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大舞台,小角色(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谢晋元急如星火往回赶。此时,他什么也不想,唯有一个念头,赶紧把部队拢住!主力正在后撤,到处都是向后转的士兵,万一让第一营的队伍稀里糊涂地跟着退走。他这位光杆司令就什么也干不成了。


赶回观音堂一营防区,他心一下凉了半截,刚才还正加固工事,很有条理的阵地,一会儿工夫,变得空荡荡,没个人影。一打听,才知道队伍已向北站方向移动。


好不容易在北站找到一营营长杨瑞符。谢晋元传达了师部命令。杨营长是东北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他能征惯战,且古道侠肠,豪爽干脆,此时不说二话,表示愿意听从团附驱策,共担重任。


谢晋元心中大为欣慰,问:“你手头有多少士兵?”


“共有两名。”杨营长高声应答。


“怎么回事?”谢晋元大吃一惊。


“两名足矣。”杨营长仍是不慌不乱。


“军中无戏言。”谢晋元心急火燎,厉声说道。


“我说的是身边有两名传令兵。还不够?只要把我的命令传下去。保证全营队伍集齐。还不成?”杨瑞符营长是位乐天派,如此紧急关头竟还兜圈子,差点把个火爆爆的谢晋元惹毛了。


0大舞台,小角色


DA WU TAI XIAO JIAO SE 0“操你老爹,开什么玩笑?”谢晋元这才愉快地骂了一声。见杨营长这样有把握,团附心里高兴。只是时间紧迫,离与张参谋长约定的接防时间只剩半个多小时,队伍难以按时赶到。


杨瑞符营长盘算,这黑灯瞎火、乱糟糟的大撤退之夜,要把分散各处的4个连队都集合起来,起码要半个小时,再开到四行仓库,还得一刻钟。时间不等人,这可怎么办?惯于乐哈哈的杨营长,这才真正着了急。


看见杨营长急了眼,心里火辣辣的谢晋元反倒不能着急,紧急中他逼出个法子,说:“只要你保证把部队集齐,我可先走一步,去把四行仓库防务接下来,你随后带队伍进去。”


“我用脖子顶着的这玩艺儿担保!”杨瑞符回答。随即,他一声喊:“传令兵!”黑暗中,有两位士兵应声而至。营长撕下两张纸条,当着团附的面,写上集合队伍的命令。传令兵得令,转身就跑,“嗖嗖”地消失在夜幕中。


12点差5分,谢晋元返身回到四行仓库。准备最后撤退的师部直属队已经集合完毕,门前的大卡车也已经发动,不耐烦地轰轰震响。


“部队呢?”见谢晋元单枪独马地赶来,参谋长顿时火起。


“随后就到。”


“防务交给谁?”


“交给我!”


“胡闹!”参谋长的话像镢头砸在石板上,火星四迸。


参谋长不是要找谢晋元的茬,有意跟他过不去。军情重大,不得不如此。把四行仓库作为上海市区的最后堡垒,予以固守,在最高统帅部是挂了号的。丢了,脑袋一排排地掉!谢晋元一个人来接防,不是在玩儿戏吗?虽说日军现在离得还远,但有个万一呢?


论私交公谊,他们都是不错的。北伐时,他们两人同在第21师政治训练处当差。那时,谢晋元是团政治指导员,张柏亭是连政治指导员。谢晋元恰好是张柏亭的顶头上司。北伐后,倒霉的谢晋元因伤住院,打吊针、吃药,张柏亭却福星高照,由钱大钧保荐入日本士官学校喝了洋墨水。于是,两人的地位翻了个。张柏亭成了金星耀眼的少将,谢晋元仍是个中校军官。张柏亭心里也明白,论战功,论才能,论资历,谢晋元哪一条也不在自己之下,他如今屈居僚属,不过是运气不佳罢了。所以,不管公事私事,张柏亭总是对谢晋元优渥有加,从不摆上司的架子。留守四行仓库的任务是张柏亭替他包揽下来的。这是什么差?是送死的差事,是拿鸡蛋愣往石头上撞的差事。几十万国军,天上有飞机,地上有大炮,河里有军舰,死拼活斗,都没能挡住日军的进攻,现在要用一个营的兵力,和日本人周旋,又要打得热热闹闹,还要坚持到何日何时,古今战史上有先例吗?办不到的事硬要办,打不成的仗硬要打,结果只有一个死。不是死在战场,就是死在法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