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孤堡(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两个月前写给妻子的信,如今再细细默读,勾起千种思念,万般情爱。谢晋元觉得言犹未尽,似应在信的末尾,再添几句,他刚要提笔,一阵急促的枪声,猝然响起,团附飞身下楼。


枪声来自大楼北侧,原来一队日军乘着夜暗,自四行仓库国庆路进行偷袭,我军及时发现,迎头痛击。


偷袭不成,日军转为强攻。一场短兵相接的夜战又激烈地展开。


日军以为四行仓库三面临街,一面背水,视野开阔,易守难攻,白天进攻吃了大亏,而夜幕能帮他们的忙。没想到,刚一出动,就被发觉,“皇军”好恼!


实际上,中国军人料定日军会来这一招,并且一直恭候他们的到来。当日军大举进攻的时候,中国军队变魔法似的,将这夜暗变成白昼。他们将早已准备好的大批棉纱团,蘸上食油,点燃后从窗户抛出,四行仓库的外围立即燃起一堆堆大火,整个街面亮如白昼一般。


火光让偷偷摸摸、贼眉鼠眼的日军即时现了原形,楼内的中国士兵,借着火光,打兔子似的,一枪一个,不慌不忙地收拾着撞到枪口下的敌人。


败退下去的日本人又来一招。中国士兵轻蔑地叫他们“屎壳郎敢死队”。日军分成若干支小分队,每队前头推着用大车堆上沙袋,裹上铁皮,改造而成的移动掩体,在一点点向我军阵地逼近,活像一队队滚动着粪团的屎壳郎。


对付日军的屎壳郎战术,中国士兵表现了很大的耐心,看着日军步步进逼,他们一言不发,不动声色,直等敌人蠕动到楼前,才从高处投掷迫击炮弹,先将日军的移动掩体炸得粉碎,然后,由射手一个个撂倒那些四散奔逃的“屎壳郎”。


中国士兵狠狠打击东、西、北三面围攻的日军时,南面却隐藏着险情。


四行仓库南面紧贴着苏州河,过了河就是租界。慑于英美等列强的虎威,苏州河是日军不敢逾越的禁区,所以这也是四行仓库最安全的一个方向。但狡猾的日军今夜要弄险。他们在三面围攻的同时,派出一个小队沿苏州河涉水,向四行仓库南面摸上来。


指挥官谢晋元自夜战的枪声响起,便一刻不停地在各楼巡查督战。在2楼,他发现北侧靠国庆路的一挺机枪打得特别欢,近前一看,是1连连长上官志标在亲自指挥射击,嘴里还不停地叫好。


“你可回来了!”谢晋元喜出望外,一把将上官连长拽过来。


原来,26日晚上,一营部队奉命到四行仓库接防时,1连连长上官志标另有临时任务,不在连队。连队开进仓库后,他掉队躲入租界。四行仓库打响后,一打听,正是自己的部队。于是,他约好同时散落在租界的营部军医汤聘莘和机枪连排长杨得余,于今晚从租界涉过苏州河,回到自己的队伍。一回来就赶上这场夜战,他正过瘾呢!


部队困守危楼,身临绝境,上官连长等不避艰险,毅然归队,奋勇杀敌。路遥知马力,危难见忠臣,其高尚人格和献身精神,令人隶然起敬。谢晋元紧紧握住上官连长的双手,敬佩、感激的话儿不知从何说起。


此时,谢晋元发现上官连长浑身湿漉漉的。触摸到他渡河时让河水浸湿冰冷彻骨的衣服,团附一激灵,军人的警觉、莫名其妙的第六感官,使谢晋元在激战方酣中想到,不应忽略暗中一直不言不语的苏州河。


他与上官志标离开激战的正面,来到大楼的南侧。从二楼的窗户探头瞭望,看到月光下,苏州河面闪着微弱的波光,堤岸上空无一人。水波轻轻拍打着河岸,发出轻柔的“沙沙”声。查看南侧窗口几个固定哨位,哨兵在暗中瞪大眼睛,监视着窗外的动静。谢晋元心中略安。


东侧西藏路方向的枪声又紧了起来,那边情况怎么样?该去看看。谢晋元与上官连长准备下楼。


你说巧不巧?他们正走到楼梯口拐角,南墙的一个窗户突然“哗啦”一下被击碎,马上跳进一个人。


“鬼子!”


走在前面的上官志标眼明手疾,不等鬼子站稳,一个箭步扑上去,将其按倒在地。


紧接着窗户上又出现一个黑影,第二个鬼子正要爬进来。说时迟,那时快。谢晋元抬手一枪,将鬼子击倒在窗台上。


谢团附“叭嗒”一枪,不仅击毙了一个鬼子,重要的是给全楼报了警,下了令。


顷刻间大楼南侧各个火力点一齐开火。


从苏州河刚刚爬上来的日军,被当头一棒打了下去。


四行仓库化险为夷。


枪志托出一轮朝阳。太阳已经是一个新的太阳,但四行仓库还是昨天的四行仓库。它依然高高地矗立在苏州河北岸,依然牢牢掌握在正义的手中。对中国守军来说,每一次日出,都是一个重大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