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孤堡(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但是,”团附紧接着就“咚咚”击鼓,士兵们的耳朵不由又支了起来,“这只是小胜,只是开头。我们的处境,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我们前面是日军,东洋人,枪口对着我们。我们背后是租界,巡捕、商团、西洋人,也拿着枪,在瞪着我们。而我们,手里拿的也不是烧火棍,我们怎么办?”


“死守!”


一声发问,如同一道闪电,燃响了一片惊雷。“是的,没有退路,只有死守。四行仓库就是我们的坟墓,我们要与阵地共存亡!”


军人的语言如钢珠走盘,“当啷”作响。团附对士兵们雷霆般的誓愿做了准确有力的阐释。之后,他端起身边的一盏油灯,缓缓举到自己面前。


这是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一位指挥官在士兵面前一次庄严亮相。凝重的灯光照亮他的身躯,照亮他的脸庞,照亮他的钢盔。士兵们看到,他的身躯瘦削而强健,他的脸庞冷峻而威严,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钢盔下的双目坚定有神,一豆灯光在他一对黑色瞳仁中折射出两个明晃晃的光斑,犹如两束电光,周围的一切仿佛不是那灯光而是这电光照亮了。


“我们互相认识认识吧!”团附说。


淞沪开战的时候,谢晋元任262旅参谋主任,出任524团团附只是7天前的事。一纸死守四行仓库的命令,又将他与一营官兵命运连在一起。但他与他们之中的许多人还互不相识。慷慨赴死的患难兄弟,相互总该留下一些印象。


谢晋元举着油灯,来到士兵跟前。灯光映照着他和他的兵。他们会面在四面受敌的孤堡里,相识在昏黄凝重灯光下。谢晋元从排头走到排尾,又从另一个排尾走到排头。他与每个士兵相互敬礼、握手。他那粗糙结实的大手不管伸向哪个战士,回握的必定是同样有力的大手;他那坚毅果敢的目光不管投向哪里,迎上来的必定是同样坚定的目光。任何语言都成为多余,只有心灵的撞击,情感的交汇。每一个军礼都是激励,每一个握手都可能是诀别。


认识了全体官兵,同时也清点了全部战斗力,参加四行仓库作战的官兵总共452人。


谢晋元记住了这个数字。


团附又回到指挥员的位置上,他用目光将自己的队伍再次清点一遍,之后深沉地说:


“各位都有亲人、家小,要留什么话,都写下来,本官保证派人送出去。每个人都要写。”


团附下达了今晚训话唯一的这道命令后,队伍散开了。


士兵们回到各自的位置,他们继续加固工事,擦拭枪支,同时,遵照团附的命令,开始准备自己最后的遗言。


是办这件事的时候了,大家都这样想。


有文化,有纸笔的人,从连长那里领到一把棉纱,用饭碗舀来豆油,便在面前点上一盏小油灯,开始思考和书写自己的遗言。每个楼层的角角落落,放出星星点点的亮光。


谢晋元和杨瑞符在各处巡视,看到岗哨各在各位,楼外平静如常,心中泰然。看到楼内一片沉寂,不少士兵对着油灯,想着各人的心事,准备着给亲人的最后家信。虽说都是五尺男儿,相誓为国捐躯,义无反顾,但谁无父母,谁无亲朋,一旦诀别,能不动情?暗中,有人长吁短叹、嘤嘤啜啜。楼里灯光摇曳,人影绰绰,时有悲声。


谢晋元好不心酸!


杨营长不禁怅然!


“团附,我们也该准备准备了。”说完,杨瑞符默默地回到一楼自己的指挥位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