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大舞台,小角色(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张柏亭感到,刚才那通火发得不应该,不是时候。谢晋元临危受命,九死一生,不该冲他叫嚷。他有他的难处。他一个人先来接防是不得已而为之。光这种天塌下来敢顶住,地陷下去敢填平的勇气,就叫人敬佩。张柏亭很为自己刚才的鲁莽而后悔。他声调一下变得十分平缓,说:


“既然如此,我把师警卫连一个排暂留给你,等你的部队赶到后,再让他们撤走。”


“这很好,我们开始交割吧!”谢晋元答话里听不出感激,满口的公事公办。


参谋长领着谢晋元在楼内楼外转了一遍,边看边交代有关事项。


这是上海滩上实力雄厚的大陆、金城、中南、盐业四家银行的仓库,故名四行仓库。它是一座5层楼的建筑物,位于苏州河北岸。因为是四大银行共同投资兴建,建筑物既高大且坚固,在苏州河沿岸的大片楼房中算得上是羊群中的一头大象。仓库内存放的全是客户给银行的抵押物,如大豆、米、白面、食油等。


四行仓库保卫战之我军阵地四行仓库位置很好。它东临西藏路,北倚国庆路,西靠满洲路,南傍苏州河。仓库四周都是通道,视野开阔,便于发扬火力,正是用武之地。


看着楼内堆积如山的粮食,清点了师部撤退时留下的充足弹药,打开水龙头,自来水“哗哗”地流。谢晋元心里十分兴奋:“有吃的,有喝的,有打的,没问题啦!”


“你要记住一点,你们是孤军,没有后援。”参谋长再三叮嘱。


“明白了。”


“这就好。”


分手之时,张柏亭的话透着诀别之情,说:“中民兄(谢晋元字中民),此举成也在你,败也在你,你好自为之。”


参谋长领着大队人马撤走后,谢晋元把暂留下的警卫排布好岗哨,派出警戒,一边耐心等待自己队伍的到来。他信步登上四行仓库顶层,想熟悉一下四周的环境,看一看夜上海。


“八?一三”以来,上海四郊已激战两个多月,血流得太多了。打得最激烈的温藻浜、罗店、杨树浦、宝山、大场等阵地,尸积成山、血染江河。据说国军在上海已损失了20多万人。谢晋元确切地知道,他的524团已5次补充兵员,累计伤亡人数超过全团总定员。


大上海,几十万官兵为之拼命、为之流血的大上海,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八百壮士


——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纪实第一章大舞台,小角色在仓库顶层,向北望去,一团漆黑,两目茫然,什么也看不见。北站的钟楼,虹口公园的假山,西藏路的教堂,共和路的霓虹灯,全看不见了。


大上海在夜色中销声匿迹,噤若寒蝉。


对着寥寞夜空,谢晋元为大上海的前程沉重地叹息。


突然,四周响起猛烈的炮声,火光中,便看见附近的楼房,东倒西歪,龇牙咧嘴,挥拳举臂,如同一群可怕的怪物。


深秋的江风,带着寒意,阵阵袭来。


谢晋元形单影只,孑然而立,穿得又薄,又是站在招风的高处。寒风消耗着身上的热量,时间在啮咬着他的信心。他心里开始打鼓,部队怎么还不来?杨瑞符该不是吹牛吧!


他摸出一根香烟,点着后猛吸一口。不是烟瘾,他要借助烟头那点火光,那点热量,稳住自己。


此时,杨瑞符正为自己刚才说的“用脖子顶着的这玩艺儿担保”的约言,弄得焦头烂额,心乱如麻。


传令兵派出去后,他一人留在北站,等待部队前来集合,约20分钟,第1连按时赶来。机枪连和营部也在蒙古路待命,而派往第2、第3连的传令兵,音讯全无。这时北站附近,日军大炮越来越猛,不知要搞什么鬼。而部队东一坨,西一坨,还有两个连下落不明。杨瑞符怕1连在北站挨炮击,又怕机枪连在蒙古路有什么闪失,还要继续寻找2连、3连。更担心团附在四行仓库等不及。几头拉扯,真不知该顾哪一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