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血醒租借地(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四行仓库的枪声响彻全上海,震撼着居住在黄浦江畔、苏州河两岸的华人和洋人。


八百壮士不知打退了鬼子的多少次进攻,仓库附近街面成了日军的停尸场,苏州河南岸到处是观战助威的人群……


0血醒租借地


XUE XING ZU JIE DI 0四行仓库的枪声响彻全上海,震撼着居住在黄浦江畔、苏州河两岸的华人和洋人。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乃是两个世界,一个是华界,一个是外国人把持的租界。苏州河以北、西藏路以西为华界,苏州河以南、西藏路以东的大片城区是租界。处于苏州河北岸、西藏路口的四行仓库正好夹在华界与租界之间。


租界,名为外人的租借地,实际上是老殖民主义者从中国身上强行割下的一块肉。鸦片战争之后,清政府与英国签订了屈辱的《南京条约》,开放上海等5个通商口岸,英国人开始涌向上海。1843年11月,英国派往上海的第一任领事官巴富尔上尉,乘船抵达上海,没有立锥之地,当晚,这位英王任命的领事官只好待在船上过夜。次日清晨,这位野心勃勃的退役上尉,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往上海道台衙门,商谈为英国人“租借”一块居留地。这一谈就是两年。在英国人软硬兼施下,1845年11月,上海道台宫慕久与巴富尔签订了《上海士地章程》,将洋泾浜北侧的李家庄一带划为英国人的居留地,面积830亩。


这就是上海最早的租界。当时的李家庄附近地区是一片烂泥滩,清政府也许并不把它放在心里。但是,他们不知道,租界是个毒瘤,一旦落下病根,它就会吸吮着你身上的血气,不断地扩展、膨胀,直至将你的躯体吸干、掏空。


当英国强盗敲开上海的大门,在洋泾浜以北站稳脚跟后,法国人紧随其后,挤进门来。1845年年底,法国特派全权公使刺萼尼带着一干人马从黄浦江登岸,随行人员包括参赞、秘书、记者、丝商代表、纱商代表、巴黎百货公司代表及海军官员。会见上海道台时,法国人直截了当地提出要“租借”洋泾浜以南地区。踩着英国人蹚开的路,法国人很快如愿以偿。


上海租界内的外国士兵在站岗美国人不甘落后,在英国人首先敲开中国大门之后,美国人则干脆提出“门户开放”,要求中国敞开大门,让列强“均沾利益”。1848年,美国派驻上海的领事华尔考,逼迫上海道台将虹口一带地区划为美租界。


血醒租借地在很短时间内,上海冒出了英、法、美3个租界。之后,租界面积不断扩展。英国人将英租界从洋泾浜往北扩大,于1863年与美租界合并,设立公共租界。其后,公共租界不断扩展,意大利、日本、葡萄牙、西班牙等列强也纷纷挤了进来,分尝杯羹。而法国人则始终独霸一方,自洋泾浜向南向西发展,将法租界的界碑一直竖到陆家浜北堤和黄浦江西岸。


经过90多年的侵略扩张、巧取豪夺,到抗日战争爆发,上海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面积已经比初时增加了20多倍,达到4万多亩。租界内集中了上海绝大多数工业和商业,界内常住的华人人口达到150万。上海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和最繁华的商业区全都落入洋人掌中。上海,这座中国版图上的大都市,实际上已成洋人天下。洋人用近百年时间,把中国人的上海蛀空了。


到了1937年的这个秋天,日本新殖民主义者侵入上海,中国军民理所当然地奋起反抗,就连租界里的老殖民主义者也不欢迎日本人的到来,他们担心日本人打扰他们的生活。西洋人以急切的心情关注着上海的战局。现在,当日本侵略军踏平上海华界,把战火烧到租界边缘,烧到与租界仅一河之隔的四行仓库的时候,租界内的洋人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