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血醒租借地(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为了援助一支几百人的部队,数以百万计的上海市民、中外人士都行动起来。他们真不知该如何援助才好。如此众多的市民,每人捐一口饭,能积成一座山,每人送一碗水,能汇成一条河。四行仓库里的壮士们说,不把仗打好,对得起谁呀?


当,当,当,……外滩钟楼古老的大钟在夜空沉重地敲响。


即使是兵荒马乱的寒夜,那钟声仍是这样不紧不慢,不滞不涩。连日的炮火枪声,丁点儿没有影响它的节拍。


上海似睡非睡。


激战了一天的市区,现在已经沉寂下来。惊慌了一天的市民们大都进入了梦乡。稀稀落落的路灯,在寒风中,眨巴着疲惫的眼睛。午夜应该是城市睡得很沉的时刻。但是现在是战时,城市的神经不能完全松弛下来。远处不时响起炮声,近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四处矗立着的大楼,像黑暗中竖起耳朵,在倾听周围的动静。汩汩流淌的苏州河,在月色下,波光粼粼,像只只警惕的眼睛,在注视着。


四行仓库内,因为已经切断了电源,摘下了电灯,整座大楼一团漆黑。但是这里仍然和白天一样紧张和忙碌。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但此时没人想睡觉,没人敢睡觉。营、连军官,四处巡视,发现有打瞌睡的,一皮鞭打去,问:“要觉,还是要命?”


士兵们放哨的放哨,擦枪的擦枪,加固工事的加固工事。市民后援会千方百计送来的慰劳食品,已经发到每个士兵手里,用精面和食糖制作的光饼,能吃多少拿多少。另外,每人还有几块巧克力,这玩艺儿,填饱肚子,就发热,长劲。士兵们个个嗷嗷叫呢,没有一个怠慢的。


二楼东侧的一个窗口下,班长段海清和战士赵春山在放哨。段海清是个老兵,年龄虽然只有二十三四岁,可已经打了五六年仗,平时是稀拉点,但人机灵,有主意,顶半个排长使。这一刻,他嘴里慢慢地嚼着光饼,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向外张望。他知道,他把守的这个窗口正对着西藏路,是个要害部位。


下半夜起了风,云层从天边扯了起来,月光如银。薄雾缥缥缈缈,四处弥漫,窗外的夜色变得朦胧。毕竟已经守了多半夜,人困马乏,旁边的赵春山不断地打着呵欠。老兵就是老兵,越到这个时辰,段海清越精神。他不让嘴闲着,不停地嚼东西,警惕的目光一遍又一遍地扫着窗外的路面。他躲在暗处,借着月光,把窗外的景色看得清清楚楚,一砖一石,一瓦一砾,历历在目。


钟楼的大钟,又响过几遍。启明星已经挂在东方天际。天快要破晓了。


令人不安的长夜就要过去。


时醒时睡的赵春山竟轻轻地打起呼噜。段海清挪挪身体,揉揉眼睛,也已是疲乏不堪。


突然,街心的一堆沙袋中,有个影子晃了一下。像过了电一样,他一下倦意全消,眼睛瞪得滴溜溜的。


那影子晃了一下,不见了。


段海清揉揉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不一会,黑影又出现了,从街心慢慢往仓库这边挪。


段海清捅捅身边的赵春山。


迷迷糊糊中的赵春山,惊醒过来,伸手就端起枪。


“莫慌。”班长轻轻按住他。


“是人,还是狗?”赵春山睡眼惺忪,看不真切。


说话间,那黑影又向这边移动了好几步。


“要不要报告团附?”


“看清了再说。”还是老兵沉得住气,段海清说:“要是条狗找食,扔几块光饼好了,不必惊动团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