旗面抖开,抖落一片云彩,升起一片光华。


此时,50名士兵举起枪支,对空齐放。


砰砰砰砰砰砰——


从来都是让人惊慌的枪声,第一次奏出这样有节奏的激越的交响乐,全上海都感受到这激荡的旋律。


苏州河南岸,在租界里苟安的人们,好不容易熬过又一个夜晚,正为新的一天的到来担惊受怕,猛然间,听到激烈的枪声,止不住用目光追寻这枪声,便见四行仓库顶端赫然飘扬着一面中国旗帜。旗帜是那样的鲜红,在晨光中威风凛凛,灿烂如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