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谢晋元则信步上楼,来到顶层平台。


夜幕低垂,月光如晦。沪西方向偶尔传来的炮声,听起来已十分遥远,想必国军主力已跳出虎口,转入新的防线。看近处,上海城区历历在目。曾经是繁荣喧闹的东方大都市,在战火蹂躏下,如今却像垂危的病人,昏沉沉地睡去。上海落魄濒危的模样,真让人伤心痛惜。谢晋元想,把自己和几百个士兵留下来,也许不过是对一个无望的病人做最后护理罢了。


情思至此,谢晋元不禁黯然神伤。


但想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兴则举杯相庆,亡则慷慨殉难。自己是一名军人,受国家培育,食百姓膏脂,当此国难临头,自己既无力挽大厦于既倾,解人民于倒悬,只有以死相报了。


想到1925年,自己20岁从中山大学肄业,入黄埔军校,弃文从戎,曾赋诗铭志:


山河破碎实堪伤,


休作庸夫恋故乡;


投笔愿从班定远,班定远,东汉名将班超,因平定匈奴,保卫西域有功,封定远侯。


千古青史尚留芳。


谢晋元现在是实现誓言的时候了。


外滩的钟声又沉重地敲响。夜已深。来自黄浦江的晚风更加强劲,如银的月色更显清冷。抬头仰望,明亮的南十字星座在半人马星座的拱卫下,十分耀眼。遥望南天,谢晋元思念远方的亲人。


谢晋元,字中民,祖籍广东蕉岭县同福乡尖坑村人,1905年出生。父亲是小贩,母亲是渔家女儿。他兄弟姐妹9人,2男7女。因家境贫寒,其长兄带着5个妹妹到南洋谋生。结果,家兄贫病交加,死于异国他乡。谢晋元自小聪颖好学,且胸有大志。1925年,20岁时,由中山大学肄业,考入黄埔军校第4期步兵科,后又转入政治科,1926年毕业,参加北伐。因为作战勇敢,1929年升任中尉连长。同年与上海女子体育专科学校女生凌维诚相识并结婚。凌维诚家居上海龙华。谢晋元所在的第88师当时驻守无锡。虽夫妻分居两地,但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恩恩爱爱,情投意合。1930年,生下第一个女儿雪芬。到1932年,他们有了第二个女儿兰芬。1934年生了第三胎,是一男儿,取名幼民。正当他们的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和和美美的时候,日本鬼子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国家危机日益深重,战争危险日益迫近。1936年春,眼见战争迫在眉睫,为了减少家庭拖累,一心一意投入作战,谢晋元说服凌维诚带着子女离开上海,迁回蕉岭。凌维诚理解丈夫报国赤忱,带着2个女儿、1个儿子及已有3个月的身孕来到广东乡下。


临分手时,谢晋元曾特地与妻子儿女照下一张“全家福”。现在,谢晋元掏出照片,打开手电,仔细端详。照片中,儿女3人,紧紧偎依在父母身旁,活泼可爱。妻子凌维诚俊秀的脸庞流露出幸福的笑容。然而这张“全家福”照得不全。照相时,小儿子继民还在娘胎里呢,现在小继民已长到1岁,可是做父亲的还未见过一面……儿呀,今生今世,我们怕是见不了面了……


徘徊反侧中,谢晋元记起淞沪抗战爆发后曾给妻子写过一信,只因军务繁忙,未及发走。而信中内容日夜萦绕在谢晋元心头,信中写道:


……半壁河山,日遭蚕食,亡国灭种之祸,发之他人,操之在我,一不留心,子孙无噍类矣!为国杀敌,是革命之素志,而军人不宜有家室,我今既有之,且复门衰祚薄,亲老丁烯,我心非铁石,能无眷然!但职责所在,为国当不能顾家也。老亲之慰奉,儿女之教养,家务一切之措施,劳卿担负全责,庶免征人分心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