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那黑影,在沙袋间爬了几米,跳下堑壕,又不见了。


“会不会是鬼子来炸大门?”赵春山的枪又伸了出去。


“防的就是这一条。”段海清不由也捏紧了枪。


在离仓库30来米的堑壕拐角,黑影又出现。这回已看清楚了,是人。背上还背着一包东西!


不能再犹豫了。


“站住!”段海清几乎是与赵春山同时吆喝起来,紧接着就是“咔嗒”子弹上膛的响声。


“是我。”略带惊慌的女声。


段海清心定了一下,又问:


“什么人?”


“童子军。”


“干什么?”


“送东西。”


一问一答,惊动了整个四行仓库。


团附谢晋元,从三楼下到二楼,他问清根由,又探头向窗外张望,果见那女子在使劲向楼内招手。得赶紧接进来。楼门是不能开的。大兵压境的这种时刻,不能不多个心眼。谢晋元命排长王长林,找来麻绳,从窗口放下,准备将来人拉上。


绳索放了下去,底下的人也已抓牢,窗口上段海清和赵春山两人合力向上拉,一下,两下……


忽然,“唰”地一道白光从对面射来,接着就是一排急促的枪弹。日军的探照灯罩住大楼的窗口,机枪子弹雨点似的泼过来。正吊在当间的那女子一松手,跌落下去。好在她哧溜得快,没打着。


日军的探照灯不断在墙上扫来扫去。


天已快亮。日军灯不撤,底下人爬不上。天一亮,就麻烦了。不能和日军耗时间。


谢晋元情急生智,叫人从另一个窗口推下两袋黄豆。“嘭嘭”麻袋落地,把鬼子的灯吸引过去。段海清抓住机会,蹭蹭几下,把窗下那人拉了上来。


日军发现上当,等枪和灯光追回来,已经晚了。


上了楼的女童子军被领到指挥所。谢晋元上下打量了一眼,问:“姓名?身份?”


“上海童子军战地服务团四十一号团员杨惠敏在向长官报告。”


女童子军迎着谢晋元严厉的目光,伸出三个手指,庄重地行了童子军军礼。


“四十一号团员,请你稍息!”谢晋元接着问,“你来执行什么任务?”


“送军需。”


“军需?什么军需?我们什么也不缺……”谢晋元似乎对女童子军的冒险举动不十分赞赏,但他的话被打断了。


“你们缺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战旗?”


团附为之一怔。


女童子军从身上解下小布包,双手一抖,抖出一个雷霆,抖出一片光华。


用绸布精心制作的一面中国国旗,带着女童子军的体温,带着上海民众的托付,交到谢晋元手上。


团附感到双手沉甸甸的,像托着一座山。


“王排长!”


“到!”王长林跨前一步。


谢晋元郑重地将旗帜交给他,命令道:


“天一亮,举行升旗仪式,你准备一下!”


“是!”


王长林领命而去。谢团附以感激的目光仔细打量站在跟前的女童子军,只见她年纪不大,身体甚为单薄,绿色的童子军制服,紧凑、精神,白底黑字的臂章写着她的编号“四十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扑闪着机警和坚毅。本是一个弱女子啊,是战争把她推上了战场。谢晋元心头一热,紧紧握住女童子军纤细的手,说:


“你办了一件大事,感谢你。你已经完成任务,这里危险,赶紧回去。”


女童子军杨惠敏杨惠敏是一位性格刚强的女性、假小子。她家在江苏镇江,家境清贫,小有大志。虽年纪不过二十三四,但南北奔波,阅历极广,“九?一八”事变后,激于义愤,她与同校学生领袖姚瑞芳女士从南京奔赴东北,参加义勇军宣传工作。东北沦陷后,转赴北平、汉口,“八?一三”前回到上海。她是一位敢于迎着炮声而上的人物。刚才听到谢晋元说,“这里危险,赶紧离开”,话是好话,但杨惠敏听了不顺,她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