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孤堡(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虽说,日军将自己占领的地盘从北站向南推进2000多米,越过了好几个街区,而仅仅损失一个小队的士兵,代价已经很小很小。但日军还是怒不可遏,决不能让飓风一样的攻势在小小的四行仓库停滞下来。


下午3时,日军开始了有组织的进攻。而昨夜失散了的第524团1营其余官兵,也循着午后战斗的枪声,全部集合到四行仓库。谢晋元与杨瑞符为此大受鼓舞。


与上一轮遭遇战不同,这批进攻的日军有300多人,从西藏路、苏州河北路、国庆路,密密麻麻地三面包抄过来。个个昂首挺胸,翻毛皮鞋把水泥马路踩得“咔咔”作响,刺刀在烈日下闪闪发光。一身赴汤蹈火、死不回头的蛮劲。


相比之下,刚才送死的那一批瞧那缩头缩脑的德性,只是些刁奸使滑的侦察分队,现在来的才是久经战阵,敢真刀实枪、死拼硬搏的东洋蛮子、真种“皇军”。


曾经让日军吃过大亏的地堡,成为鬼子必须攻占的第一个目标。成队的日兵,首先向地堡扑了过来。架在侧后担任掩护的机枪,集中火力对地堡予以压制射击。半截子露在地表,像个水泥罐似的地堡被打得火星四溅。所有枪眼全让日军火力贴封条似的封住,不容里面有一点动静。


事实上,日军发狠的这个时候,地堡是空的。因为考虑到地堡是个孤立的火力点,难以久持,半个小时前,里面的士兵已奉命撤退,他们只留下两样东西:一束手榴弹和一发迫击炮弹。


日军猛射一阵后,看见地堡并无声息,于是予以占领。


已转移到另一座街垒的1连4班战士,正瞪大眼睛,看着十几个笨手笨脚的鬼子,撬开水泥门,钻进地堡。班长朱胜忠手里拽着根绳,绳索那头正系着地堡里手榴弹的拉环,看见该进的鬼子全进去了,他骂一声“去你妈的”,用力一拉绳子,拉山一声惊雷,一片火光。地堡立时四面开花,一束手榴弹,外加一发迫击炮弹的威力,竟把沉重的顶盖掀开了。


毕竟是用武士道精神浸泡出来的日本军人,刚才那声石破天惊的爆炸,并没有给进攻中的日军太大的震颤,报销十几个同伙,好像根本不算回事儿。大队日军更凶狠地向四行仓库扑过来。


来就来吧!中国军队也压根儿没打算让战斗结束在地堡跟前。


昨夜,在谢晋元的一再督促下,四行仓库的火力点已经布置完毕,整座大厦铁桶一般。大门外,西藏路、苏州河北路的马路上也挖好堑壕,构筑街垒,布下外围火网。


日军的进攻,遭到中国军队外围火力迎头痛击。东洋蛮子蛮劲一上,一波一波往前冲,妄想一鼓而下。但犟毕竟犟不过带有仇恨铺天盖地而来的子弹。日军进攻队形乱了,鬼子兵“哇啦啦”全都逃离街面,躲进两侧的楼房。街面上横七竖八躺着一大片皇军死尸。


战斗变得复杂起来。躲进马路两侧的日军依托楼房,节节推进,并且援军源源涌来。一些占领了制高点的日军火力点对我外围街垒构成了威胁。


黄昏时分,外围部队且战且退,撤回四行仓库。


日军得陇望蜀,蜂拥而至,企图乘势攻下四行仓库。


仓库大门口的争夺战打得惊心动魄。


两军短兵相接之际,向后撤退,很难脱身。当我外围部队使尽浑身解数撤回四行仓库楼内,狡猾的鬼子尾随其后,冲到仓库楼前。于是日军集中火力,突击楼门。我军用黄豆、面粉等粮袋临时垒起的掩体,在乱枪之下,打得摇摇晃晃。被打散的黄豆四处飞溅,蓬松的面粉,四处升腾,楼门四周弥漫起一团白茫茫的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